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真实鬼故事 > > 正文

家中闹鬼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23 19:14

 村里一户人家,愁云惨淡,屋内门前都贴有一副残缺的白色对联的痕迹。

两户人待在同一间屋子里,似乎都有些不对头。而堂屋的上方,放着两张遗照,还有几页红纸。 遗照里两个老人,分别是这两户人家的父母。这两户是亲兄弟。哥哥叫梁杰,弟弟是梁博。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在外打工,各自都生了两个孩子,而生下的孩子由自己的父母一手带大。这次两兄弟突然回来,是因为父母及自己的孩子突然暴毙了!!! 都怪大哥,不回来关看老人,现在呢,我的儿啊辛辛苦苦把你们养那么大,却被这个老不死的害死了。梁博的媳妇尉春坐在长凳上哭天喊地,眼泪直流,说到最后,却一手指向堂屋上的遗照。 两张遗照,本来是笑容满面,但不知不觉中,梁父那黑白照片的脸变了颜色,怒视着这一家子人。 你这娘们,还怪起我了,你们自己就不会请假回来看看吗,还将我的一双儿女赔了进去,你家那两个小子也死了,平了,平了。老大梁杰双眼通红,显然是几天几夜没睡过好觉了,他的心情真是糟糕透顶。 两家人就这么一哭一闹吵起来了,颇有要打架的意思。 房间里的窗户突然一下子就砰的碎掉了。把一家人都吓炸毛了。 梁杰,这会不会是那老不爸爸显灵了。青梅说话顿了一下,她害怕的扯着老公的衣袖,看着四周。 诡异的安静了几秒,几人摒着呼吸,人心惶惶。见没了什么动静,几人又都松了口气。 就在这口气刚松下,接二连三的,桌上的几只杯子浮在空中,分成了两方,互相扔了过去。就像有小孩子在嬉闹,打雪仗一般。 啊!两个女人吓的尖叫,躲在自家男人的身后,眼泪汪汪。 是谁?梁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可是无人回答。 这样的场面又安静了几秒,两个女人受不了这种压抑,都往门边冲去。 哐门被一股大风用力的关上了,这声音又将几人吓的面色如灰。 爹妈啊,你既然都将我们几个孩子带走了,那你就安息吧。尉春哭哭啼啼,家里已经断后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已经结扎了,哪还生的出来了。 梁杰和梁博突然双腿跪地,吃痛一声。接着,背上,腿上,都突然的挨了一打,密密麻麻的无节奏的打法,让两兄弟无法起身,也不知道如何躲避,因为打他们的这些人根本就看不见! 两个女人早已吓的小便失禁,蜷缩在地上起不来,只知道流眼泪。 爸,别打了,我错了。两兄弟跪在地上,向着空气求饶叩头。 可是那鞭打依旧没停,梁杰突然怒吼一声,推了空气一把,强行站起身来。断了梁家的后,还有理来打我们,你呢?做人更心狠,居然下毒害自己的亲孙子。 那鞭打似乎停了,梁博也站起身来,一脸的阴沉。大哥说的对,我们没回来看你们是我们的不对,但我们工作忙,你们不理解就算了,居然害死我的两个儿子,逼迫我们回来,死了还要找我们麻烦,死了就赶紧走! 越说越气愤,连尉春、青梅这两个女人都底气足起来,坐在地上就大哭自己的儿女怎样怎样,自己心里是如何心疼。 也许是这份话吧,另一个空间的两位老人都沉默着不出声了,而旁边的四个孙子孙女各自吵闹着。 最大的一个孩子生前高中即将毕业,老二上初中,老三老四上小学。此时他们都神情呆板,眼睛无神。与两位老人有着一个共同特征,从喉咙开始,一直到肚子那一块,有一个个的黑色印记的大洞,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腐蚀了血肉。 当两兄弟说够了,才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大概是愿意走了吧。 好了,天色已晚,睡觉吧。梁杰揉揉额头,神情疲惫。 两个女人的眼睛已经哭肿了,丧子之事,任谁也无法淡定下来,这些天没怎么合眼,就是因为这事无法睡着。 青梅躺在床上,眼泪湿了枕巾,在悲伤中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正睡的沉时,房间里的温度一下低了许多,一阵强大的风力将两人卷到了地下。 一声痛哼,夫妻俩醒来,眼里露出惊恐。这本是他家大儿子平常睡的房间,尽管读高中了,但基本每个月都会回来一次。 突然,听到另外一间房间传出来霹雳砰咙的声音,一声尖叫通过墙导过来,连同着恐惧,传染给了青梅夫妻。 此时,客厅里的电视忽而放着动画片。 青梅与丈夫俩相互对视,披了外套,就跑了出去。 梁博夫妻的卧室里,孩子玩的奥特曼玩具,正在机械般的在地上走动,还有个洋娃娃,她的嘴巴上涂着口红,正在诡异的对着尉春两人笑。 夫妻两尖叫着跑到了客厅,然而,梁杰夫妇也正从房间里跑出来。 似乎无论跑到哪,都感觉寒冷。梁博试着将电视电源拔掉,可是就算没有电源,电视机还是亮起了动画片的专属歌声。 呲呲呲电视机又现起了雪花,房间里的灯怎么也按不亮,几人只得愣在原地。昏暗的房间,就只有电视在闪光,过了一会,电视里播放了节目。电视剧很普通,讲述一个男人结婚生子,如何养育儿子的过程,以及孩子长大成人,又结婚生子等。 但梁杰梁博两人却看的目瞪口呆。那电视剧里的主人公不就是自己的父亲吗?!里面的儿子就是他们两个。 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视旁出现了两张黑白遗照,面带微笑的看着几人。 电视还在继续播放,从儿子生了儿子后,孙儿就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儿子儿媳出门打工,基本没怎么管过 一幕幕看下去,两兄弟的心跟纠着的一样,原来父母就是这样将他俩带大的啊! 里面的场景熟悉又陌生,出门打工后,就没怎么回去看过老人。每次打电话都推说工作忙,没时间。 当电视播放到:母亲病重,去医院检查,却是时间不多了。母亲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喝点稀粥。 老头啊,孩子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只想在我走之前在看他们一眼啊。模糊不清的话语,虚弱无力,母亲的眼角流出浑浊的眼泪。 说什么傻话呢。放心吧,孩子们说这两天回。父亲脸上的皱纹都在颤抖,老泪纵横。 父亲在门外给两个儿子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可是他们一个个的说工作忙,等母亲死了再回。一次次都是同样一个借口,父亲心寒了。 老婆子一天天的睡的更沉,身体温度渐渐冰凉,终于,她带着遗憾离世。 倘若有一天,我这样了,死在家中也没人知道吧。父亲绝望地喃喃自语,那还不如全死算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这样实行了。 父亲买了一瓶腐蚀性很强的农药,再将在外读书的孙儿叫回家中,做了一顿丰富的菜肴给四个孙子吃。看他们吃下去,父亲满脸的痛苦和悔恨,但是四个孙儿刚吃下去不久便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父亲颤抖地将剩余的饭菜塞进了嘴里,闭上眼睛说:这下,你们该回来看看了吧。 看到这些场景,四人全身冒冷汗,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悔恨。 放完后,电视上出现了两个老人,四个孩子坐在客厅里笑看着他们。 几人缓缓回头,看到 啊!几人都晕了过去。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