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友情岁月(一)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1:09

       我叫啊鸣,每年的6月18日,我都会去一个地方—A市永福村,那是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

       而那里确葬着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兄弟啊正,一个是小雪。我们三人从小在一块长大,是发小。

       每年的6月18日,我都会带着两束小黄花去看望他们。从他俩死那年开始,每年的6月18日天上都下起了潺潺细雨,已经连续下了15年了。

       15年里,我结婚了有了一个很美很贤惠的妻子,而儿子也有10岁了。我有一个很美满的婚姻,可是每当我想起死去的他俩的时候,我内心就一阵阵绞痛,潸然泪下。

       我和啊正是发小,是兄弟,在村子里,他和我都是独生子,小雪则是独生女。我们三个从小就是三人组,一起去捉蚯蚓,钓鱼,偷木瓜,游泳等。不过这些每次都是啊正最先学会然后教我们俩个。那时候我们三个最喜欢的就是小黄花,经常采来编成帽子戴在头上,可好看了。

       啊正在我们三个当中是最淘气的一个,经常捣烂课堂纪律,学习成绩又差,老师和同学都不喜欢他。我和小雪每次放学都拉着他一起写作业,教他做练习。

       小雪这人就是心肠特别好,你要是对她好她特别记得。她长得有点像浅仓南,都是那种发型。她外表看起来很腼腆,可她骨子里的疯劲确不亚于我们。

       我小时候确是个乖乖男,又胆小又怕事。啊正老取笑我说我是不是男人。不过三人当中我的学习成绩是最好的,其次是小雪,最后才是啊正。每次考试,我都能在班里拿个一、二名。

       我们三人一起还是上了同一个初中,在初中里,啊正经常和别人打架,每次都是打得头破血流的。而小雪每次都默默地为他包扎伤口。我在学校里确是个好学生,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

      我曾劝啊正,别打了,安安心心地读书不成么。但啊正告诉过我:“啊鸣,你是读书好,我没那个本事,我就不是那块料。但我不是个服软的主,谁欺负我,我就揍他。上次我看见有人欺负小雪,我立马揍他了,我怎么了,我就这样了。我告诉你啊鸣,以后谁欺负你,我一样揍他。是,现在学校很多闲言闲语,我知道你嫌我打架了是吧,我告诉你,以后有人欺负你,我一样打他,我就这样了。”

       啊正说完这番话,很激动,确把我和小雪感动得哭了。后来,我也不管别人的闲言闲语,我依旧和啊正,小雪他们玩。

       初中毕业后,我们三人都没再读书,因为我们三个人的家都很穷,家里负担不起我们的学费。尽管,当时我的分数在初中那个学校已经排进了前五名,但我也知道我该挣钱养家了。

       所以我们三人同时离开永福村去了B市打工去了。

       三人背井离乡地生活实在是不好过,要钱没钱,要住的地方也找不到。临时找了个破烂的旅店,租了个单人间,三人挤在一起。小雪睡床上,我和啊正睡地上。

       从家出来了,我才知道,我和小雪是多么的依赖啊正。我从小就胆小怕事,学习上我会,可是生活上的事情,我真的是很无底。小雪一个姑娘家,刚初中毕业又懂多少。在我们的脑海里,都知道社会复杂,可是社会如何复杂,不亲身经历过是不会感受得到的。

       啊正带着我俩去找工作,由于我们三人的学历都不高,此时身上大家的盘缠快用光了。啊正提议我们三人去当发廊学徒工,毕竟在找工作途中看到有个发廊规模还不小要招几个员工还包吃包住,每月还可以领300元补助。大家思量了一番,无奈之下同意了,因为我们当时别无选择。

       那发廊叫郑兴发艺,老板就叫郑兴,他看了下我们三人觉得不错。虽然那时候家穷,但是并不妨碍我们的个头,当时我和啊正的身高都有173米,小雪有1米6,长相都算五官端正,而小雪却开始展示出青春的羞涩美了。

       老板安排了下我们的工作,我和啊正都是跟着一个王师傅学习剪头发,当他的助手,而小雪当了洗头妹,跟着发廊的其他姐妹混去了。

       当时,大多时候,我们三人都在上班,不过我和啊正接触得多,但是小雪老是在帮客人洗头那一块,就很少看见。偶尔,我和啊正被王师傅叫去拿什么东西的时候都拐一趟跟小雪打个招呼。

       小雪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加上对社会又不了解,洗头的时候竟然被客人摸了一下也不吭声,她没告诉我和啊正。其实小雪也知道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她不想放弃,而且她知道啊正的性格,要是啊正知道了她肯定为她抱打不平,捅出多大的娄子来没人知道。而她也不敢告诉我,因为她知道告诉了我和告诉啊正没有任何分别,当时我和啊正无话不谈。

       要不是那次啊正无意路过也不知道小雪受了多少委屈。那次啊正无意路过洗头房想跟小雪打个招呼。他看到一个客人刚洗完头,小雪给那躺着的客人按摩一下肩膀的时候,那客人反过身来抓着小雪的手就想把她搂到怀里。小雪想哭了,哀求道:“不要,不要。”客人则更大力地把小雪扯了过去。

       啊正看见了,大怒,冲过去,一手把小雪拽开,另一手用力推开了那位客人:“她是我的女人,请你放尊重点。”客人听后悻悻地付款后离去了。而此时,啊正扫了洗头房里别的洗头妹,没有一个表示同情地目光,那目光是如此的冷淡。

       此时,小雪哇的一声扑在啊正的胸前哭了。啊正安慰道:“小雪别哭了,没事了啊。”

       这时,只听见一位洗头大姐说:“小雪,你如果来这里扮纯情少女,那你就来错地方了。啊正保护得了你一时,保护不了你一世。不想做趁早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

       啊正听了也火冒三丈,不过如今寄人篱下,也不好发怒。碰巧,我见啊正这么久没过来,就去洗头房看看,正看到小雪扑在啊正的胸前哭了。我问发生什么事了,啊正告诉我小雪刚被一客人轻薄。

       我火气也有,但此时我见小雪趴在啊正胸前就感觉有点不舒服。

       我原以为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会一直维持下去,可是我慢慢地知道,小雪在往啊正的方向靠拢,我那时候我真的吃醋了,心态开始不平衡。

       往后,我和啊正一有空就往洗头房跑,我俩都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

       那天我约啊正出来喝酒,没有叫小雪,我告诉啊正:“我喜欢小雪,从小就喜欢了。”

      啊正告诉我:“我们三人从小玩到大。啊鸣我把你视为兄弟,为了你我可以两肋插刀,再所不惜。可是,我告诉你,在小雪这个问题上我不会退缩。你应该知道,你保护不了小雪,因为你胆小怕事。起码这个时候你保护不了。我不能把小雪让给你。但我可以和你保证公平竞争,至于后来小雪选谁,我觉得我们都不能后悔。”

       当时,我知道啊正说的是实话,我除了学习上比他强之外,其他方面还真比不过他。所以,那晚我们俩聊得很欢畅,把双方都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我以为那样,我就会没事了,没想到我越陷越深。

       后来我们俩人都对小雪很好,我和啊正常常对她嘘寒问暖,并且赚的钱买礼物送给她。小雪看着突然之间我们的态度就猜出了怎么回事,可她不想伤害任何一个。要说痛苦,我觉得当时最痛苦的是她,她夹在我们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和拒绝那是何等的痛苦。

       那时候,我根本没考虑到小雪的感受,我太专注于自己的感受。至于啊正有没有考虑到,我也不知道。小雪努力地装出对我们两个都很好的态度来,让我和啊正都不明白他喜欢的是哪一个。但是我知道她喜欢啊正多一点。

      未完待续。。。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