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我们的理想国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1:08

Part1

我在十二街的街角碰到摆小摊的林少南。他朝我撇撇嘴角,然后一脸不屑地将视线转开。最可恶的是,他的目光一触到别人就是笑意盈盈,一脸的财奴模样。

林少南卖的是一些冒牌打火机,上面刻着印着ZIPPO的字样,林少南却虚伪地摆出一脸诚恳说,这些是价廉物美的真品呀!林少南简直太大胆了,竟然这么赤裸裸地欺骗顾客。

但他最大胆的莫过于无视我的存在,还给我一个十足的白眼!

 

其实,我与林少南没有任何关系,充其量就是个从小学同班到高中的同学。我张秋千,可是全班男生的偶像,成绩高高在上,相貌高高在上,才情高高在上,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可是林少南居然眼睛四十五度角俯视我,一副不屑的样子。凭什么呢!

 

我丢掉我手里的棉花糖,忘记了周成安正在必胜客等待我的屈驾光临,忘记了多少美食等待我的临幸赏脸,忘记了这个林少南根本不值得我张秋千这样的大美女为之生气,我忘记了一切,我只记得,我被蔑视了,我被这个摆小摊的臭小子蔑视了,于是我大步上前,霸占了林少南的视线,此刻他蹲在地上,而我高高站着,那叫一个亭亭玉立。

林少南仰头看我,一脸的迷茫,我得意地九十度角俯视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可是林少南却蹦出一句话:“张秋千,这么看你的鼻孔好大哟!”

我还来不及发作时,林少南忽然慌慌张张地收拾起东西来,周围闹腾腾起来,有人在喊:“城管来了城管来了!”

我愣在那里摸不着头脑,林少南吼我,张秋千你傻站着干嘛,帮我拿东西快跑啊!

 

 

那是个夏天的晚上,我双手捧着假冒伪劣的打火机,跟在疯子一样跑路的林少南后面,月亮高高地挂着,洒下满地的银色霜雪,每一寸都是微凉,夏日的萤火虫跌跌撞撞,我前面的少年的衣衫飞起,像夜里的一朵白云。

微风吹皱了我的心情,我就这样跟在林少南后面不知道跑了多久,就像疯了一样,我意识觉醒时分,停下来,冲着前面的林少南大喊,喂,你要带我去哪!

林少南回过头来,看着我气鼓鼓地我,竟然狡黠地笑起来:“呀,原来你一直跟在我后面呢。”

 

我一下子便来了气,将刚才当宝贝一样捧在怀里的打火机丢到地上,冲着林少南大喊:“喂,有你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我当然知道林少南从来都不喜欢我,他绝对有仇富心理,这点从他这么多年与我同班,却在街上宁可目中无人地擦肩而过都不愿意跟我打招呼就可以看出来。可是,我想不通的是,按理说,我张秋千应该是人见人爱的不是吗。今天,我偏要让林少南请我吃饭!

“我饿了!为了你的赃物,我连有人请我吃饭都错过了。”我理直气壮地直视着林少南,见少年脸上还是挂着笑,看清楚他身上的白色衬衫上有趣地标注着某个名牌,就像他卖的打火机一样,挂羊头卖狗肉,亦是廉价假冒产品。

“呐,好吧,你要吃什么?”林少南竟然答应了,这个抠门得要死的财奴竟然答应了,我都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了。

“呐呐,我要吃必胜客。”我狮子大开口。

林少南白我一眼,弯下身子捡起被我丢在地上的打火机,小心翼翼地放进他的大包包里头,然后抬起头,没什么表情,说,要必胜客没有,只有梅干菜大饼。

“我就是要必胜客!”我真是讨厌他那副蔑视我的样子。

林少南回转了身,给我一个无情的背影:“要必胜客没有,要命一条。”

Part2

天知道,我为何就那样跟在了林少南后面,亦步亦趋到了那条不卫生的小巷里,跟着他到了一个黑黝黝的小店里,喝下一碗不是那么讲究的味道却还是不错的豆浆,吃了三个价格便宜却比必胜客的PIZZA要可口许多的梅干菜饼。

林少南说,喏,满足了吧,你可以回去了吧。

我抬起眼,抹干净嘴巴说,我还饿。然后冲着老板伸出一双手说,老板,我还饿,再给我拿十个梅干菜饼哟!

呐,我就是要让守财奴林少南,抠门男林少南破产!

我期待着看到林少南悲伤欲绝的表情,却见他用饶有兴致的眼神望着我,说:“看不出啊张秋千,原来你不是我想象中那么娇气,相反,还很粗暴啊。”

我反唇相讥:“哟,看不出啊林少南,原来你不是我想象中那么抠门,相反,还很大方啊!一出手就是10个大饼,而且眉头都不皱一下!”

要面子的林少南的脸果然拉下来,他说,张秋千你知道个屁啊你。

没有吗?我记得还是小学的时候,林少南有次跑学校里来贩卖一块钱一包的气球,五颜六色,我特开心地买了两袋回家,结果那时候就发现林少南是个奸商,他的气球十个有九个是漏气的!

我正准备往事重提,听到他耍赖皮说,张秋千,你激发了我的吝啬本性你的十个大饼自己付钱吧你。

好吧。识时务者为俊杰,鉴于我的钱包忘带并且用最后的银子买了被我残忍丢弃的棉花糖以至于连廉价梅干菜大饼都无力支付的情况下,我投降我认输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拎着十个梅干菜饼,跟在林少南的身后走出这个巷子,拿出手机,才发现周成安打来的无数个未接来电。我大呼“哎呀不好”,我忘记周成安是个死脑筋,他一定会在必胜客等到山崩地裂等到我为止的,呐,光从他追了我十多年,从穿开裆裤起到现在都喜欢跟在我后面锲而不舍地打转这件事上,就可以知道。

果然,电话一接通,周成安焦急的声音传来,秋千你没事吧,我一直等你没见你来,差点报警了我。

我说我没事呢,不过我已经吃了饭了呢。

周成安失望地“唔”了一声,然后嘀咕着说,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呢,我只请了你……

原来今天竟然是周成安的生日呢,我张秋千再坏再绝情也不应当选今天不是么,于是我说你等我,我马上来。

挂掉电话,我冲还在旁边特酷地摆着姿势的小贩林少南道,呐,给我一个打火机。

林少南愣了一愣,你要干嘛。

我耸耸肩膀,周成安他过生日呀,我得准备点生日礼物呀。

林少南摆摆手将包往怀里一抱,生怕我抢似的,不成。不能给你。

天生一副铁公鸡模样!我骂他,然后说,我跟你买不成吗?

林少南说,给你几个玩玩我不介意,可这些是假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样的小姐人家,送假货多让人看不起呀。

然后他扯了扯我的袖子说,喏,这附近有家卖ZIPPO的正品店,我陪你去吧。

 

几分钟后,林少南为他这个多管闲事不符合奸商小贩形象的善良决定而后悔莫及。原因很简单,在我在ZIPPO专柜挑了一个价值不菲的打火机并将其包装好后,两手一摊说,我没有带钱。

林少南几乎疯掉,咬牙切齿地掏出钱包说,张秋千碰到你比一天碰到十个城管还要倒霉呢!

我冲他一笑百媚生,谢谢你送给周成安的生日礼物哟。还有,借我十块钱的车费吧,呐,我的约会已经因为你迟到了一个小时了。

Part3

周成安的第八次表白选的地点太没水准了。在嘈杂的必胜客,我们的左右边坐着的都是蓝眼睛白皮肤黄头发的老外,他忽然变出一束鲜花来,用别扭的英文说,张秋千,I love you

旁边的金发碧眼以为听到外星语,我可以感觉到他们颤抖了一下。我没有接过周成安的鲜花,我自顾自掏出了那个装着真品ZIPPO打火机的礼盒,递给他说,周成安生日快乐啊。

周成安愣了一愣,有点沮丧,他接过盒子,用失望的声音对我说,秋千,你还是不能接受我。

我望着盘子里的PIZZA,忽然有点想念刚才被我丢到垃圾桶里的梅干菜大饼,我望着周成安,问道,喂,周成安,喜欢我的感觉是怎样的,美好吗?

周成安愣住了。我于是嘻嘻哈哈地笑起来,跟你开玩笑啦。

 

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呐,不要以为我张秋千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我也是喜欢过别人的,只是时间短暂,我总觉得,将青春浪费在同一个人身上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我只是想知道,很喜欢,深深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的——是残酷,还是美好?

 

一进教室便见林少南在分发着早点,整个教室都是面包馒头油条的味道。才知道,他竟然又接了帮同学带早餐的活,顿时心里萌发了“这个家伙简直是想钱想疯了”的念头。

“林少南。”我轻声叫他。明目张胆地将钱还给他的话,定要招人闲话的——张秋千什么时候跟林少南这么熟了呀。于是将他叫出教室,走道拐角处,我将钱递给他,喏,还你。

林少南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呀哈,张秋千,我还以为你神秘兮兮地把我叫出来要跟我表白呢。

***吧你这个不要脸的财奴!我臭骂他道。

林少南数了数钱,说,呐,总共是410块,我得找你钱呀。

我白他一眼,财奴,不用找了。

未料到,林少南竟然回我一个白眼,并且将其中的一百块塞还我手里,败家女,这是我找给你的,你也不用找了!

“林少南!”他竟然又鼻孔朝天地看我,一副把我看扁的样子,我气急败坏地抓住他的领子,“你……你装什么大方呢你!”

 

林少南继续用他的鼻孔直视我,我真恨不得点了他的死穴,让他一辈子就这副德性!不就是因为我不是他的顾客不是他的上帝么!

“少南哥。”忽然从背后传来的一个甜美温和女声,让林少南那张臭脸忽然转晴,温和阳光立马盛开,他竟然无视我正抓着他的领子威胁他的生命,对着那女声发源地叫了声:“弦音。”

哦,原来是林弦音。那个被男生们传得天上地下的林仙女,那个传说中与我张秋千是两个极端的娴静美人。

她与我们同班数月,我却从未跟她说过一句话。向来自负并只游走自己圈子的我,竟不知道她与林少南熟识。呐,熟识到,他叫她的名字,是后面两个字,并且音节温软。不像叫我,粗暴的,又硬邦邦的。

张秋千!张秋千!

好似我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我有些无趣地松开手,然后听到林弦音温温软软犹如糯米糕一样的声音说,少南哥哥,我的脚踏车又坏了,晚上你可以载我回家吗?

这样的请求真没法让人拒绝,林少南却皱起眉头:“怎么又坏了呢!”然后,忽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有病!”我骂他,然后大踏步回教室。我忽然觉得胸闷气短,忽然觉得有点难受,我忽然觉得,这种表现,这种情况,都很严重。

Part4

我坐在周成安的小宾利上,有些心惊胆战地看着他开车的样子,喏,装得倒还是挺娴熟的呢。

周成安说,秋千,以后这车就是你的专车了!你要去哪或者要往哪回家,我电话随时等候你!

我白他一眼,我说周成安你开车年龄到了没,抓到了可咋办。

周成安便得意地笑,我爸爸跟交警大队的杨叔叔打过招呼了,而且我的技术,我爸也绝对相信没有问题。

哼,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秋千,等下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周成安扬扬钱包,“昨天刚给了零花钱哟。”

我有些烦他总是这样子,一副败家公子暴发户的模样,将他的帅哥模样在我的审美观里消磨殆尽了,我酸溜溜道,哟,成安公子可真是富足呢!家里的钱多得花不下去了吧,要我来帮你这个大忙,实在是不忍推辞。

周成安便嘿嘿地笑着,为秋千美女服务,是小的的荣幸,是小的的毕生追求!

“我想吃……”我忽然有点怀念那个没有卫生免检的小店里的豆浆和梅干菜大饼,想起来时,心头会微微一热,然后,莫名的欣喜和失落感交织,道不清那感觉中的酸与甜,美好还是惘然。

 

这时,周成安忽然摇下车窗,车速缓缓慢下来。

车窗外,离我一米不到的,正是林少南载着林弦音,夕阳笼下来,照在他们二人身上,美得有点像幅画。林弦音的脸上微微酡红,一双细如新笋的手,紧紧地抓着林少男的衬衣角,少女的害羞欲说还休。

周成安调侃的话语:“哈哈,让我抓到你们俩谈恋爱咯!”

林少南回过头来,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们,然后耸耸肩膀:“你们还不是一样?”

我想要辩解什么,却见林弦音将身子靠近了他一点,完全当我们是空气一般仰长了脖子说,少南哥,我想去喝豆浆了。

林少南说,好呀,呐,我们往这边咯!

然后潇洒地一摆手。拐了个弯。林弦音的长长裙袂飞起,掀起夜色的雾,一阵看不清。

 

“你什么时候与他这么熟了?”我微带愠色问周成安。

他果然是块木头,根本看不出我的情绪变化:“哦,他不是你的小学和初中同学么,我以为你们应该很熟呢。还想问他讨教下你以前的糗事哈哈。没想到,你们根本连见面都打不上一句招呼咧!哈哈,开玩笑,我是想托他买点东西,他不是一直喜欢跑腿吗?”

“真讨厌。”我喃喃道。

“什么?”

正到了一个熟悉的街口,我将目光放向车外,天色早已昏暗,那一天,林少南就在这个街口摆摊吧,一副市侩模样。

“我说的是林弦音。我真讨厌她做作的样子。”我皱起眉头来。

“嗯!既然秋千讨厌,那我也讨厌。那女人是好做作。秋千不喜欢她是对的!”

马屁精。我骂他。心里却有些悲伤,呐,你讨厌她有什么用呢,有些人,还是喜欢她咯。

“想好没,去哪吃?”

“哪也不去!我要回家!”我忽然对豆浆对梅干菜饼都毫无食欲,呐,若是在哪里碰上那二人的浓情蜜意,我该怎么办。

我张秋千,还未学会怎样隐藏自己的情绪,于是,碰到任何事,只能选择逃,逃得远远的。

Part5

未想到,这回先找上我的人,竟然是林少南。他气哄哄地把我叫到教室外边去,我摸不着头脑地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可是他一直不说话,我顿时怒了,朝着他的背影河东狮吼:“喂,林少南,你是不是有病啊,把我叫出来干什么!”

林少南回过头来,带着半分鄙夷伤人地道:“有病的人是你吧?张秋千,我知道你一向被人捧在手掌心长大,可是,也不能不容许别人得到和你一样的恩宠吧?”

我被他一副凶悍模样给吓了一跳,又听他这般羞辱我,而且原因莫名,顿时哑口无言。到最后蹦出来的只有一个字:“啥?”

此刻林少南已经带我走到车库了,他气哄哄地指着一辆破旧自行车以及被剥下来的两个轮子:“你自己看。”

“我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呀我,关我什么事啊。”这粉红色的小旧车,正是那妖孽林弦音的,我不是笨蛋,我立马从林少南的神情语言中觉察出事情的原委了。

喏,林弦音的自行车惨遭毒手,儿林少南分析动机,排查出元凶,竟然就是我。

竟然是我!他凭什么觉得是我?他有什么资格觉得是我呢!

林少南望着我,冷冷道:“张秋千,其实我觉得你也没哪里特别优秀的,我不知道男生们盲目地喜欢你什么。”

这样的话语,就像一枚枚的细细绣花针,扎到我心里,疼痛是细微的,又是难耐的,我几乎要哭了,从未被这样冤枉过,何况是被自己喜欢的男生。

我转过头去,我说,林少南,你凭什么觉得是我做的?

林少南说,别装了张秋千,全班人里,最恨弦音的人就是你不是么?你在背后说她穿得多寒碜说她没有资格与你并驾齐驱不是么?

这些话,我是曾有说过,都是当做玩笑时说出,谁会当真呢?而我恨林弦音?我是恨林弦音,她怎么可以让你盲目到这个地步,指着我的鼻子侮辱我呢?

“她与你一样被男生喜欢,与你一样成绩优异,我知道你一向瞧不起家境不好的人,既然你这么骄傲,为什么要对别人下手呢?要不是刚才我经过这里找忘在车篮里的钥匙,也不会看到有人在这里拆弦音的车子。”林少南句句咄咄逼人。

“那人是谁?”

“反正那人与你有关便是。”

他已经认准是我做的,我再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在这样的人面前都会成为掩饰的,于是我不哭也不闹,大大方方地说,是我做的,怎么样,我就是妒忌,我就是不喜欢她,我就是要搞破坏,呐,林少南,你认识我那么多年,连这点都没看出来吗?

林少南却没再说话,转过身去离开了。

他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咬住嘴唇对自己说,张秋千,别哭,别哭,你从小到大,都不爱哭。

 

坐在宾利里,周成安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递过来一个小盒子。

“是什么?”

周成安却不回答我,一本正经地说:“呐,下面,我要开始我的第九次告白咯。我好喜欢好喜欢……”

“打住。”我制止了他,问道,“林弦音的自行车,是你弄坏的吧?”

周成安的一脸热情被我扑灭,愣了一愣,然后说,是的呀。

果然如此,难怪林少南会误会我了。我有些气急败坏地骂周成安说,你干嘛这么做啊!

周成安将车子靠边停下来,歪着脑袋诧异地看着我,说,秋千,不是你很讨厌她么?

我点了点头,又迅速地摇了摇头,是的,我并不喜欢她。可你也不该这样做。

“若不是她在背后那样说你,我自然不会动她,而现在,仅弄坏她的车,已经是轻的了!”

我拧了拧眉,你说什么?

“我亲口听到她说,你的种种不好,说你如何如何骄奢,如何如何不自重,说你的母亲抛弃你的父亲改嫁给你现在的富商爸爸,才换得金枝玉叶的生活,说你……”

“打住。”我深呼吸,才不至于大声失态地尖叫出来。

周成安耸耸肩膀说,喏,所以,我才要教训教训她。我看这个事跟林少南那小子脱不了干系,你说吧,林弦音与你才刚同班,没道理知道这么多我都不知道的事啊,肯定是你那个小学初中一直同班的却不是太熟悉的同学在背后嚼舌根。

“不要说了。”车窗外的风发出猎猎的轻响,我的内心动荡犹豫,我回过头去,将小盒子放到周成安的手里,说,“周成安,谢谢你。但是,我发现我喜欢上一个人了。我们的十次表白在一起的约定到此结束。”

然后我拉开车门,抓起包包要离开。周成安在身后声嘶力竭地叫我:“张秋千,你说什么啊!那个人是谁!”

我回过头,笑容一定很是苍白,但是声音坚定:“那个人是林少南。”

是的,他是林少南,那个侮辱我,忽视我,伤害,出卖我的混蛋。

那日傍晚的风,吹得我的心有如入迟暮之年。

Part6

“今日语文作文的题目,很俗,但也可以很美好。就是写写你们的理想。下面哪位同学来说一下呢?嗯?没有人举手,那我抽号咯。”

7号。”

7号便是林少南。我记得清清楚楚。犹豫再三,听到他站起来踢到凳子的声音。我下定决心,回过脑袋去看他。

这样认真地看着他,看着他少年壮志,看着他把贫穷简单的衬衫穿出韵味。喜欢一个人以后,可以将任何以前忽视的特点当做珍宝。例如,他的眼睛多么好看,像琥珀一样,他的睫毛那样长,撩起阳光,再例如,他的嘴唇那样柔软,即便,从那里出来的话是恶毒的,都无法消除我的喜欢,我竟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悲哀。

原来喜欢一个人,可以这样子的莫名其妙,甚至连牵强的理由也找不到。原来深深喜欢一个人,是这么难过又是这么无奈的事。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经历了。

林少南轻启嘴唇说:“呃,我的理想,就是变成一个有钱人。”

教室里顿时嘘声一片,有人拍起桌子喊着,真是市侩哟。周成安拍得最响。

是的,多么市侩呀。可是我看到林少南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星辰,却照不亮我的夜。

 

我的理想是什么呢?我多希望我是一个穷人,一个穷得跟林弦音媲美的人,那样,起码他不会说:“喏,你不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人吗?”他就不会说:“她和***妈为了成为金枝玉叶,而嫁入豪门”这样的绯闻了。

 

我将头撇过来,埋在胳膊下面,憋住声音,想好好地安静地哭一场。以慰我这场无疾而终的深深喜欢。

再想想,再想一个我喜欢你的理由,想不到,我就不喜欢了。

 

“呐,我让你帮我带PSP,可是现在它是坏的,你怎么说。”周成安举着一个几乎已经残破不堪的PSP,理直气壮地站在林少南面前。

“怎么可能啊……”林少南愤懑地拿过PSP,似乎是喃喃自语,“早上带来还好好的啦,我一直放在抽屉里。”

“总之,这个要修好的可能性比你现在从四层楼跳下去然后再跟我去踢球的几率还要小咯。3000块,赔给我吧。”周成安两手一摊。

我微微起身,看到周成安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他的目光里,有那么点狡黠。

——那么点计谋得逞的狡黠。

 

“秋千。”没有了小宾利送我回家,的士也很难打到,我只能可怜巴巴地顺着小路走回去,一路上心情烦躁地踢一颗小石子,脑海里只有林少南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直到听到林弦音在身后叫我。

她拖着她那辆修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自行车,穿一件廉价的T恤,可是此刻,我对她这样简单的装束并不反感。

“可不可以,拜托你,帮我个忙?”

我见她哀求的眼神,示意她说下去。

“我想请你让周成安不要再为难少南哥了。早上早操,有人告诉我看到他从少南哥的抽屉里拿出那个PSP踩烂的,然后冤枉他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能拜托你了。”林弦音真的很美,她浑身都散发着柔弱气息,让我都不忍心拒绝。

可笑不可笑,前几天,林少南刚为了她来让我不要刁难,放手,这次,又是林弦音为了他而跑来哀求我让周成安放过他。果然是伉俪情深啊。

我摇头说,周成安才不会听我的。

“他不是你男朋友么?”她抓住我的手,见我厌恶地抽开,又后退两步,怯怯地说,对不起。但是拜托你了,秋千。

 

我在那个街口,又找到了林少南,他满脸堆着笑容,那笑容,比这辈子对我笑得全部加起来还要多,还要灿烂。我忽然觉得自己好悲哀,喜欢我张秋千的人何其多,我为什么偏偏要紧盯着他一个不放?

明明找不到喜欢他的理由,却还是要一头栽进去,不肯放手。

 

“我买了这里全部的ZIPPO。”我走过去,尽量不看他的眼睛,“我出3000块。”

“你说什么?”林少南一把把我拉到一边,轻声说,“你可别给我开玩笑。”

有人问:“老板,这个卖不卖的?”

“卖的卖的!”他又堆起笑脸。

我却一把夺过那顾客手中的假冒ZIPPO:“这些我都买了!不卖了!”

林少南顿时怒了,推开我递到他面前的一叠粉红色钞票,冲我凶道:“张秋千,你有病啊!”

我是有病我是有病。我犯了嗔病痴病,因为你,我竟然觉得梅干菜大饼比PIZZA要好吃很多,我开始怀念小时候,开始怀念那段没有肉穿破裙子的日子,我病得惨了。

我说:“你不是很需要钱吗?我有啊,我可以给你啊,你为什么又爱钱,又仇视有钱人呢,你凭什么啊你。”

我一边哭,一边蹲下身子去扫荡他铺子上的ZIPPO,众人诧异地望着我,看着我往我的LV的包包里,塞着劣质打火机,看我哭得惊天动地。

谁又知道,我是真的伤心了。

林少南抓住我,他脸上亦有受伤痕迹,他说,张秋千,你凭什么同情我,你凭什么啊你,你把打火机还给我,还给我!

我不理他,径直往前走,路上车辆何其多,汽笛声哀鸣一片。我抱着ZIPPO,有如抱着我伤透了的一颗心,跌跌撞撞。

一辆汽车慌忙停下来,我被林少南塞进怀里,ZIPPO散了一地,掉了壳。

我大哭起来,林少南有些慌乱,他说,张秋千,你别哭,大街上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到时候人家又觉得我欺负你。还有,把你的钱拿回去啊,东西是我弄坏的,又不干你事,肯定是弦音过去找你吧。你不需要这样子……

我轻轻推开他,望着少年的眼睛,露出一个笑容,我说,林少南,我不是在帮你,我在帮我自己。

 

是的,我终于找到了许多个喜欢你的理由。但是,却因为这个理由,我要告诉自己,不能再喜欢你。

Part7

林弦音有些局促地站在那里说,拜托了,秋千,你知道少南哥家里很困难。他爸爸妈妈五年前在外打工出意外去世了,他还要照顾奶奶,所以,他才拼命地赚钱。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善良多孝顺。

林弦音还说,其实我该谢谢那次周成安弄破了我的自行车。之前,一直都是我自己放掉车胎的气,这样少南哥就可以载我回家了。我都快穿帮了。

还有,有些话,我该对你坦白,请你原谅我,就是我在背后说你的家庭的那些事,的确是少南哥告诉我的。只不过,换了种角度和方式。他说,他很想念小时候吃他一晚洋葱面就很开心的你,他说你的爸爸以前总是打你的妈妈,现在看你一点一点地幸福起来,一点一点地骄傲起来,他真的很开心,可是,他又觉得离你那么那么遥远,就像小时候都是一场梦一样。你知道的,你与他终究只是两条渐近线,相交过了,便渐行渐远,不会再相遇了。

到最后,她掏出一张纸给我,说,这张纸条是一个月前他让我转交给你的,但我一直都没有给你。还有,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纸条上说,张秋千,其实从小到大,我都很喜欢你,那种喜欢,就像是平民仰望公主,明知道喜欢,却更明白得不到,不可能得到。所以,从小学到高中,你都没真正地仔细地看我一眼,我很难过却不生气,呐,你是公主嘛。你的眼睛里只容得了光芒,哪容得了,像我这样平凡的沙砾。

是啊,林少南,你是我眼中的沙砾,所以喜欢你,我会痛,会难过,会掉下眼泪无法呼吸。

 

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些几乎被我遗忘的岁月里,你的笑容和我的眼泪,比现在的日光还要美好。

这么美好,美好到望一眼,都觉得眼泪难耐。

原来是你。我终于在心里这样说。

 

林弦音说,我们在一起了。唯独我与他,有共同理想与新年,才是平行线,才可以无限接近地并肩走下去。

 

怪只怪,理想与现实隔太遥远,怪只怪,相遇时,我们还不懂得岁月珍贵。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