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二十五度的春天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1:07

如果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将我们绑在一起,不会是爱情,而是友谊。

A

当我喝完第三瓶养乐多,穿着粉色ADI休闲服的沈怡然从人群中出现,犹如闪亮的一点,可谓是艳压群芳,一枝独秀啊,她像一条灵活滑腻的鱼,穿过了欧巴桑和老男人的灰色人群,站到了我们面前的时候,发现她原本白皙的皮肤经过高原阳光的抚摸变为小麦色,却显得她更加漂亮,我听到洛南惊艳的声音说,哇。

我也哇一声。唯独陈涵宇特别绅士特别镇定地替她接过旅行包,问一句,西藏如何?

沈怡然微微笑,然后竖起一个大拇指,赞,相当之赞。

洛南插话说,来来来,为了庆祝沈大美女归来,我们合张影吧。

我的相机自然是随身背着的,可是麻烦的单反,竟然没有路人愿意试一试替我们拍一张,于是我很有奉献精神地说,我来帮你们仨拍吧。

 

咔嚓一声,将彩色影像记录,沈怡然在中间,洛南在左,陈涵宇在右,三个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好朋友的笑脸,镌刻在我的相机和我的眼球里,耳朵边是飞机起航的巨大声响,片刻的耳鸣,心里忽然燃起微微的失落。

 

高三的日子比黑白的历史电影更添几分压抑,做不完的习题簿,算不完的算术题,没有尽头的题海战术,老师喋喋不休的嘴成了一个困扰我们梦魇的影像。我羡慕沈怡然,她选择用旅行去缓解自己身心上的疲倦,也羡慕洛南,照例在课堂上睡觉,仿佛他与高考这个残酷的字眼根本不熟,更羡慕陈涵宇,他有着漂亮的成绩,轻轻松松考第一,而我苏娴,只能咬着笔杆子红着眼睛,艰难地算一个个跟我好像有仇的题。

没错,这让我们像是身处在一个硕大的墨黑的海,可是,越重的海浪打过来,却让许多无畏的海底生物想要跃上天空,妄图去得统治权。

比如,我喜欢陈涵宇这个秘密。

 

洛南请我们去了西贝海路的一间火锅店,我们逃了晚自习,几个人在一个小包间里,吃得极热乎。沈怡然给我们说西藏的事,关于她们包的吉普车怎么在高原上行驶被马队追赶着勒索,关于在饭店里她和一个彪悍的西藏人吵架,她跳到桌子上给了人家一巴掌就跑了。还有几个外国游客叽里呱啦地跟她搭讪。还有西藏的高空天有多蓝,她说那是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然后抓着我的胳膊说,可惜苏娴这个御用摄影师不肯陪我一块去,可惜啊可惜啊。

我撇撇嘴,一方面为了表达自己吃不到葡萄觉得自己心里酸的情绪,另一方面我想感慨的是,我要逃课去西藏,我有那个贼心和贼胆,也没那个贼钱啊。

这么想着,更加羡慕苏娴了。这个世界漂亮的,聪明的多得去了,可是像她这样漂亮聪明还有个有钱官老爷老爹的,能不让我这个小老百姓羡慕吗?

其实,我有时候在想,是怎样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将我们这四个无论是个性还是背景还是其他都大相径庭的人拉到一起,成为无法割舍的朋友呢?

B.

我还记得,那是高一上学期,只认识漂亮得像仙子一样性格却很烟火的沈怡然,知道洛南是个玩世不恭却被很多女生喜欢的小痞子,知道陈涵宇是个优雅被更多女生喜欢的小王子外,几人并不熟络。课堂上,我与沈怡然一道开小差,然后我命中犯刹,凶神恶煞的老师抽中我,一脸得逞的模样,我正满脸囧意,身后的陈涵宇捅了捅我,递上一张小字条,上面刚劲有力地写着几个大字。我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这就是小王子在救我的小命了,当即正要念时,却被老师发现。结果这个老师那叫一个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啊!她决口不提她的得意门生陈涵宇是我的同党,当即把我的老爹老娘给问候了过去。

当然,她的问候方式比较文雅。但是刻薄程度比问候我的祖宗十八代还要更甚。

她还说,像你这种成绩这种资质,是不适合在我们这种重点学校念书的,还不用功上课?以后决定去当洗头妹吗?

我大气没敢出一声。进这所重点中学,是我那没权没势的老妈求东求西给求来的,我做不到笨鸟先飞,总不能在太岁头上动土然后被打回地狱吧?于是我忍!

结果沈怡然按捺不住站起来指着老太婆就说,喂,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好吗?

然后,陈涵宇站了起来,文质彬彬地好像在汇报工作,老师,是我传给他答案的。

最后,洛南将脚翘到桌子上,使得场面达到高潮,吊儿郎当地砸了该老师的场:“喂,老师,您的语文水平和您的口才不是太和谐哦。”

 

四人一道被罚站,结果罚站成了站谈会,四人那叫一个相见恨晚,差点没歃血为盟义结金兰。

 

我们之间几乎没有秘密,除了我喜欢陈涵宇这件事。

我当然不是对陈涵宇一见钟情,也不是日久生情,也不是仰慕他的才华他的绅士。可以说那种喜欢是一瞬间,我以为是错觉,可后来时常出现提醒着我,苏娴,那不是错觉。

那是高一暑假,沈怡然的有钱老爹在厦门有个渡假别墅,我们四人一起躺在海滩上晒太阳,洛南有一搭没一搭酸溜溜地嫉妒沈怡然的命好,一边抽着烟。我一边和沈怡然叽叽呱呱地说着话,一边对着洛南指着经过的性感美女喊着,喂,洛南,是你喜欢的型啊。

唯有陈涵宇,唇边挂着一抹微笑,手枕在头下,闭目养神,好像我们的聒噪都与他无关。

那天我们坐到傍晚,在海边喝了啤酒,然后将躺椅搬到安静的海湾睡着了。我被一阵海鸥声惊醒,醒来时,看到陈涵宇坐在不远处的海滩上,海风有一点点凉,月光毫不吝啬地洒了他一身,他就这么坐着,静静地坐着,不知怎么的,世界安静了,忽然就酝酿出了忧伤。

我知道,不久前陈涵宇的父母终止了婚姻,陈涵宇表面上表现得再像个理智的成年人,其实内心还是一个需要庇佑的孩子。

那一刻,我很想抱抱他。

C.

沈怡然回来后,就以一种“及时行乐,高三也不能误”的思想来对我们耳濡目染,她这又央求着我给她拍一组写真。想让洛南当男主角,洛南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可害苦了我,幸好陈涵宇包下了我的作业,也答应了替我补习,我才既惊心又安心。

于是那个午后,春日香气和花海,阳光和尘埃,白裙子少女和黑衬衫少年,装点了我的镜头,我们的舞蹈天才沈怡然每一个舞蹈动作都标准美丽,而洛南只需要静静地往那一站,就好像是一个特酷的欣赏者。说真的,他们两个人很配很配,我很罪恶地想,如果把他们凑成一对,我跟陈涵宇两人落单,会不会有可能发展一番,这样想着,心情顿时愉悦地不得了。

 

我决定用这组照片,去参加市里的一个摄影比赛,主题就是“神的孩子都在跳舞”。陈涵宇这个大才子,为这组图配了图,文字轻灵跳跃十分扣图。

那日沈怡然决定犒劳我和洛南这个没什么表情扮酷最合适的不称职男模特。其实我很想把他换了,可是私心使然,要是不用洛南,这责任可落到了陈涵宇的身上,我怕我会觉得他和怡然也很般配,然后我可能会得红眼病。

结果她的犒劳,竟然是请我们这两个乡下人去香格里拉酒店吃饭。陈涵宇在学校替我们把风圆谎,好成绩又帅的男生向来是师奶们的杀手,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人家都会当真得不能再真的话来听。有他在,我们很放心。又因为对手是师奶,我也很放心。

 

我们一进香格里拉酒店,就被里头的阵势给吓住了,我和洛南不约而同地骂了声,靠。我心里虚得慌,反复地问沈怡然,你有没有带够钱啊。

沈怡然特鄙夷地丢了个白眼给我,说,苏娴你有点出息好不啊?

事实证明洛南比我没出息多了,他听说要加收15%的服务费后,瞪着眼睛说,那我们自己服务自己你们不用麻烦了成不?

那天因为拍摄需要,沈怡然和洛南穿着情侣装。又因为桌子上点着红蜡烛,搞得跟烛光晚餐似的,我被那些个服务员盯得实在是不痛快,我真想喊一声,你们杵在这里,不跟我一样都是电灯泡吗?我比较高级,我还是付费的电灯泡,你们是收钱的电灯泡!

 

一盘盘精致得不得了的菜端上来,还有它们那些个极品的价格,真是让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啊。

洛南倒放得开,他看我舍不得吃的以为我是吃不下,我还没来得及发话,就进了他的肚子。沈怡然咯咯咯地笑,吃一盘甜点吃得花枝乱颤,我当电灯泡当得起劲,和洛南猜起拳,喝贵得要死的酒就跟喝白开水一样。沈怡然倒是很大方,让我们点单,如果换了是我,我肯定倒地不起了。这么吃下去,我卖一辈子的身也不够啊。

想当初,我为了买个单反,打了几个月的工,吃得那叫什么啊,望着一桌子的鲍鱼鱼翅燕窝,我想起当初的辛酸,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我当时就对沈怡然说,我特羡慕你,有钱真好。

 

后来我知道,有钱也不是真的很好。有钱,是件特别危险的事。因为你有了钱,你就会想要更多更多的钱。那像是一个悬崖,你越爬越外面,看的人心惊肉跳你却觉得欢欣鼓舞。这并不是好事。

 

刚走出酒店,我们仨忽然被拦截了。一个打扮得火鸡一样的女生,两手叉腰拦在我们面前,先是凶神恶煞地扫过一看就知道是主角的沈怡然后,瞥了我一眼迅速缩回,目光又到了洛南的身上。

那一刻,我特别有挫败感,很想蹲到墙角画圈圈。

后来我知道,火鸡女叫卢娜娜,她的哥哥鼎鼎有名,乃是春水街的街霸。所谓街霸,就是街霸过街,人人喊妈。所以卢娜娜,也很有街霸气焰,她点了一支烟,递给洛南,然后说,喂,你和这个妞啥关系。

哪个?洛南天真地问道,顺道把烟塞进嘴里,吞云吐雾。

我说洛南你是不是白痴啊,你居然问哪个,先不说你和沈怡然穿着情侣装吧,就是光看那一张脸,我在你的爱情道路上,就是属于炮灰级别的。你居然问哪个!

沈怡然果然是女中豪杰,她个子又高,站在比我还要矮一点的卢娜娜面前,气焰上就压倒了她,然后她慢条斯理却杀伤力十足地说,关你屁事。

 

对我来说,关你屁事一直是句巨拽的话,尤其配上沈怡然那张漂亮又凛冽的脸,再配上火鸡女一脸气恼要抓狂的效果,简直帅呆了酷毙了啊!

果然火鸡女鼻子冒了两下烟,然后指着沈怡然说,你给我等着啊死丫头。别仗着自己家里有个狗官,就瞎得瑟啊。

然后又转向了洛南,见他完全没有英雄救美的意思,气焰又短了三分,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12号酒吧,晚上12点,不见不散。”

 

不准去!

我和沈怡然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洛南狡黠一笑,露出嘴角浅浅的梨涡,这么一看,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爱的。

我和沈怡然又异口同声问:“她是谁啊!”

“哪个啊?”洛南眨巴着眼睛,一脸清纯。

当然,这换来了我们的殴打。

D.

不久过后便是洛南的生日,高三折磨得大部分人都是不成人形的,我们三个里,我就是典范,每天挑灯夜战熬成了黄脸婆,不过开心的是,我每天晚自习后的一个小时,都会去陈涵宇家加一小时的料。

没有人知道,那成为我一直坚持的动力,成为我每天梦里香甜的原因。

这个秘密像是在我心里发出的小芽,春雨不来临,它就迟迟不肯长大,享受着初时的美好。

 

后来我也知道,其实不止我一个人有秘密。

 

洛南生日那天,离高考刚好是38天,这个恐怖的数字,真想对洛南说,***生你真会挑时间。

洛南请我们去了酒吧,不是他往日常去的吵得要命,姑娘们身材火辣性情也火辣,小伙们长得轻佻行为也轻佻的那种。

那是一个安静的小酒吧,放着一首清新的小歌,歌手声音极甜美,安静得仿佛回到了那日的海边。

陈涵宇毕竟已经是个成年人,我见他一日日恢复了正常,打消了供他倾诉的念头,我明白,有些伤,还是自己愈合来得快。

那天,我和洛南猜拳,输得极厉害,输完了嘴硬说,喂,要不是看你是寿星,我才不让你呢。

目光时常瞥向一旁安静的少年,他含着笑望着我们。那一刻,我有种错觉,仿佛他看的不是我们,而是我。

有时候,喜欢会让你非常盲目,非常笨,他是你的全世界,你就以为你也是他的全世界,其实有时候,你连一个可以站的小角落都不曾拥有。

 

洛南去柜台埋单的时候,沈怡然忽然拉着我说,苏娴,我……

幽蓝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美,她今天又穿着一件红色的娃娃衫,露出整个肩膀,漂亮的蝴蝶骨,一条里维斯牛仔裤将她完美的腿型修饰得让我不敢看,怕受刺激把自己的腿给截了。我已经不止一次觉得,上帝的小孩很多,可亲生的没几个,但沈怡然绝对是亲生的。而我,都有可能是上帝媳妇在外面生的私生女。

她的目光熠熠,欲言又止,我忽然很想一拍自己的脑袋,笨蛋苏娴,你怎么没想到呢。

果然,她下一步说,苏娴,你可以不可以和涵宇先走。我……

 

我不管陈涵宇是不是一脸迷糊,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外冲,他“喂喂”地叫了好几声,我也置之不理。

 

月光如水的小径上,我想着沈怡然和洛南的发展状况,忽然有点儿失落。

我身边的少年身上有种好闻的沐浴乳味道,我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戒不掉了。我想,沈怡然也一定戒不掉洛南身上的烟草味了吧。

许是酒精,又许是月光作祟,再加上沈怡然的预备表白,莫名其妙的勇气,让小芽突破我的口,企图长成参天大树。

 

但是,陈涵宇的两句话,将不自量力的小嫩芽的希望,掐灭了。

他说,你是不是喝醉了?还是你在开玩笑?

最后他说,对不起。

 

E.

第二天怡然没有来上学,我亦尴尬面对陈涵宇,他倒是坦然自若地跟我打招呼,这让我的心情更加失落。洛南应该是接受她的表白的吧。那么好的女生。我怎么这么傻,现在才想起她是喜欢洛南的呢?想想她看着洛南的眼神,想想她平时问我关于洛南的喜好,我真是想给自己脑袋吃一顿爆栗子。苏娴,你是不关心人家还是你够蠢呢?

可是我心情失落,始终没能说出恭喜。我总觉得,现在别人的幸福,简直是对我赤裸裸的讽刺,尤其是我两个好朋友,我现在真是一无所有。

 

后来我无比痛恨自己的自私和小肚鸡肠。

那天午后,洛南一脸沉重地告诉我,苏娴,沈怡然家里出事了。

 

在坐车赶往沈怡然家的路上,我的手一直在哆嗦,我原本以为是天之骄女的沈怡然,就这样被上帝诊断出来没有啥血缘关系,开始了大虐特虐,还偏偏挑在这距离高考只有30几天的关键时刻。我不由在心里痛骂,老天,你也太狠了吧?

 

我们抵达了沈家的宅子,沈怡然果然很失落,她的父亲的案子已经立案调查,她说只想见我。我只好将洛南和陈涵宇给支开。

沈怡然抱着我的肩膀哭了好一会,神情涣散,眼睛肿得像个核桃。我听她哭,我就哭得比她还厉害。

我很心疼她。她始终跟我说,我不相信我爸爸是坏人,你相信吗?

我说,我也不相信你爸爸是坏人,除非你不是你爸亲生的,否则你怎么这么好呢。

然后我问她要见洛南么?我想她是需要他的安慰的吧。可是却见沈怡然剧烈摇头。大抵是不想让洛南看到她这个样子担心吧。

 

那几天,高考和夏天一样翩然而至,沈怡然心情再低落还是回到了学校,可奇怪的是,她与洛南竟然形同陌路。没道理啊,若是沈怡然当日表白了,成功率应当是百分之百啊,即便没有表白,那也没道理形同陌路啊。我一拍脑袋,觉醒了,话说,这不正和我与陈涵宇的关系一模一样吗?尴尬,无话可说,再也回不到无话不说的地步。

但是我知道,此时沈怡然一定很需要洛南。

我在大家都在小憩的晌午时分,将洛南约了出来,可是洛南一直蹲着抽烟,我唠唠叨叨了半天,他方抬起头来,茫然地问我,你说什么?

我说,你必须陪在沈怡然身边!她现在很需要你!

他眯着一双眼睛,像是一只猫,可是,那样子是骗她,不对么?如果是你,你愿意被骗吗?

我怔忪在那里。我愿意被骗吗?如果陈涵宇告诉我他喜欢我,而不是对不起,我应该会乐得不行吧,可是,既然是骗局就一定会有被拆穿的一天,那时候等待我们的不仅仅是伤心失落,还会有羞愧难堪吧。

太阳很嚣张,心情很烦乱,沉默像藤蔓一样环绕我们。我突然觉得,有些事,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沈怡然心情好一点的时候,我请她去吃大排档,那里喧嚣吵闹,不容易触景生情,她父亲的案子我亦不好开口问。

 

坐在白色的塑料桌上,吃着辣得要死的小龙虾,却只有我们两个人相对。没有陈涵宇的冷笑话,没有洛南讲他的英雄事迹。只有我们,各怀心事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我想,大概是不久后就要抗战高考的原因吧,我们心里都很害怕。

沈怡然说,她爸爸应该会被判无罪,但是她还没个定数。

我知道她的心理压力很大,伸出手握住她的,想说什么却是词穷,最后跑出嘴巴的只有三个字:“洛南他……”

沈怡然摇摇头,一抹苦笑,他不爱我,他有他喜欢的人,可是却不肯告诉我。

 

要是往常我肯定骂死洛南他瞎了一点品位都没有,他不会喜欢卢娜娜那只小火鸡吧?可是这种场合和气氛,让这些话都被冰凝,只能笑了笑说,怡然,他会喜欢你的。

 

卢娜娜似乎每次在我们打牙祭的时候都会出现,她是一位食神吗?这次卢娜娜打扮成了波西米亚风格,她的长裙子快要拖地了,撇着嘴唇对沈怡然道,只吃香格里拉的贵小姐现在也会吃路边排挡哟?

 

她竖起她的中指,说真的,这个中指真是华丽丽啊,首先她的指甲上镶满了小水钻,其次她还戴着一颗大钻石戒指,看了她的中指以后,我感慨,她真的是一个暴发户!

她一边配合中指做出可怕的面部表情,然后说,苏娴,我告诉你,这辈子你在洛南面前顶多是个炮灰。

我耸耸肩膀撇撇嘴角,表达我对她的不屑。而她转而将中指移到了沈怡然的面前,面部表情更加抽搐,与怡然那张漂亮又宠辱不惊的脸简直是天差地别。

可是,这个老巫婆的一句话,却让沈怡然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她说,至于你?一个贪官的女儿,我想洛南宁可喜欢苏娴那个笨蛋,也不会喜欢你。

 

我记不清楚细节,我只知道我的脑海里只有沈怡然伤心的眼泪,她抱着膝盖使劲地哭,然后我抡着拳头就朝着那老巫婆打去。上帝,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我是这么冲动的人,她们有三五个人啊,我们这边却只有一个脑袋被打坏了的我和悲伤逆流成河沉浸在眼泪里的沈怡然。

 

那天,我被送进了医院,我的鼻血一直流一直流,流得衣服上都是,我正怀疑自己会不会死的时候,洛南和陈涵宇都出现了。我还是不好意思看陈涵宇,我觉得自己这个样子,简直太狼狈了。结果洛南抓着我的胳膊说,你千万得撑住啊。

我只能翻翻白眼说,谢谢您,替我料理身后事好吗?

 

止完血的时候,沈怡然还在哭,哭得没完没了,哭得我的世界天昏地暗。我说,别哭了,她说什么你就哭什么吗?

这才发现洛南不在,沈怡然抽抽噎噎地说,洛南说去找老巫婆拼命去了。

 

有没搞错啊,老巫婆的哥哥可是春水街有名的痞子,你不乐意做人家的妹夫就算了,这回为了我把人家的妹妹打了,是个什么话哟!

 

结果那天洛南竟然凯旋而归,那女生恭恭敬敬地跟我说了对不起,并伸过脸来说,要不,给你打回来?

我哆哆嗦嗦尴尬地说,谢谢你,先留着吧,我最近没啥力气。

 

后来问洛南,怎么制服这悍妇的。洛南笑着说,没啊,我就说,你要是不给苏娴道歉,你就别想再见到我了。

我当时想这也行啊?后来一想,也对啊,如果陈涵宇用我再也不能见到他来作为威胁的话,我估计打自己两耳光都乐意。

喜欢一个人不卑微,但如果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你就会低啊低到尘埃里去。

F.

那天晚上,我对洛南说,你送她回家吧,什么事都要说清楚,然后我疲惫地从医院出来,与此之间,一直沉默的陈涵宇一直跟在我的身后。

我们的影子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让我觉得悲哀得想要哭。陈涵宇还是那么的好看,一件白衬衫穿出王子的味道,线条流畅的脸,一双眼睛总像要把我看穿。

其实我有想过,如果我从来没有将喜欢二字说出口,我是不是可以一直占据他身边这个虽不是最重要却不会有人取代的位置,我很想骂自己,苏娴,你得到了这么多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贪心呢?

我回过头去,就这样看着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陈涵宇也停住了步伐,我动了动嘴唇,有千言万语要说,最后却只说了一句,高考加油。

他的嘴角有了细微的弧度,他说,你也是。

 

我想这样就足够了吧,不用再多说什么,可是上帝根本不打算放过我。才和陈涵宇分开还没缓过来的我就接到了沈怡然的电话,我迫不及待地向她询问战果。

我向来觉得,若是沈怡然出马,十个洛南都会被拿下,可是,我只听到她哭,她一直在哭,哭得我心里发毛。然后就啪一声将电话挂了。

长久的忙音让我愣了一愣,拿起电话准备拨回去时又摁掉,还是打给洛南比较妥当吧。

我说,你跟沈怡然说什么了,她一直哭。

洛南的声音穿进耳朵,带一点点疲惫,我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碰到卢娜娜,她多嘴地告诉她我喜欢的人是谁。

是谁?我好奇地问道,之后我一直想,真是好奇害死猫啊,如果不问,我会不会不那么愧疚一点呢?

洛南似乎思忖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说,是你。

我顿时在电话里完全不要了形象,我的声音有点发颤,洛南你别跟我开玩笑啊,你这分明是挑拨离间。

没有。他的声音很镇定,似乎经过深思熟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确实喜欢你,也没打算过要告诉你。只是……

不要说了!我慌乱地挂了电话,只知道自己心乱如麻,突如其来的一个个变故,砸得我无法呼吸。我终于知道沈怡然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却使劲地哭了,此刻我才知道,我才是最坏的那个,是我破坏了我们的友谊,叫我们四个人的关系,像是一团乱麻,无法理清。

那一刹那,我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去,整个身子无法控制地颤抖,大声地哭起来。

有小女孩经过,拽着***妈的手问,姐姐为什么哭?

她的妈妈同情地看我一眼,然后说,姐姐可能是考试考不好。

 

只有我知道,我失去的,是什么。

有些秘密曝光时,我们就好像看到了赤裸裸的真相,捂着眼睛尴尬以对。

G.

然后便是假期,高考前,总会给我们这样一个缓冲带,其实这个缓冲带,会让我们更加的慌乱。把东西从学校里打包回家时,没有碰到他们三个人,心里又失落,又是松了一口气。难过的却是,等到高考结束,我们的回忆,就真的该变成回忆了。几个好朋友各奔东西,也许连联络都要显得尴尬了。

 

过了几天,忽然听说沈怡然爸爸的案子落下帷幕,说是遭到了诬陷。我一边背着历史书,一边在心里对着她说着恭喜。

再后来,竟然等来了摄影大赛颁奖的证书,邀请我去参加颁奖典礼。

获奖的自然是我的那组“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字是陈涵宇配的,模特则是沈怡然和洛南,根本不是我一个人的作品。

我犹豫了下,给每个人发了一条简讯。然后迅速地关机,我害怕等不到短信滴滴的回复声。尤其是对沈怡然,我是那样的愧疚。我有什么资格,抢走应该属于她的东西呢?

 

那是一个大太阳的午后,礼堂里,我穿着棉布裙子,因为挑灯夜战,脸有些苍白。场中座无虚席,我却没有看到我的三个好朋友。我极力安慰自己,不要难过不要哭,可能他们学习很忙,很忙……忙到来不了。

可是眼泪还是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

 

“一等奖获得者,还是个在校的高中生,她就是锦绣中学三年5班的苏娴同学!”

我磨蹭着站起来,因为眼睛有哭过的痕迹而不敢抬头,我站在台上,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在表演,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我听到自己絮絮地说,这个奖,不是我一个人获得的,这是我和我的三个好朋友一起完成的。我想告诉他们,我爱他们,可是,我可能会永远失去他们了。

 

忽然台下响起了如雷的掌声,三个人影从领奖台的一侧走了过来。

我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了沈怡然,陈涵宇和洛南。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他们紧紧抱住了。

我听到沈怡然说,傻瓜,这不是你的错,其实我根本没有怪过你。因为我知道,你比很多人,都要爱我。

我听到洛南和陈涵宇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会失去我们。

H.

那是一个二十五的春末,夏天快要来临。陈涵宇开起玩笑的样子还是那么迷人:“我们四个人,其实就像是食物链,少了一环,生态就不平衡了。”

怡然佯作生气:“那我岂不是食物链的最底端了?我不干。”

陈涵宇笑眯眯:“其实我蛮喜欢你呀。怎么样,和谐了没有?”

“真的?”

“漂亮女生谁不喜欢?”

“敷衍!”

 

这样就好了,天气刚好是这样的温度,微笑刚好是这样的弧度,我们的友情,刚好是二十五的春天。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