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故地重游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8:36

  姜东辰是我的好朋友,从学校寒假回来了,要回过去毕业的合肥第二中学去看一看,在上夜班的我也欣然前往。
  
  下午三点钟,我来到二中大门口,这所学校已经装缮维修相当阔气,新盖的教学楼前飘着五星红旗,此时大门紧紧闭着。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姜东辰跑着过来了,他穿着一件褐色白边袄,比以前更瘦了,我想他在大学里的生活也并非阔绰。
  
  我问他:“你怎么突然这么恋旧,想回二中看看了?”
  
  他笑着说:“好久没回来了,想回来看看母校,顺便买几本书回去。”
  
  “那我们怎么进去?”我指着紧闭的大门,说:“我们现在可不是这里的学生了,看门的保安不会让我们进去的。”
  
  姜东辰说道:“我们先去旁边的操场看看吧,说不定通往操场的铁门开着,我们趁机溜进去。”
  
  我们俩边谈笑便走进二中大操场,姜东辰感叹道:“以前我们想方设法的要从学校里出来,现在我们却千方百计的要进去,真是物是人非啊——”
  
  我说:“是啊,以前上体育课,下了课,就喜欢泡在操场里,根本不想回教室的,呵呵,你还记得开运动会的事情吗?”
  
  “当然,那时候班主任牛进慧让我跑一千米,我惊呆了。”姜东辰手舞足蹈的说道。
  
  我插话道:“你最后不是没跑吗?还递给老师一张写的满满的‘陈情表’,不是吗?”
  
  “对对对,当时运动会结束,我才偷偷的回来,班主任见已经结束,于事无补,便也没有究责了,我真是索性逃过一劫呵!”
  
  我搔搔脑袋说:“当时还有两人三足跑,他们人手不够,硬是把我来了进去填数儿呢!”
  
  姜东辰说道:“是的,当时他们还拍了照片呢,从照片上看,你被他们拽着的姿势——都快飞起来了呢!”
  
  “哈哈,那时候真有一种飞一般的感觉——”我迎合道。
  
  学校通往大操场的铁门因为上体育课,敞开着,旁边都是推着三轮车卖小吃和零食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在其中穿梭,虽然是下午,因为昨天刚刚小寒,吹来的风还是凛冽冻人。我们从铁门进去,找到一个新修的四角方亭,找了干净的长木凳上,并排坐下了。
  
  远处传来铃声,是下课的时候到了,几个女生和一个男生追赶着,一起进了教学楼。
  
  我问道:“甄飞扬,李蓓馨,他们什么时候回来?都快一年没见了呢,上次见面还是冬天聚会的时候,我们一起在吃烧烤呢,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姜东辰回答道:“他们要考过试呢,甄飞扬今天坐车回来,李蓓馨还要等等才行,下次我们聚会叫上他们一起再举办一次,怎样?”
  
  “好极了,对了,你上次回来,还玩了什么?我在QQ空间看到‘密室逃脱’了呢!”我高兴地说道。
  
  姜东辰解释道:“上次我跟三个初中同学玩过,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就在马鞍山路上呢,空间和这个亭子差不多大,进去之前要蒙上眼,手上缠上锁,一个人被绑在桌角。进去后,里面有许多上密码的箱子,需要用公式解开,我们费了好大得劲儿呢。”
  
  我问道:“那你们肯定花费了很长时间才逃脱出来吧?”
  
  “是啊,那个地方的规则是这样的,半小时内逃脱出来的人不收费,达到一个小时出不来就要收费,如果还想继续呆在里面,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出来,就需要按时间加钱了。哎呀,那时候还是夏天,流了一身汗,老板特地还从外面搬了一架风扇进来,让我们不至于太热呢!”姜东辰自豪道。
  
  我摩拳擦掌的说:“听起来蛮有趣的,真想试一试!”
  
  “下次玩,带上你一起去,就在马鞍山路的店,不远。”
  
  “那敢情好啊——,”我说道:“可是,要用数学公式解谜,我的数学成绩不好,怕出不来啊。”
  
  姜东辰拍拍胸脯,说道:“我的数学也不好,不一样出来了么?呵呵,不要担心。”
  
  此时,上课铃打响了,生物课的学生们,成群结队进了实验楼,后面跟着的一个大腹便便的生物老师,穿着深蓝西服,腋下夹着书,跟着学生后面进了实验室。斜阳把实验楼和篮球场照的橙黄,树的影子直直的落在地上,乒乓球台已经落满灰尘。
  
  “真是怀念这里的老师啊!”姜东辰问我道:“你还记得那个满嘴‘请你坐下’‘请你站起来’的物理老师吗?”
  
  “当然记得,还有语文老师王薇薇,地理老师卫文,历史老师龚璐,许多呢,一说名字,我都一股脑的想起来了。”我回答道。
  
  姜东辰说道:“王微微老师可惜退休的太早了呢,以至于还没把我们教完,就换给葛道洲了。”
  
  “我不喜欢葛道洲。”
  
  “为什么?”
  
  “总之,我也说不上来,不能比较,一比,总觉得他和王薇薇差一大截呢。”
  
  姜东辰叹息道:“是啊,王薇薇也是个好老师呢。”
  
  我问道:“你在那边上学,感觉怎么样?那地方很冷吧?”
  
  “不算太冷,零下的温度,我穿着这身衣服都可以在外面走呢,那里的冰雕很好看呢,只是门票要几百块呢••••••”
  
  “本地人也是如此吗?没有优惠?”]
  
  “没有呢”,姜东辰回答道,“那里都是北方人居多,性子很急,做事情容易冲动,没有预想好就去做,没有任何计划,而且冷,又因为习惯问题,不太爱洗澡。我们寝室里,经常是瓜子壳满地,我打扫过两次,就不打扫了,因为第二天照旧这么脏,他们根本不会珍惜你的劳动成果呢,只要不上课,他们就早上起来,披上衣服,也不刷牙洗脸,就趴在那玩起身边的笔记本电脑,一直到天黑,除了上厕所和订外卖,不离寝室半步。”
  
  我惊讶的问道:“那他们家境一定很好吧,都带笔记本电脑呢!“
  
  “没了啊,他们有的是父母就是农村的,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像我一样节俭,又因为爱面子,总是吃,喝,穿都昂贵的不知节省用度,没钱了,就打电话找家里,让父母捎钱来。”
  
  我说道:“我虽然在超市,但这样的也不乏其人的,见得多了呢••••••唉,那你有没有谈恋爱呢?”
  
  “在学校谈了一个。”
  
  “哪里的?”
  
  “江苏的。”
  
  我问道:“那她喜欢看书么?”
  
  姜东辰笑道:“现在的女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玩手机,看电视才是主流,真要是让她坐到图书馆里,翻上一会儿杂志,保准马上趴在桌子上睡着儿的。对了,上次我在图书城看见一本徐志摩的笔记以及其它生平作品的记录,有机会就送给你!”
  
  “那岂不是劳你费心了,你还真是心细呢!”我感谢道。
  
  我们边走边聊,到了大操场,上了天台,扶着长长的横杆,看下面排队上课,踢足球以及散步的人,在四百米跑道上一望无际,学校自从我们毕业,改动的设施越来越多,杂乱深幽的树丛和小土路早已经被水泥和橡胶覆盖,只有一栋孤零零的小矮楼,显得十分破旧,但是因为存放体育器材的原因,所以至今还横在那里。
  
  姜东辰买了一个鸡蛋煎饼过来了,问我要不要吃,我说不饿,他吃完蛋饼。我们又去学校的艺术楼里上过厕所,发现艺术楼依然那么昏暗,地面依然是深色而且光滑的。然而我们已经见不到以前曾经学习过的画室了,有的房间被改造成了健身房,有的被变成象棋屋,还有一间会议室,已经人去楼空,落满灰尘。
  
  我们出了学校,到旁边的小杂货店,这样的小店在二中边上很多,然而因为贩卖画具和其他杂志,生意也是出现相当的小繁盛的,边上五金店没有了,而是多开了一家“慵懒猫”的奶茶店,招牌相当别致且有个性。我们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姜东辰翻着看着“桌游志”,问我道:“你现在还在玩‘三国杀’?”
  
  “我现在已经玩腻了,记得当初还是你把我领进门的呢,要不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三国杀’这个牌类游戏呢,但是,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喜欢面对面打牌的感觉,这种亲切感是在网上永远无法比拟的,当初我上网玩‘三国杀’,就是在毕业后大家没法围在一起打牌了,为了寻找这种感觉,我在网上拼命的升级,磨练技术,为的是大家在某一天能够聚在一一起,好好的再打一场‘三国杀’,为了纪念我们的青春,也为了完成心愿。如今,却事与愿违,大家能够聚在一一起已经成了问题,更何谈打牌?当我看不到重逢的希望时,那种亲切感也慢慢模糊,以至于挽留不住,我对‘三国杀’的热情,也渐渐褪了色。”我叹息道。
  
  姜东辰说道:“我现在在寝室里,也找不到喜欢‘三国杀’的人了,他们整天抱着电脑玩,使我也渐渐对‘三国杀’生疏了呢,这倒让我想起了苏卫来,他现在感觉对我也生疏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上次旅游的事情过后吧,他没有以前那样对我的热情了,现在不在一个学校上课,也通过QQ联系的,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不找他,他也绝对不会主动找我,即使真的聊上天了,他也就敷衍几句就挂了线,这让我心里真的觉得他对我有了芥蒂,以前那个活蹦乱跳十分热情的苏卫,已经不在了••••••”
  
  我望了望天,说道:“友情,爱情哪一个都经不起时间的洗刷,以至于我们还在回味那份亲切时,现实,其实早已不尽人意。就像我喜欢一个女孩,自己却没有勇气坚持下去一样,总是以“她不理睬”我,作为麻痹自己的借口,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懦弱,虽然,无数的夜里,我的心脏呜呜寂寥,跳动着,悲愤着,恨自己太没用,连承担起一份恋爱的信心都没有!”
  
  “这么说这个女孩也是你的初恋了?”姜东辰扭头问道。
  
  “怎么说呢,她是我的初中同学,现在在滁州上学,我们也只是通过QQ联系较多一些,正是因为自己喜欢她,所以深怕耽误了她的学业,宁愿把一切纠结和痛苦一个人在心里默默承担,让她毕业以后能有一个好的明天,以至于不要像我一样受太多的苦,让她快乐的生活着,做一个单纯快乐的“射手”。如果说是‘初恋’,我想言之过甚了,虽然她是我第一个表白的女孩子,但是,总而言之,多年后再回想起来,也只能算是不是‘初恋’的初恋吧,然而这也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你这么说,到让我也担忧了呢,我女朋友父母都是江苏人,虽然我们的家境差不多,但是我觉得江苏人,都难免小肚鸡肠的,真怕毕业以后的事情呢,毕竟,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而婚姻则是两个家族的事情。我有时候想像和她到一个远离这里的新的城市,过一种新的生活,这种生活绝不是父辈们辛苦劳碌的活着,也不是现在骄奢淫逸年轻人一样肆意的活着,而是过一种前人所未体验过的真正的生活!”
  
  “对啊!这也是我现在孜孜所求的一种理想!”我激动道,“但是,我却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
  
  学校已经打了放学的铃声,高一和高二的学生们都一窝蜂的跑出了教学楼,高三的学生则出去吃饭,然后回来上晚自习。我们在小店买了两瓶水,我因为口渴,兜肚连肠的灌下,才痛快了许多,姜东辰则攥在手里慢慢喝着,不急也不慢。
  
  我们边走边看着周围曾经留下汗水和泪水的一草一木,我感觉到学校外面路灯亮起,到处都是学生,汽笛声,车水马龙的样子,看着这些稚嫩笑脸的学生活泼打闹的背影,仿佛又看见了自己的单纯的时代里,那样清晰,又那样模糊,那样明白,又那样糊涂。然而嘈杂的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又觉得那样的陌生和孤独,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两个醒着的,孤愤的傻瓜,在天真的幻想着未来美好的一切,然而忙碌的世界里,又有几个人有时间理会这些呢?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整座学校也被黑暗淹没,只有几个顽强闪烁的霓虹灯泡,在维持着那份亮度和希望。姜东辰准备趁假期找一份临时工做着,勤工俭学,我也准备为自己的梦想坚持努力,我们在路口分别了,他说接着要去图书城,寻几本书。而我则匆匆忙忙赶回家吃饭了。
  
  而此次故地重游,给自己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