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扎根在彼此的生命,从不曾离去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1:56

  1、参天的回忆。

 

  每天早上一睁开眼,憋住五秒不呼吸,不管做什么梦都能忘的一干二净。

 

  这个方法我屡试不爽。每次大汗涔涔的从噩梦中惊醒后,我都如老年痴呆一样坐在床上,紧紧的屏住呼吸,将要流出的眼泪生生的逼回。

 

  可今天这个方法却失效了。在我第N次梦见王惜蕊优美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坚定而柔和的光时,我来来回回的憋了不下十次气,直至满脸通红至脖颈,都没有办法忘掉一切。我知道,这个方法一直都没有灵验过,只是我不愿面对罢了。我捂住脸,眼泪透过指缝慢慢滑落。

 

  前几天,我去了小时候曾经去过的小树林。曾经这里全是稀疏的小树,像当年瘦瘦小小的我们。如今这里已经变成参天树林了,强壮的树干向四周张牙舞爪的伸展着枝桠,无所畏惧的冲破天空,调戏云朵。

 

  多像我们轻狂的青春。

 

  班驳的时光里,瘦小的王惜蕊拿着削铅笔的小刀在一棵孱弱的小树上刻上“王惜芯,童小雨,永远好朋友”的字样。她转过身对我深情的说,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我罩着你。我怯怯的看着她说,你的名字...少写了好几个心。她豪气的将小刀一扔说,我知道少写一个“心”,我专门这样写的,我的名字写起来太麻烦了。我摇摇头说,不对,不是少写一个,是少写三个。她想了想说,有道理。

 

  后来的结果就是,她听信了我的谗言在作业本写名字处蕊字的草字头底下写了四个“心”。然后某天我亲耳听见隔壁传来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号和恨铁不成钢的训斥,你都八岁了,连名字都不会写!你把祖宗的脸都丢光了!接着就是她杀猪般的嚎叫,童小雨!你个小骗子!我要宰了你!

 

  我一个哆嗦,将耳朵里塞上棉絮,颤抖着在方格本里抄下生词。

 

  没几天前还口口声声要保护我的,现在却要宰了我。看来,王惜蕊果然是带着一种小人气质的。

 

  后来没过几天,在小树林里,她在她刻过字的小树前用她沾着泥巴的小手神气一挥说,你们几个堆个“城堡”给童小雨!树根前的几个小男孩屁颠屁颠的开始忙活起来。她尖着嗓子又喊起来,哎要做的比我的“城堡”小一点才行!此时我并没有因为“城堡”的大小而去嫉妒,我警惕的看着她,不相信被我“陷害”过的她会这么容易原谅我。她骄傲的看着我说,我已经不生气了,谁让我是姐姐呢!

 

  我盯着她漂亮的小脸蛋,看到树上歪歪斜斜的小字。

 

  那些说给树听的话,嵌在树的年轮里,随流年一点点长成参天的回忆。

 

  2、你比我亲妈对我还好。

 

  十四岁时,她已经出落成一个众星捧月的美人了,我却还是那个干巴巴的小豆芽。

 

  我常说,王惜蕊,你是一朵娇嫩的花,我只是一滴平凡的雨点。她大大咧咧的说,你丫又伤感啥?是不是最近看言情小说看多了?还是春心萌动春心荡漾了?我白了她一眼说,你的人一点都不像你的名字,你简直长了张欺骗大众的脸,你该被拉出去枪毙一千次。她哈哈大笑起来,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她换第十六个男友的时候,我终于忍耐不住了。我说,惜蕊,就算当年那件事是我和表哥做的不对,但你有什么资格堕落?她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牙齿,不就谈个恋爱你至于吗?你看我像是小心灵脆弱的人吗?当年那件事我早忘了。我忧伤的说,我知道,你记的很深刻。

 

  十岁那年,我和王惜蕊是跟在大我2岁的表哥后面的跟屁虫,他领着我俩去一个叫小杰的男孩家玩。小杰一见到惜蕊就呆了,很羞涩的样子。四个人从小霸王玩到玩具再到过家家。表哥悄悄跟我说,我们来整他俩吧。我想了想,同意了。毕竟,为了当年那个“大小城堡”我这平凡的小雨点多少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表哥说,我和小雨是爸爸妈妈,你们也是爸爸妈妈。现在爸爸要亲妈妈咯。说完,便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小杰愣住了,表哥说,爸爸赶紧亲妈妈啊。小杰终于鼓起勇气在惜蕊脸上亲了一口。此时,惜蕊已经完全呆滞了。后来离开小杰家之前,小杰拿出了几支珍藏的钢笔送给我们。再后来,小杰转学了,我们失去了和他的联系。

 

  关于我是如何知道她并没忘记小杰,是因为在她的房间里,我无意中看到那支钢笔被保存的完好如初。我不知道这支钢笔意味着什么,定情或者誓言或者只是关于年少时的一个纪念?我只知道,在她的生命里,这是她一生最初的美好。

 

  因为自那以后,她的爸爸突然离开了她和***妈,她们的天塌了,她家渐渐败落,日子一天不如一天,而我家却一天天富裕起来。她在***妈的打骂声中度过了四年。可尽管如此,每天早上我怯生生的站在她家院子外等她一起上学的时候,却看见她憔悴的脸庞上明媚的笑容。

 

  她的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我从书包里拿出热乎乎的煮鸡蛋递给她,她接过鸡蛋仔细的剥开。想到她不会饿着肚子上一上午课了,我的心里渐渐塌实。可下一刻她却把剥好的鸡蛋递给我说,快吃,凉了吃了胃不舒服。

 

  我突然很想流泪,我说,你奶奶个腿!你装什么装!饿死你个王八蛋算了!说完,我就哭了。她也哭了,眼泪混着鼻涕和鸡蛋。她边吃边哭,奶奶个腿的童小雨,你比我亲妈对我还好!你是不是想谋权篡位当我妈呀?我告诉你,你丫别做梦了!姑奶奶年纪轻轻的可不想有个比我还嫩的后妈!

 

  我一巴掌拍到她脑门上,你丫是不是早熟啊!

 

  3、没有经历过的人,有什么资格说你明白。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王惜蕊确实早熟,世事过早的让她和残酷的生活展开了搏击。

 

  在那个逼仄小巷子里,我看见一个男人抓着她的手,色眯眯的样子。她媚笑着并不反抗。我正准备叫她时,她一脚向男人的膝盖踢去,男人顿时跪在地上。她娴熟的伸手从男人屁股后面的裤兜里抽出钱包,向我这边跑来。

 

  我愣住了,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男人追在她后面大喊,臭婊子,别跑!她看见我边挥手边喊,奶奶个腿的童小雨!快跑啊!跑啊!我一听撒开蹄子像踏上风火轮似的。我边跑边往后看,却看见她被男人追上正勒住脖子。我想也没想回头冲过去一口咬在男人胳膊上。男人吃痛松开手。

 

  接着,我和王惜蕊像武侠小说里的华山论剑似的,和男人周旋着。男人扑向王惜蕊将她按到地上。我也扑上去对着男人的脸乱抓一通,于是,眼泪、鼻涕、鼻血通通顺着男人的脸流下。男人惨叫着捂着脸跳开。

 

  王惜蕊大喊,我靠!童小雨,你太不够意思了!你什么时候练的九阴白骨爪也不告诉我!我把她扶起来说,我要是练了九阴白骨爪,第一个就挠死你!

 

  回家后,我质问她,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怪不得你最近那么忙?要是我不在你怎么办?她轻笑着说,他摸了我的手,就该付出代价。如果他对我没有不良居心,我也不会偷他钱包。我是有原则的。

 

  我微怒道,原则?原则就是盗亦有道?她的脸色立刻变的很难看,转而面带悲伤的说,这就是我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生活。多么轻巧的一句话,却让我再也说不出话。没有经历过的人,有什么资格说你明白。

 

  沉默了很久后。我说,他回来了。她艰难的抬起头问,谁?我说,小杰。她的眼泪冲到眼眶,她说,晚上早点睡,要中考了。

 

  4、我世故,我复杂,全都是为了生存。

 

  是啊,要中考了。我却还在单相思着隔壁班的一个男生,那个曾经是王惜蕊第八个男朋友的男生。

 

  中考前的班会上,班里评选“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等等。人气最高的是,王惜蕊。我突然好难过。

 

  中考完后同学聚会,我出奇的沉默。王惜蕊扯着嗓子喊,奶奶的童小雨,你丫被男人甩了还是你爸给你找了个后妈?要死不死的你倒是说句话啊?我端起杯子泼向她的脸。整桌人立刻安静。她完全没有设防的愣在座位上。

 

  有人说,童小雨,你这是怎么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她这才反应过来几乎跳上桌子对我吼道,你奶奶个腿的童小雨!你丫是不是月经不调啊!

 

  我就像个机器人似的,完全没有理会任何人对我的抱怨。我一杯接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然后突然大哭起来。王惜蕊看到此心疼不已,坐到我边上搂着我说,小雨,你别哭啊。我不生你气了还不行吗?你瞅你哭的脸都歪了。即使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忘损我。

 

  我醉醺醺的说,奶奶的王惜蕊!你丫为啥不叫王熙凤?你人缘好,你了不起,了不起啊。你人缘好管我P事,你人缘好也不用把所有男生都勾走啊!姑奶奶长这么大,好不容易看上一个,你三下两下收到你石榴裙下了。姑奶奶的初恋就葬送在你这个小飞妹手上了。你丫就是一小人!

 

  她边抹眼泪边喝酒说,我真的不知道,小雨,对不起,除了小杰我没有喜欢过任何男生,我都是闹着玩的,你要相信我。我醉醺醺的捏着她的脸蛋说,小人!你为啥把“小城堡”给我?她也迷迷糊糊的说,奶奶的童骗子,“蕊”字明明有5个心,你跟我说是四个,害我挨揍。我说,你说谁骗子,你信不信我用九阴白骨爪捏死你?说完,我伸手扑向她,却根本看不清方位,扑了个空趴在地上。她阴笑着趴在桌子上半寸都没移动的说,没想到吧,我偷偷的练了乾坤大挪移。你那小爪子,不够劲,你不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们俩像麻花似的扭在一起。后来才知道,我们俩是被同学送回来的,据说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打架。同学问我们家在哪,我说,桃花岛。王惜蕊说,不对,是冰火岛。我说,都有没有眼力见?都不认识我是谁了?你梅超风姑奶奶在此还不退下?信不信我用九阴白骨爪捏死你们?王惜蕊说,速速送本教主回冰火岛,信不信我用乾坤大挪移把你们全挪到爪哇岛?

 

  我们听了同学的叙述后,雷的里外都焦成黑碳了。

 

  笑过之后,她认真的对我说,小雨,我世故,我复杂,全都是为了生存。

 

  5、你***不会是同性恋吧。

 

  高中生涯开始后,我们见面的次数少了。

 

  每次她风风火火的来我们班找我时,班里总有一帮以安亚为头的女生拍桌子摔门的,一副看不惯她的样子。漂亮的女生总是招人嫉妒,更何况是才貌双全的女生。她悄悄的对我说,你少招惹她们。我笑笑说,她们哪敢,别忘了我练过九阴白骨爪。

 

  运动会渐至时,班主任对我们宣传在运动会上拿名次会在我们的毕业证上书写下多么辉煌的一笔云云。所以,我英勇报名参加了跳远。

 

  比赛那天,王惜蕊在人群中对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我冲她笑了笑,却瞥见不远处安亚微笑着伸出中指指尖朝下。我轻蔑的将视线移开。比赛开始后,我深呼吸集中精神纵身向前一跃,却突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个草莓般大的石子滑过我的脚下,我一分神一慌乱顿时失去了方向,直直的向下落去。伴随着“咚”的一声,我脚踝处一阵剧痛。

 

  王惜蕊拨开人群,跑到我身边抱起我说,你怎么了?我的目光在人群里搜索着,安亚撞上我的目光,很满足的笑了笑。王惜蕊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安亚冲着王惜蕊伸出中指。王惜蕊破口大骂,奶奶的一群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渣!说完便扔下我欲向安亚冲去。我哀号一声,她又急忙返回,红着眼眶说,别怕,我这就送你去医务室。

 

  她背着我边哭边说,童小雨你这个混蛋王八羔子,你刚怎么不用你的九阴白骨爪把安亚的脸挠花啊?我有气无力的说,我怎么知道她比你还小人啊?她采用的是心理战术啊,丫太卑鄙了。

 

  她边跑边说,让开都让开!一个男生慌慌张张的横在她面前说,惜蕊……她头都不抬的说,让开,快让开!男生又说,惜蕊,我帮……她已经盛怒,让开!滚开!

 

  ……你。男生怔怔的说完最后一个字,终于反应过来。他盯着王惜蕊满脸泪水、满眼怒火,又看了看背上的我说,你***的同性恋吧?!说完这句似疑问又肯定的话后,他扔下一句“你不喜欢我干嘛和我在一起”便拂袖而去。

 

  医务室里,眼睛红红的王惜蕊说,你把我的摇钱树给砍了,你说怎么办吧?听完这句话,不禁觉得心酸又悲凉。本来想说,那以后我就做你的摇钱树吧。但说出来却是,你不会真的是同性恋吧?

 

  接着,王惜蕊同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气壮山河的狮子吼对我的耳朵一阵蹂躏,一直没有谈过恋爱的好象是你吧!你这个变态小骗子!!我掏了掏耳朵说,奶奶的,你什么时候练的狮子吼啊?看来我要开始练如来神掌了。

 

  6、你丫够古典呀。

 

  王惜蕊和小杰在一起了,这是我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毕竟,今日不同往日而语了。

 

  王惜蕊拉着我的手满眼桃心的花痴状问我将来她和小杰生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时,我无奈的说,那得十年后了吧。她没有理睬我说,孩子得跟我姓,这样才能表明我在家中的地位。

 

  我白了她一眼说,就叫王德芙(wonderful)吧,中文名英文名都有了,顺便帮人巧克力品牌打打广告。她哈哈大笑起来。

 

  我陪她去理发店找小杰的时候,看见小杰坐在沙发上左手搂着一个红发的女生,右手搂着……安亚!王惜蕊甩开我的手,欲冲上去,我上前死死的拽着她的手。她压制着怒火对小杰说,我看你怎么解释!

 

  安亚挽着小杰的胳膊笑着说,解释什么呀,这还需要解释?王惜蕊说,我说安亚,你丫有没有一点自尊?安亚的脸色大变,她站起来指着王惜蕊说,没有自尊的是你!你***不喜欢陆天干嘛和他在一起?像你这种一切向钱看的女人,说白了就是一……

 

  安亚最后一个“鸡”字出口的同时,一个吹风机也同时砸向她的脸。吹风机砸偏落到她的肩膀上,她退后几步,恨恨的看着我。小杰和其他几个理发师一看情况不好,连忙劝架。王惜蕊推开小杰的手说,怎么着,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伟大梦想是当皇上呀?妻妾不成群你丫是不就看不到自个活着的价值呀?你丫够古典呀!

 

  就在小杰和王惜蕊争执不下的时候,安亚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抓起我的头发砸向镜子,我赶紧用双臂护住脸。钻心的疼痛伴随着鲜血袭击着我的脑袋时,我看见安亚带着得意的笑容仓皇而逃。

 

  醒来时,我听见小杰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王惜蕊略带哭腔说,所以呢?所以你要和我分手?小杰沉默了半天说,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你太纯洁了,我配不上你。王惜蕊抽泣着说,好,那你现在给我滚。小杰说,让我看看小雨。王惜蕊咆哮道,看什么看!要不是你她会躺在这?!你给我滚!

 

  王惜蕊进来的时候强扯出一个笑容说,算你聪明,还好没有毁容。我静静的看着她。

 

  陆天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他面带歉意的说,我已经警告安亚了,她不会再惹你们了。王惜蕊看了他一眼说,不用了,你们都是我们这种平民惹不起的人物。他叹了口气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安亚也不会去找小杰报复你,就算我赎罪吧。说完他踏出病房,却又停下转身深深看了一眼王惜蕊说,就算做不成恋人,做朋友可以吧?王惜蕊将脸转向窗外,他转身离开。

 

  7、我一直都没有堕落。

 

  因为小杰,王惜蕊的成绩一落千丈。高考过后,她告诉我她不准备继续读书了。

 

  我诧异的盯着她说,如果因为学费的问题,千万不要这样,我可以跟我爸商量商量。她摆了摆手说,不必了,这是我的命。

 

  就这样,我单枪匹马的进了大学。工作后的王惜蕊更具女人味了,和我的对比更大了。我常跟她说,以后我找男朋友绝对不带他见你,以免被你勾走了。她哈哈大笑,一点也不淑女。

 

  事实上,我谈恋爱的第一天就兴奋的跑到王惜蕊的租房将一切托盘而出。她抿着嘴笑,别光顾着谈恋爱,耽误了学习。我顿时泄气的说,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惜蕊啊,毕业以后我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她笑着说,有姐姐在呢,姐姐养你。我抱着她吧唧吧唧的亲着她脸直夸她人美心善。

 

  她抹了抹脸上的口水说,什么时候带你男朋友见我?我给你把把关。我想了想说,下个月吧。

 

  她顿了顿说,我遇见了一个人。我神秘的说,我也遇见了一个人。她说,谁?我说,陆天,高中的那个。她回想了一下说,哦,怎么了?我说,他家在这边开了个分公司,他也跟着过来了。她说,哦。我说,你呢?遇见谁了?

 

  她轻轻说,小杰。我叹了口气说,在哪里遇见的?她说,夜总会。说完便陷入了回忆。

 

  她说,我遇见他的时候正在陪客人喝酒。他看见我,很惊讶的样子。他捏着我的肩膀问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我坐到他大腿上笑着说,因为我是这的小姐啊。怎么,今晚你有兴趣包我吗?熟人打八折。他听了我的话很崩溃的样子。虽然我也很心痛,可是我等了这么多年,我不甘心啊。

 

  我跟他出去的时候,妈咪将我悄悄拉到一边说,算你聪明。早出台早赚钱,现在才想通,你看你这两年比别的姑娘少赚多少!我笑了笑。

 

  当晚小杰把我当做一个小姐发泄。我知道他是恨铁不成钢,他是在责怪我、埋怨我的堕落。不管怎么样,那晚我是自愿的。我流着眼泪说,现在你总该配得上我了吧?他也哭了。他抱着我说,如果当初我还在你身边,你就不会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心想,傻瓜,我还是那个我,我一直都没有堕落。但我没有说出口。我太害怕失去他了。

 

  她说完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我说,那你打算瞒他多久?她想了想说,我会找机会跟他说实话。

 

  8、这面太***难吃了。

 

  王惜蕊来到饭店时,见到男友周暮和陆天时吃了一惊。

 

  她笑着和陆天握手说,好久不见。陆天眼中带着深意说,是呢,真的有很久了。周暮伸出手对王惜蕊说,你好,早就听小雨一直提起你。王惜蕊伸出纤纤玉手说,你好。

 

  我说,我靠,王惜蕊!你丫吃个饭要不要穿这么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女主角呢。王惜蕊笑着说,怎么着,衣服还不让人穿了?我总不能光着来吧?恐怕到时候要引起好几条街的交通事故。我还就告诉你了,今儿我就是女主角,你俩的事成不成我做主。众人都笑起来。

 

  吃饭时,王惜蕊非要和周暮划拳。我和陆天两人只能干巴巴的坐在那看他俩吆五喝六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对陆天说,我怎么觉得我俩是一对,他俩是一对呀?他笑了笑说,小丫头你那点心思,你吃哪门子的飞醋呢。

 

  我撇了撇嘴,扯着嗓子对旁若无人的那俩人喊道,你奶奶个腿的王惜蕊,你借我男人不带给小费的,你丫抠不抠门!王惜蕊带着醉意说,小你个头的费!早知道当年安亚按你的时候就不救你,花了你的小脸!我哼哼两声。陆天叹了口气说,安亚也在这个城市。

 

  一个星期后,我跑到王惜蕊的小租房,却见她直直的躺床上,一动不动。我吓了一跳说,你这是唱哪出啊?她说,小杰要结婚了。

 

  我的心里一紧,我说,开什么玩笑呢,你俩前段时间不还好好的吗?她轻轻的说,他知道了我骗他。那口气,好象在讲别人的事。我说,说不定他也是骗你呢,根本就没结婚这回事。她将一个请柬扔给我。我捏着请柬感觉就像烫手的山芋。

 

  她面无表情的说,你吃饭没?我给你煮面吧,小杰最爱吃我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了。说着她钻进了厨房。

 

  她端着两碗面出来说,小心烫。说着还给我吹了吹。我几乎是一根一根的吃着,眼泪慢慢从脸上滑下。她帮我擦了擦眼泪说,小雨,你怎么了?我突然哇的哭出来,我说,这面太***难吃了!她也流着眼泪说,那我再给你重新煮。我拉住她,扑到她怀里放声大哭。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心痛,我甚至觉得我比她还心痛。她通过我认识小杰,从此便开始了等待。如今好不容易修成正果,命运却给她开这样的玩笑。我们是一条藤上的果实啊,她疼,我也钻心啊。

 

  她边哭边用拳头捶我的背,奶奶的童小雨!守寡的又不是你你哭哪门子丧!我也捶她的肩膀,我抽搭着说,我怕你单身了就勾我男人啊。

 

  9、他不值得你爱。

 

  周末跑到王惜蕊的小窝,她说,你男友什么工作你知道不?我说,他不是说他是做烟酒生意的吗?

 

  她抬起头斜着眼看着我说,他说是你就相信?什么烟什么酒你晓得?万一是“大烟”、“迷魂酒”呢?我白了她一眼说,什么迷魂酒,有这种说法吗?那叫迷魂药。她说,放到酒里给人喝就叫迷魂酒。

 

  我说,你什么意思啊?你不要把人心都想的那么险恶好不好?她说,反正你自己注意点就行了。我撇了撇嘴说,没那么复杂好不好。

 

  从她那里出来,一直在想她刚才说的话,冷不丁和一个人迎面相撞。我正准备说对不起呢,对方开口了,哟,这不是童小雨吗。我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张面孔叫安亚。我冷冷的看着她,不打算理睬她。她接着说,怎么着,当年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自己一个人逛呢?哦,不好意思我忘了王大美人在夜总会里做小姐,怎么会有空陪你呢。说完她咯咯的笑起来。

 

  我看着她笑着说,就你这副德行,你永远也别想陆天能看上你。她的脸都气绿了,随即又笑着说,我这德行再怎么烂,也烂不过某些人二女共侍一夫!我说,安亚,你知不知道你嘴多臭?她不屑的说,信不信由你,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一步三扭的离去。

 

  我的腿都要软了。已经半个月了,周暮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次都说在忙生意。我立刻打电话给周暮,他说他今晚有应酬。

 

  当晚,周暮站在王惜蕊的门前正要敲门时,我从拐角处走出来用极小的声音喊了一声,周暮。他的身子抖了一下,转身看到面无表情的我。正在这时,门开了。王惜蕊看到门外的我俩,也愣了。我说,来都来了,进去坐会吧。

 

  进去后,三人均沉默。王惜蕊说,周暮你先走吧,我们姐妹俩聊一聊。我冷冷的说,走?三人聊不是更热闹?要不今晚咱仨一块过夜吧?王惜蕊呵斥我,你胡说什么呢!你听不听姐的话了?

 

  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我说,你有什么资格当我姐?王惜蕊给周暮使了个眼色,周暮拉开门离开。

 

  王惜蕊握着我的手说,小雨,你听我说,周暮不是个本分的人……我甩开她的手哭着说,他是不是好人关你什么事,你懂不懂什么叫兔子不吃窝边草!你美,你美,你比天仙还美,你再美你都不用把所有男人都拉你怀里吧?就算你失恋心情不好想找个陪你的人,你也不用找他吧!你去找陆天啊!

 

  她优美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坚定而柔和的光,她说,我把他叫来是想和他谈谈的。你要相信我,他不值得你爱。

 

  10、我若不坚强,她该怎么办。

 

  自从得知我最好的姐妹和我深爱的男人有染后,我便天天和噩梦做伴。

 

  王惜蕊给我发短信说,让我在她下班后去找她,我却直接去了她工作的夜总会。在她看见我后,我已经喝了好几大杯了。她心疼的说,你奶奶个腿的!你懂不懂爱惜自己?我没有回她话,只是一个劲的流泪。我说,那好,我问你,就算那天你找他是为了和他谈谈,那之前的半个多月呢?他是不是和你在一块?她说,是。不过我是为了试探他对你的感情。

 

  我笑了笑说,试探他对我的感情?你没听过爱情不能随便测试的吗?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了?她急忙说,我什么都没做啊。一切都是他主动,我只是观察他的想法,我在帮你把关。我恨恨的说,难道你不知道你这张脸什么话也不说就会把人勾走吗?你什么都没做,就说明你做了一切!

 

  她正准备解释,一群身穿西装的男人站在我们跟前说,谁是周暮的女人?我斜着眼睛带着醉意看他们。其中一个带头的男人说,周暮欠我们老板五十万高利贷。我冷笑着指着王惜蕊说,哼,她是周暮的女人,你们让她还。

 

  带头的男人对跟班的使了个眼色,两个男人走上前拖住王惜蕊的胳膊,我的酒立刻醒了一半,我拉住王惜蕊的胳膊说,你们干什么?带头的男人说,周暮现在消失了,只有抓她的女人抵债了。我连忙说,我才是周暮的女朋友,你们抓错人了。王惜蕊说,不要听她的,我才是周暮女朋友!那群人看了看王惜蕊又看了看我,最终还是拖着她越走越远。我边哭边喊,保安!保安!为什么没人来管一管!一个服务生对我说,别费力气了,咱这地还得给他们交保护费呢。那都是黑社会的,咱惹不起。

 

  我追上去,拉着带头男人的胳膊说,求你们抓我吧!我才是周暮的女朋友啊!带头男人说,我很欣赏你的义气,但是不好意思,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周暮的女朋友。说完他对跟班挥挥手,跟班们将王惜蕊塞进车里。我跪下抱着他的腿哭着说,我就是啊!求求你们不要抓她!你们怎么样对我都可以!杀了我都可以!求你了!

 

  眼看着车绝尘而去,我忍住所有的伤痛给陆天打电话。陆天接到电话后,迅速展开了追查。当他开车带着我赶到一个破旧的仓库时,一群跟班级的人物正赤裸着上身有说有笑的向这边走来,我的心猛的一沉。那群人一看见我们,迅速开上车溜之大吉。我们进去后,看见她全身赤裸着一动不动的躺在肮脏的地上,美丽的发丝在空中罪恶的飞舞。陆天脱下外套包住她抱起她,向外面跑去。只留下呆滞的我,像做梦一样渴望赶快梦醒。

 

  王惜蕊得抑郁症住院的时候,周暮出现了。他说,对不起,小雨。我对不起你们俩。我看都未看他冷冷的说,滚。他说,帮我向惜蕊问好。我顿时怒火中烧,问什么好!要不是你她会躺在这里?!

 

  时光错乱。我分明看见医院里十七岁的王惜蕊对小杰说,要不是你她会躺在这里?瞧,世事就像一场轮回。

 

  半年后,我牵着呆滞的王惜蕊去营业厅缴费的时候,一个营业员将我的钱收在手里后却一直握着电话有说有笑,压根没有顾及到我。其间我很不礼貌的问了两次,请问充好费了吗?那营业员并不回答,像没听见似的,继续煲电话粥。就在我准备爆发的时候,很久没说过话的王惜蕊将嘴巴里的棒棒糖抽出来扔到那个女营业员的脸上说,问你话呢,你丫是不是抑郁啊?女营业员吓了一跳。我惊讶的看着她。她站起来说,走,咱投诉她。我顿时失声痛哭。营业员连忙说,您稍等,马上就好。王惜蕊拉着我的手出去的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人说,至于吗,不就交个电话费,激动成这样。

 

  曾经陆天要求让他来照顾王惜蕊,我拒绝了。我知道她需要的是我,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尽管在王惜蕊抑郁的时候,我也天天在梦魇里挣扎,但我知道,我若不坚强,她该怎么办。

 

  那个夜晚,我跪在带头的男人面前求他不要带走王惜蕊,他想了想说,跟我来。他带我进了一个包间……他穿好衣服后,我泪流满面的说,现在可以放了她吧?他一脚踹向我的肚子说,你现在已经没用了。说完,开车绝尘而去。我忍住一切的伤痛,拨通了陆天的电话……

 

  可是不管曾经受过多少伤痛,我们都还拥有彼此。我们扎根在彼此的生命里,从来都不曾离去。

 

  文/他们叫我小妖精。QQ:564002412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