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中国黑帮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15 19:41

 (前言)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随着经济的增长,治安混乱、政府腐败、贫富差距大等社会矛盾也凸显出来。一部分人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和高等的社会地位,也滋生了许多中国黑社会组织,中国黑社会呈金字塔形状,最底下是一些马仔,往上是一些骨干成员,再往上是军师,领导成员,而供养这些人的是上面最有钱有势的一些富豪阶级的人物,他们一般靠KTV,夜总会,大型饭店,大型酒店来掩饰自己的经济来源,而实际他们却干着卖淫、毒品交易等违法勾当。当然,每一个黑社会都有一个“靠山”罩着,而这个“靠山”就是政府高官。

(一)

陈海龙是夜玫瑰夜总会的总经理,说是总经理,实际是个打手,这是一家经营自助餐,KTV,舞厅的大型夜总会,里面来的全是有钱有势的大人物。

对他来说拳击是另一份事业,他喜欢击倒别人的那一刻,更喜欢人们为他庆祝的那一刻,只有那时才知道自己的生命里还有他们,小的时候他爸爸教他打拳击的,虽然当上了夜总会的经理每天都要接触很多人,但依然能感受到孤独,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套近乎,却不像拳击赛场那样无条件的支持。

这天晚上,他在办公室里练习着拳击,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是他的秘书小周,小周进来说:“陈总,会议室开会,请您去一趟。”

陈海龙换上了西装革履,系着领带,一双发亮的皮鞋,走出了办公室,舞厅里没有人会知道他是总经理,人们都沉浸在杂乱的歌舞声中,偶尔有喝得上吐下泻的人走过,他也给那些醉鬼让道。自助餐厅就安静了许多,自助餐厅里的服务员看见了他都打招呼:“陈总!陈总!”陈海龙也是向他们招了招手。张丽娜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个人面对面笑了笑后并肩走着……

到了会议室,他看到里面来了很多人,有这个夜总会的各个部门的经理,也有当地的大小官员,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一张长方形桌子占据了大部分,李万成说:“陈经理,坐吧,这回人都到齐了。”说话的是这家夜总会的董事长李万成,这里的一切都归他管,陈海龙和张丽娜找了个靠门的地方坐下来。

李万成说:“这次我希望大家能帮我做掉一个人。”说完,他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个中年男人,身强力壮,他说:“这个混蛋叫王东海,他找人查封了我大连的地下赌场,还有当地的一家夜总会,最重要的是他派人杀了柬埔寨的我一个上线,上线死了,我的海洛因从哪里来?他为了垄断自己的地位,害得我损失惨重。”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人说:“那就让我去吧,随便找几个马仔就能让他见不到明天。”

李万成挥手拒绝了,他说:“不,这回我打算让陈海龙去,陈海龙一直是我最得意的手下之一,我相信你,陈海龙。”

谁都没有注意到王永在一旁偷偷地盯着他,那双眼神有嫉妒,也有不服。

陈海龙一惊,他说:“好,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一名手下把一个皮箱扔在了陈海龙的面前,然后打开,里面是一把狙击步枪和几把手枪,李万成说:“武器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另外,我希望各位领导们能给我开辟一条宽敞的通道。”

从会议室出来陈海龙就被张丽娜拉近了旁边的更衣室,在更衣室里,她搂着他的脖子亲吻着,陈海龙躲开她说:“干嘛?每次我要办事都这样。”

她说:“你可要知道每次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陈海龙笑了笑说:“我每一次的成功不是靠天注定,而是靠准备,我们就是要趁敌人没准备的时候下手,你刚才也看到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我就是那个人。”

早上,龙腾酒店门口前热闹极了,有鸣礼炮的,也有放鞭炮的,酒店门口的左侧是个大舞台,上面有舞狮表演,看得下面的观众不停地鼓掌。在舞台上面,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热烈庆祝龙腾酒店十周年店庆。

突然,陈海龙如幽灵般出现在了酒店对面的一栋高层住宅楼上,他拿出了一把狙击步枪瞄准了舞台。而现在舞台上的表演已经完事了,王东海赫然出现在了舞台上,他穿着一身西装,旁边没有跟着人,陈海龙拿出他的照片再次对照了一下,只见王东海走到了舞台中央,舞台中央趴着一只刚才表演的狮子,王东海拿起毛笔,在狮子的眼睛上轻轻地点了两下画出了眼睛,那只狮子突然站起来,然后狮子里的前面的人站在后面的人身上面向观众,从狮子嘴里吐出一条横幅垂到地上,鞭炮声再次响起,那狮子嘴里叼着的横幅上写着:“辉煌腾达!”

观众们再次响起了掌声,就在这时,陈海龙猛地端起了狙击步枪,对准了他的头就是一枪!王东海先是一惊,血从他的脑门前流淌了下来,他的枪带着消音器,周围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开枪,接着,又是一枪打在了他的胸前,血从胸腔里喷了出来,王东海的手下看到他倒下去急忙冲向台,将王东海围了起来,一名主持人抢过话筒说:“非常抱歉,董事长王东海最近过度劳累,可能需要休息一下,不过我们的活动照常举行。”

陈海龙把那狙击步枪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倒上汽油,用打火机点燃了垃圾桶。陈海龙坐在楼边,他往下看了一眼,这是二十多层楼,他毫不在乎地把绳子扔了下去,然后双手戴着手套,腰上缠着安全带,沿着楼的墙面垂直朝下飞了下去,那速度极快,仿佛一颗炮弹从空中掉落一样,绳子连在安全带的声音不停地作响,跳到了一楼门上方的一处凸出的平台上,他解开了绳子,然后从平台上跳了下去。

就在陈海龙落地的时候,一名带头的穿西装的人带着十几个人拿着手枪追上来了。

陈海龙在停车场走着,突然他身后窜出一些人,那些人见到他就开枪,陈海龙急忙拿出腰间的手枪进行还击,然后,他躲在一辆车的副驾驶门前。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他脱掉外衣一下子扔了出去,瞬间被身后的人枪林弹雨打成了一块碎布,陈海龙猛地蹲着朝后面开枪,打死了两个人,然后,他一边开枪一边向不远处的楼拐角跑去,他一口气打光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然后,躲在拐角处换了一个弹夹,他满头大汗,呼吸沉重,他低头一看,原来,他腹部刚刚中了一颗子弹,血已经染红了白色的衬衫,但还在往外流着。

他伸出手朝后面连开了几枪,后面的人立刻都趴在车后面掩护,然后立即朝他开枪,子弹在他旁边的墙壁上擦出了几串火花。

那些人的带头的挥了挥手,他们便悄悄地向前挪动,他们端着手枪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慢慢地转向了那个拐角,他们发现地上的一滩血,却没看见人的踪影。

这是一栋破旧的老楼,里面阴森密布,几乎都没有几个人,整条走廊响彻王永的脚步声,他心里数着门牌号:“606,607,608.”当走到608的时候他停下来,然后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刚一进去脑袋后面就被一把手枪顶住了后脑勺!

(二)

陈海龙用枪指着他说:“为什么没人来接应?”

王永转过身说:“你要是相信我就赶快跟我走,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

果然,刚才那名穿西装带头的人带着十多人拿着手枪已经追到了这栋楼里,那个人走到六楼的时候,细心地他发现了地上有一点血迹,他说:“就是这里。”

然后,他们悄悄地在六楼里寻找着,当他走到608的时候发现门锁有撬动的迹象,他挥挥手,其他人都围了过来,用枪指着608的门,然后楼道里“砰砰砰!”响起三声枪响,他们一脚踹开了门蜂拥冲了进去,可当他们冲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屋里没有人,屋里有一张大床,床上有一些带血的绷带。

陈海龙王永两个人坐着车离开了,王永开车,嘴里叼着烟,陈海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王永把烟塞进了陈海龙的嘴里说:“你也抽抽吧,听说受伤的人会有好处。”

陈海龙拿下烟说:“那你希望我死还是希望我活啊?”

“活着来到这个世界,就别想再活着回去,世间万物都需要更新换代的。”

“外面的人想进来混,里面的人出不来,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说什么都不会走今天这一步的。”

王永把车开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然后,随便找了个空位置把车停在了里面,他说:“你现在这等一下,你不能去医院,我联系了一位医生,我去叫他过来。”说完,他就走了,留下陈海龙一个人在车里,陈海龙抽着烟,看着外面,突然,他发现四周有很多人都在盯着他,先是前面双手插兜的人,然后是等公交车的,还有穿西装手拿一些文件打电话的人。陈海龙感到事态不妙,偷偷地打开了车门,钻到了门前的另一辆车底下,然后就一直向前爬。

突然,刚才他注意到的那几个人都围了上来,他们纷纷从衣兜里拿出手枪,还有刚才打电话的人从他手里拿的那些文件里拿出一把手枪,几个人围着王永的车一顿乱开枪,四周的车玻璃接二连三的被打碎,周围的群众吓得直叫,惊慌地奔跑着。可是,当那几个人停止开枪的时候却发现车里已经没有人了,只留下一车的狼狈。

早上,张丽娜刚刚开完早会,她刚一进入自己的办公室,王永立刻把一朵水晶的玫瑰花举在她眼前笑着说:“喜欢吗?”

张丽娜完全不理他,坐在了电脑前,王永收起手中的玫瑰花大声说道:“你还惦记那个废物,我现在只要吩咐一句手下,他就永远的消失了。”

张丽娜眼睛离开电脑看着他说:“就凭你这样的极端主义,你永远都比不上他。”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他?”王永已经焦头烂额了。

“人真的是很复杂的动物啊,你可以平白无故对付你嫉妒的人,而我又可以平白无故爱上一个人。”

“如果他永远都消失了,那你不是没人可以爱了吗?”

她站起来把脸凑到他面前说:“如果他死了,我活着就没什么意义了,那样的话,我就会更玩得开。”

和王永吵完了以后,张丽娜就坐在电脑前整理她的业务,过了很长时间,她打开了自己的抽屉,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捆钱,上面的纸条上写着:“小心公司有内鬼,和他远走高飞——李万成。”

陈海龙用树枝打扫着父亲的坟墓,在这山坡上只有他一个人,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他堆起了几根柴火,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它们,火焰瞬间照亮了他整个人,向四周闪闪发光。

这时,在他身后走来一个人,他猛地转身一看——是张丽娜,腰间握着手枪的右手逐渐地放松了警惕。

隔着很远,陈海龙就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到现在还在思念你爸爸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那我要是不在这呢?”

“你总不能一辈子都不来你爸爸的坟前看看吧。”

说话时,两个人已经并排坐在了火堆旁,张丽娜接着说:“现在不是你我能说了算了,改天我们就离开这里吧。”

陈海龙听得一愣:“我们?”

“是啊,你不想跟我走吗?你看看这个,这是李万成给我的。”张丽娜拿出了那两困钱给他看,他注意到了困钱的纸条上写着那几个字。“还有这个。”说完,她拿出了一袋面包和一瓶矿泉水,陈海龙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张丽娜惊讶地看着他说:“你多久没吃东西了?”

他一边喝水往下咽一边说:“两天。”

等他吃好喝好了以后,两个人又坐在了火堆旁聊了起来,张丽娜问他:“你还是不想走吗?”

陈海龙一脸无奈地说:“真的很难办,我父亲已经离开我了,现在恐怕连在我心底最后一丝印象都没有了。”

张丽娜静静地听着他说:“小时候我梦想成为拳击手,我很羡慕那些选手能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梦想,而我父亲也是一名拳击手,他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的偶像。从小他就训练我成为拳击手,可是自从他右臂受伤了以后就再也打不了拳击了,他成为了一个废人,整天赌博,为此,他还欠下了高利贷。有一次,那些人在我的学校门口等着我,他们想绑架我,但我刚走出校门我父亲就一把拽起我就跑,那天晚上,我们还是被他们抓住了。”说到这里,陈海龙已经满眼的泪水。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和父亲被他们关在了一栋小屋子里,父子俩趁没人的时候解开了手上的绳子,正要逃跑的时候他们和那些人撞了个正着,他父亲和他们厮打起来,一边打他还一边喊:“快走啊……快啊……”可是年小的陈海龙却挪不动步,他父亲仍在拼命地大叫着:“快走啊……别管我……”

陈海龙咬紧牙关转身就跑,身后赫然传来了几声枪响,父亲的声音从此消失了。

“我父亲当年是个流氓,没想到我会步入他的后尘。”

张丽娜问他:“那你和你母亲呢?”

“我爸爸死了以后我们娘俩就四处借钱换完了高利贷,可是那些黑社会仍然不依不饶,我们就四处告状,走了很多地方,根本就没人理我们,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们当年是有人照着,所以我们是告不了他们的。几年以后,我母亲得病死了,而我,我再也不想让别人看不起。”

这几天,王永一直在调查陈海龙在哪里,现在,他终于知道了张丽娜这些天经常去找他。他把一名手下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张丽娜的车的照片告诉他:“这辆车,不管里面坐着什么人,格杀勿论!”

早上张丽娜急匆匆地跑到陈海龙山上的小屋,并且告诉惊慌地他:“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三)

宽广的公路上,陈海龙开着车,副驾驶坐着张丽娜,陈海龙说:“我们怎么走?就这样开着车离开吗?”

“我想坐火车,因为火车可以安全一些。这辆车是别人的,他们会在火车站等着我们。”

“那好吧。”陈海龙把车开到了火车站,然后他告诉她:“我先去买票,你在这别乱走哦。”

说完,他就出去了,张丽娜一个人留在车里等待着。

陈海龙刚走没多久,几名骑着摩托车的社会青年就来了,他们染着各种颜色的头发,两个人骑一辆摩托车。张丽娜还在车里等着,这时,她注意到旁边来了一辆摩托车,她看向他,那摩托车骑手往张丽娜的车底下扔了一个东西,然后高高兴兴地说:“美女,拜拜!”

突然,一阵巨响伴随一朵巨大的蘑菇状烟雾在摩托车骑手身后升起……那辆车被炸得腾空而起,在空中竖着翻转一百八十度,然后四轮朝天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附近的两名路人被当场炸死,紧接着,又是几声爆炸从车里传出。

火车站的人很多,人群如泄洪的水一样,四处逃窜,几名特警也过来维持秩序了。而那几名摩托车骑手拿出手枪朝人群开枪,他们趁着混乱逃走,但一名特警果断向他们开枪,一连串的枪声响过后那两名摩托车骑手就倒在了地上,但是还有两个摩托车的人在人群中,仍在四处开枪,那两名特警向群众喊:“快趴下!都快趴下!”

可那两名骑手突然脱掉了外衣,瞬间引爆了身上的炸弹,巨大的爆炸将人群炸得到处血肉模糊。就在那两名特警身后,又有一名摩托车骑手过来,往他们的车上扔了一个包裹,然后笑着说:“哈哈,走喽……”当那两名特警反应过来的时候,火焰瞬间吞噬了这附近的很多人,不少人躺在地上捂着断手断脚满地打滚。而刚才那名骑手逃跑时正好和刚来的警察撞了个正着,那些警察迅速连开数枪,一阵枪声过后,人群散开,留下了那两名摩托车骑手的尸体……

陈海龙走出售票室看到了车子着那么大火,他自己也惊呆了,他跑过去脱掉外衣扑打着车上的火,最后连他的外衣都烧着了,几名警察跑过来将他按倒在地上,可他却依然在喊:“你们快救人啊……车里面有人……”一些警察拿着灭火器来灭火,但是火势太大了。

那段时间,电视、互联网媒体不断抨击黑社会盛行,草芥人命,当地治安环境差。

陈海龙被警察带进了公安局里,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了,他们还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陈海龙跟爆炸案有什么关联。此时他被关在了审讯室里,手上带着手铐子,这时,一名警察开门进来了,他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旁边的两名警察说:“组长,你来啦。”

原来他是组长,组长问:“知不知道是谁要害你们?”

陈海龙说:“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看样子,这应该是黑社会斗争的事件吧。”

“可我真不知道。”

组长笑了笑说:“我真佩服你们这些江湖人,如论何时都要遵守江湖规矩,即使对方是你的仇人。”

没多久,陈海龙就放出来了,他走出派出所的门时候,看到远处站着一个人,穿着西装,手里拿着一个皮箱子,他看清了,对方是他的秘书小周,小周把他交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跟他说:“龙哥,跟你说件事,其实你父亲是李万成杀死的,是王永公布出来的,他想告倒李万成,然后取得夜玫瑰的经营权,王永侵吞了所有人的工资,等他拿到了夜玫瑰的经营权,所有的血汗钱都化为灰烬了。”然后,他打开了手里的皮箱接着说:“为了给你父亲报仇也好,为了张丽娜也好,我恳求你现在回来吧,现在夜玫瑰就要乱成一锅粥了。”他的皮箱里装着一箱子钱!

这段时间,夜玫瑰发生了大规模的讨要工资的抗议活动,一千多人举着横幅来到夜总会的门前,准备着一场大战的来临。

王永在办公室的窗户往外看,那些人扯着嗓门喊:“还我工资,王永下台!”他们周围是严阵以待的保安公司的人,手拿盾牌和警棍,头戴钢盔,身穿保安制服。王永在办公室里笑着转过身对身后的人说:“今天死人了也算白死是吗?”

一个中年人说:“是的,我已经清理的媒体记者,而且也给领导送礼了,就算死人了,也神不知鬼不觉。”

王永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点燃了嘴里的烟,楼下的保安公司的人“啊……”地大叫一声一窝蜂冲了上去,有的人被打倒在地上,有的被打的满头是血,还有的好几个人围殴一个人。王永笑着说:“呵呵呵呵,我就喜欢这样,毫无底线。告诉他们,打死一个奖八百。”

楼下的一个人用大喇叭喊:“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一个提成八百块钱。”

很快,这些保安人员就把那些要工资的人都赶出了夜总会的大门。

此时夕阳西下,半边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山顶没有高楼大厦,夕阳散发的金光可以染红四周。陈海龙拿着那箱子钱,四周张望着,不会儿,一辆汽车停在了他的面前,陈海龙把手里的皮箱递给他,他也给陈海龙一个装满东西的麻袋,双方都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然后那辆车就开走了,消失在深蓝色的天边中……

回到了他临时租的宾馆,陈海龙放下了手里的麻袋,他把那一麻袋的东西都扔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发亮的AK47、散弹枪、手枪,都是真家伙,还有数不尽的子弹,他把所有的子弹都装进了枪里,然后手枪全都插进裤腰带里,还有一把AK47,他安装好子弹后瞄准了一下,一切蓄势待发!

(四)

凌晨,天刚微微亮,王永戴着墨镜站在飞驰的船头,除了他这艘船还有三艘,他们全是一群手持重武器的雇佣兵,远处就是李万成的别墅,它坐落在一个小岛上,外面站着几十个带枪的保镖,其中一名保镖看到有几艘船驶来,他问旁边的人:“他们是谁?”

突然!“嗖……”一声刺耳的声响,一颗火箭弹飞过来将几个人炸成了碎片,其他保镖都掏出了枪开枪,但王永身后的人一同拿出各种大大小小的武器开火,火光在身边“嗖嗖嗖嗖……”像雨点横着飞着,那些保镖在别墅的二楼窗户向外开枪,一个强壮的外国雇佣兵扛起火箭筒“嗖……”地就是一炮,别墅的一侧窗户几乎全震碎了,然后他双手端着机关枪向别墅的二楼从左到右横着扫射,一名雇佣兵端起了榴弹发射器,对着别墅开火,“咚咚咚咚咚咚……”爆炸将那些保镖炸得四处逃窜,有的被炸飞好几米高,还有的人在空中就碎成了好几片,别墅前的汽车挨个被爆炸弹了起来……一辆……两辆……三两……四辆……

那名手握着榴弹发射器的雇佣兵兴奋大叫着:“哇……太过瘾啦!哈哈!”

突然,临边树林里的鸟儿惊慌地飞出了树林,别墅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一种声响,然后,一架直升机“哒哒哒哒哒……”地飞了出来,那些人惊慌失措,拔腿就跑,可直升机驾驶员的拇指轻轻地按下了按钮,一串串火箭弹如流星一般挥洒出去,爆炸出来的火焰将周围染成了金黄色,别墅四周都是火焰熊熊燃起……

王永带着这些雇佣兵登上了岛上,其他的保镖逃的逃,死的死,他们闯进了李万成的家里,有几名雇佣兵跑到了王永的前面,他们把李万成从屋里面抓出来,这栋别墅共有二层楼,楼梯在中央大厅的左边,王永和身后的一群雇佣兵走上来。

他们把李万成按在了地上,王永站在他面前说:“夜玫瑰的经营权在哪?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动手!”

李万成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是说我总不如陈海龙吗?现在我就想让你看看,等我取得了经营权,把他踩到脚底下。”

“你别想得到经营权,你也永远都无法打败陈海龙。”

“为什么又是陈海龙?”王永有些抓狂了,突然,他抬起枪打穿了李万成的一条腿,李万成趴在地上“啊……”地大叫一声,蜷缩成一团。这时,一名雇佣兵拿着一沓四开的纸说:“找到了,夜玫瑰的印章都在这。”

王永立刻笑了,然后蹲下来跟李万成说:“看见没有?老天让我干掉陈海龙,我就让你先下去给他开路!”

突然!一颗火箭弹扎到了王永旁边的门框上,一团泥土碎渣溅到了王永的脸上,他的左耳朵被震得一阵疼痛,他“啊……”地叫了起来,他们一看——陈海龙赫然从窗外跳了进来。

他拿着一把AK47,腰间插着几把手枪,身上还背着一个包,他一进来就端起AK47扫射,王永身边的雇佣兵接二连三地中枪,而王永一慌张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李万成也急忙向后退好几步。陈海龙在二楼的扶手后面向下面扫射,而楼下的雇佣兵也长枪短炮地向他开火,陈海龙拿起他随身的包,打开包一股脑地将里面的东西全都甩到了楼下,楼下的人定眼望去——那是一颗颗高爆手雷。没等那些雇佣兵跑出去,爆炸就在四周绽放出一朵朵红花,整栋别墅像地震一样颤动,火焰如海啸一样将人都裹了进去。

王永一下子跳到了一个沙发后面,双手抱着头,灰尘和碎土渣泼到了后脑勺上……爆炸过后还剩下几个雇佣兵了,王永从衣服里拿出对讲机说:“乔治先生,帮我干掉他!”

他刚说完,那架直升机再次飞了起来,直升机飞到了别墅二楼的窗前,陈海龙看到了直升机,直升机上面的人也看到了他,然后上面的机关枪赫然响起,子弹几乎成一条直线射进来,陈海龙弯着腰在二楼的走廊里奔跑着,后面的火线不停地追赶,他跑到了二楼最里侧,然后又从最里侧再往外跑,跑到了扶手边上,一翻身从二楼跳到了一楼的沙发上,他看到地上有一个火箭筒,而此时,外面的直升机也飞低了,他拿起火箭筒对着外面“嗖……”火箭弹发射出去,火箭筒的后坐力将躺在地上的他弹出半米多远,那直升机中弹后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火焰掉在了地上……

陈海龙用AK47打死了剩下的那几个雇佣兵,然后他一边扫射一边往楼上跑,到了二楼和李万成会和,王永追了上去,但陈海龙逼着他不让他上楼,王永就突然扔出一个炸弹!陈海龙一看是炸弹急忙将李万成扑向了旁边的房间里,然后用脚关上了门……突然,一声巨响将门炸得飞了进来。

王永已经上来了,陈海龙猛地站了起来对着他开枪,几颗子弹飞过去打穿了王永的右肩膀,还有一颗打进了胸膛里,然后,他向后缓缓地倒下了……

突然,陈海龙用手枪指向了李万成,他说:“我是来为我父亲报仇的!”

李万成先是一惊,然后他又说:“人总要有一死,但关键是死在谁手里。”

“要怪就要怪你不够细心,为什么你的犯罪证据会到王永的手里?”

“我知道我今天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这个屋子了,所以,你开枪吧。”

这时,王永拿着机关枪悄悄地在陈海龙的后面跑了上来,李万成右手伸进衣服里拿出一把手枪,陈海龙一枪打在了他的手臂上,他说:“王永……”

突然,王永的机关枪响了起来,无数颗子弹钻进了陈海龙的体内,他整个人瞬间就成了一个血人,浑身上下都在往外喷血,他大叫着转过了身,王永一边开枪一边大叫着,最终,陈海龙倒下了,王永的机关枪也没子弹了,王永高兴地咆哮着:“我杀死陈海龙啦!我杀死陈海龙啦!”

李万成爬到了陈海龙的身边,他身上还有余温,趁着王永得意忘形的时候,李万成将他手里的手枪放在了陈海龙的手上,对准王永“砰!”一枪打穿了他的身体,王永愣住了,然后,又是一枪打在了他的头上,他的头惯性的向后面仰去,最终整个人都向后面仰了过去,可他后面是楼梯扶手,他从楼梯扶手上翻滚了下去,他脸朝上,垂直地往下坠去,正好砸在了楼下的玻璃桌子上,玻璃桌子在他身后像翅膀一样向四周散开……

(尾声)

陈海龙眼睛里的光逐渐散去,他想起父亲小时候说过的话:“打拳虽然是搏击运动打到对方,但一个真正的拳击手他在意的不仅仅是击倒对方,而是享受这其中的乐趣。”而王永忘掉了两个人当年一起开香槟吃饭、唱歌、一起教训人。他还想到父亲说过:“做人就像打拳击一样,有的时候我们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最终的目的不是干倒对方,而是一起享受成功带来的乐趣,以求共赢。”

作者qq:646536601,欢迎与各路高手交流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