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奉旨填词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10 20:20

 黑夜如水,灯火如风,秋天的城市,凉凉的空气抚着她的脸,此刻,她坐在那高高的楼上,眼泪像一串遥远的记忆在她的脸上和心里流淌,流淌的泪水淹没了她追逐的爱,和她想看清的脸。然而那些在似梦非梦的世界里的映像,总是像那水中飘过的落红一般不可捉摸,只是留下一些朦胧的紫色光线在心里随意编织。

脂粉的香味和眼泪一起安静地飘散着她的忧愁,明眸更明,而愁眉更锁,那白皙的脸随着抽泣慢慢颤动,小小的下巴如何禁得起岁月的褶皱?如云的丝发旋在头顶,如烟的发髻闪烁着夜的静默,那乌黑的愁丝如何禁得起思念的折磨?香颈细长,那悬在耳垂上的玳瑁泛着翠绿的星星一般的光泽,那碎花衣领如何裹得住秋天的寒情?

青玉静静地坐在楼上,窗户开着,窗帘随风摆动,窗外的夜市依然热闹,这些喧嚣没有让她的心情变好,相反,却变得更糟。她紫色的长裙在烛火中轻盈而透亮,那优美的身躯柔软地摆放在座椅上,她一只手拿着手绢撑着下巴,一只手拿着一只玉簪在桌上轻轻把玩:柳郎啊我的柳郎,你是否已经在返回的路上?

“青玉——这么晚了还亮着灯,我们可耗不起啊?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官宦大家啊,我们的钱可是一分一分省出来的。”老鸨说着话,没有敲门就冲了进来,青玉没有理她,她进门后继续说:“哎呀,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哭哪门子呢?听说那柳七郎别看作词有一套,在皇上那里可是一分不值,哪天一不小心写了不该写的话被杀了头也说不定。人这一辈子别固执。我们都是靠身子吃饭,一天换几个男人,任命吧。你瞧瞧人家玫瑰,一天接客无数,挣了多少钱,如今香车宝马,出入官宦,要什么没有?”

青玉不想再听老鸨聒噪下去,于是轻启朱唇:“妈妈别再说了,我何尝不知道这些俗世的道理,我只不过看看热闹罢了。这就安睡,不劳您担心!”

老鸨见青玉如此说话,心也就放下七分了,心想明天还得招揽客人,于是出门而去,随着一声哈欠,了无身影。

第二天,天气晴好,街上又热闹起来,江南的这个时候,梅雨尚未到来之前,杨柳堆烟,人群熙攘,车如流水马如龙,热闹异常。今天不知道什么事情,又是鞭炮,又是锣鼓,青楼上的烟花女子们探出头来大喊大叫,一些正在演凑琴瑟的姑娘们也都停了下来踮着脚从楼上往下看。

只见一个大约20多岁的男子,文人模样,头上裹着素巾,手拿一把扇子慢着大大的步子,萧然而来。

“吆,那不是柳七郎吗?!不会是考中状元了吧?!看那神气的样子,早知道这家伙有才,如今果然高中。”

“哪里的话,你见过这模样的状元吗?早听说了,这家伙得罪了皇上了!”

“你们都不知道,这家伙写了反词了!幸好我大宋开恩,才免死罪。”

柳七郎在街上晃荡够了,冲着青玉所在的春风楼而来。老鸨出门迎接:“吆,这不是柳相公吗!?怎么?要做官了?是不是发大财了?”

周围的人围了上来,老鸨一看,门都要挤坏了,于是大吼起来:“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一看就没见过世面。如今柳相公当了官发了财,来我们春风楼,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们当年施舍仁义嘛,柳相公知恩图报,真是善哉善哉啦!”

柳永笑道:“我何德何能,诸位乡老抬爱我啊,我今天来,不过是想见见青玉姑娘罢了?”

众人见柳七郎搭话,于是插嘴问道:“柳相公进京赶考,当了什么官了?以后可不能忘了咱一起受苦受难的乡亲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柳永笑道:“哪里哪里,我并非有一官半职,也未有金银财宝,不过是放鞭炮敲锣打鼓祝贺自己回家罢了!”

众人唏嘘。

柳永来到大厅内,春风楼被挤了个水泄不通,楼上楼下都是人,老鸨一看人这么多,心想,今天虽然消费的人少,但是以后来客恐怕会越来越多,真是“秋风得意“啊!

柳永坐下,端起茶壶饮了,方才说道:“我如今归来,虽然没有官职没有金银,不过这也是奉了圣上的旨意,考试过后皇榜上并无我姓名,一个考官告诉我:‘皇上说了,你不是自称“白衣卿相”么,那就填你的词好了,当官的事情不用想了。’诸位评评,我柳永如今又来,出入这歌楼市肆之间,以作词为职业,是不是奉旨填词啊?”

一些人附和道:“是,是,那当然是!”

后来,大家看够了热闹,想想,这柳七郎不过一个浪荡文人罢了,填词方可以找找他,儿子升学发财走后门之类的事情,恐怕也用不上他喽。于是到傍晚时分,人散的差不多了。柳七郎一路疲惫,不想午饭过后狂饮大醉,竟然一觉睡到傍晚,醒来时,周身安静,金兽飘香,如在仙境。

他睁开眼睛自言自语:“我这是在哪儿?”

青玉道:“相公如何醉成这样?听说你自称‘奉旨填词’,也究竟不知道你如今处境如何?”

柳永这才明白过来,想起进京赶考的荒唐经历来,不觉伤心起来,堂堂七尺男儿,如今却只能寄檐青楼,就是因为一首《水龙吟》,竟功名不就,如何面对父老?昔日街道上的同学朋友,以及往日里相好的歌女青妓将如何看我柳七郎呢?人生在世,惶然如梦,我柳永命途多遄,时运不济,岂不成了前朝李贺?

青玉见柳永沉默不言,知道柳郎心情不悦,想到伤心的事情上了,于是走到七郎身边,安慰道:“男儿做事,理当果决,何必为那些俗事伤心劳神呢,昔日七郎你那么潇洒,在这市肆之间,哪个歌女没有唱过七郎填的词?甚至在乡间小城,七郎也是朗朗有名。如今如此惆怅,不知道是为何呢?”

柳永忽然大哭不止,青玉上前将七郎抱在怀中,也流起眼泪来,她太了解七郎了,虽然平日里看似那么洒脱,内心的痛苦外人怎么会知道呢!自从她认识七郎以来,就深深地爱着七郎,七郎结识其他歌妓,她曾伤心痛苦过,可是一看见七郎那消瘦而棱角分明的脸孔,一切伤心和痛苦却忽然就烟消云散了;后来七郎进京赶考,她一直耐心等待,思念如泪,长流不止,知直到今天七郎归来,她本想一起高兴一番,哪里想到竟然还是痛哭流涕。

柳永在城里闲逛了几天,终于做出决定,男儿志在四方,何必守在这里呢?然而,青玉又该如何离别?香席——刚刚认识的红颜也要就此离别吗?自己是绝对没有钱帮她们赎身的,再说以后流浪何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能让她们跟着自己受苦呢。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