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 正文

友情岁月(二)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1:10

        日子一天天过着,我心里对小雪越来越没底气。我和啊正一起学的剪头发,他学的速度比我快不少,弄得我好丢面子,不过小雪并没有因为这个而看不起我,这让我很温暖。而啊正也没对我报以鄙视的态度,而是很友善,弄得我感觉很惭愧。

       我们三个来到发廊大概3个月了。这天,有两人过来收保护费。我看到有客人便迎了过去,在发廊呆了三个月,人变得没那么木讷了。我还没说话,那两人就嚷道:“叫你们老板出来。”

       我楞了一下,就去叫老板了。这时候我跟在老板后面出来了,啊正也出来看看热闹,看看哪位客人那么嚣张嚷那么大声。郑兴一看见那两人就马上堆起笑容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把李爷给来了,是什么风把李爷给吹来了?”郑老板一招手,我赶紧去倒水去了。

        那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年纪大概40左右的男子咳嗽了一声后,慢慢说道:“郑老板还是那么风趣,闲话我就不多说了。我这次过来时收保护费的。当时说好了,半年收一次保护费。每月1000元,6个月那就是6000元了。郑老板是做大生意的人,想必不会在乎这些小钱吧。”

       “看李爷说的是哪里话,李爷的吩咐我照做便是。请李爷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来。”

       我和啊正也是第一次听说这里有收保护费的,轻声问了下王师傅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两个人是红星帮的,而这个地方就刚好属于红星的管辖之地,收保护费那是肯定的了。而李爷就是红星帮的二把手。陈红星陈爷才是第一把手。

        一会郑兴马上把钱交给李爷,把李爷打发走了之后,郑兴老板马上破口大骂,这帮吃人的鬼,简直就是恶魔,说完叹了口气,然后对我们大家说道:“尽管他们是恶魔,大家还是少惹他们,得罪了他们,我们这小生意也不用做了。”

       老板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红星帮的一个红毛小鬼来洗头,我看他流里流气的,瘦弱和纵欲过度的脸上显示出了营养不良。那天,他居然洗头的时候调戏小雪。

        小雪顶多是个刚出学校还不满四个月的小姑娘,她哪里见过黑社会了。那红毛小鬼居然抱着小雪,就想扯小雪的衣服。小雪大叫了声,啊正正好路过。马上冲进洗头房,看到那红毛小鬼那猥亵的一面。看到小雪受人欺凌的摸样,啊正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冲了过去两手大力推开红毛小鬼。

        如果是别的客人看到啊正这熟练的一推,多半会悻悻地离去。可这红毛小鬼那是红星帮的,在洗衣房里还有个黄毛小鬼呢,你说这些人知道怕字怎么写么。被推倒的红毛小鬼马上站了起来破口骂道:“小子,你挺有种的啊,我打死你。”

        啊正从小打架到大,现在和这个红毛小鬼打,他也不惧,为了小雪他无论如何都要站出来。两人厮打在一起,打得双眼通红,而这种事情马上传到郑兴的耳朵里。我也马上赶了过去。

       黄毛小鬼见红毛小鬼难以解决,就想冲过去帮忙,两人一起打啊正。啊正渐渐支持不住,双拳难敌四手,我在一旁看得热血沸腾但是心里就是害怕没敢上去帮忙。

       此时,小雪过来拉住我的手,哭着说道:“啊鸣,你快过去帮啊正啊,他是你兄弟啊。”我看到小雪那心碎的表情,我拼了我。我迅速地冲了过去,可是从没打过架的我,被黄毛小鬼打得鼻青脸肿,但是确给啊正腾出了时间收拾红毛小鬼。

       郑兴来到了洗头房,看到了红毛小鬼和黄毛小鬼,他自然认得他们是红星帮的,心想这次捅大娄子了,得赶紧叫他们停手,不然闹出人命,这发廊也开不成了。

       “都住手,都住手。”郑兴说着跑了过去劝架,此时发廊的人也拉住了我和啊正。红毛小鬼嚷道:“郑老板,想不到你这里还养了个狠角色。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带人把你场子给砸了。”

        “红毛,看你说的气话。你敢砸了我的场子就不怕李爷怪罪,我可是按时按量上缴保护费的。不过,我会给你个交代的。你等一下。”郑兴微笑说道。姜还是老的辣,混迹于江湖,没有两把刷子郑老板又怎么混得长远呢。

       “啊鸣,啊正由于你们两人违反重大纪律,败坏发廊形象,所以我决定解雇你们俩。而小雪扣半个月工资处分。”

        啊正抹了下嘴角的血迹,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我还不稀罕留在你这里。”说着就拉着小雪的手往外走。我自然也跟着。此时,郑老板假惺惺地道:“小雪是可以留下来的,我并没有开除你。”

        “小雪别理她,我们走。”啊正拉着小雪的手不放开,我自然跟在后面,我此时非常害怕要是小雪不跟着我们走怎么办,所以我是善后的。幸运的是我们三个人都离开了发廊。

       离开发廊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又开始流浪了。手头上大家都攒了点钱,够过一段时间了。于是大家想好好地找份工作。于是,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又租了个单间,小雪睡床上,我和啊正睡地上。

       可是,自打我们得罪了那黄毛小鬼后,找工作便得异常艰难,去哪个发廊老板都不敢收我们。我此时觉得我们被孤立起来了,特无助。而且只要红毛小鬼一看见我们,必然不会放过我们。

       那晚,我们三人吃过晚饭后,大家呆在房间里想以后怎么办。大家沉默了好久都没有出声。回家是不可能的,才出来5个月现在回去岂不是很丢脸。可是找工作又难,怎么办。

        后来啊正说他想进红星帮,我和小雪听了就傻了。我当时就反问他:“啊正,你傻了,你进红星,你不知道那黄毛小鬼对你恨之入骨啊。你进去不是自找麻烦。”

       “啊鸣,那你说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只有我进了红星帮,那帮人才不会为难我们。而且,我也可以赚好多的钱给你们。”

        小雪哭着说:“我不同意,我不让你孤身犯险。”看着小雪那心碎的摸样,我醋意大生,我大喊道:“啊正,以前都是你站在我们前面为我们遮风挡雨,这次我来替你们遮风挡雨,我去进红星帮。”

        “啊鸣,你说什么糊话。里面多危险你知道么。出来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这副身子我怎么放心你去呢。不行,我决定了,就我一个人去。你们明天都呆在这里。啊鸣你照顾好小雪。”

        也许,那晚我应该听啊正的,如果我听了啊正的话,也许我们会走的是另一条路。当时,我知道我不能让啊正老站在我的前面,我也要让小雪看看我啊鸣也是很了不起的。

       在啊正出去了之后,我找了个借口说出去买点东西,叫小雪留在房中千万别走开。我去找黑社会去了。可上天给我开了个玩笑,我跑了老远去找,居然去找到了蓝星帮的分部,当时我也没问,直接过去就说:“这里是黑社会么,我想加入黑社会。”说完,就有个人带我进入内堂。

       等我进入内堂之后,我跟了个老大之后才知道我加入了蓝星帮,我知道我选择错了,可我当时没得选择。加入帮派后,背叛帮派者会被众兄弟乱刀砍死。至今,我的左臂上还留着一个蓝星帮的狼头标志。

       等我回去的时候,已经看见啊正在房间里了,小雪也在里边。我赫然看见啊正的左臂上有个龙的标志。而啊正也看到了我左臂上的狼的标志。啊正骂道:“啊鸣,我叫你好好呆在这里,你居然去加入了蓝星帮。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红星帮和蓝星帮在争夺B市的控制权,准备来一场大洗盘,你知道么。”

       我顿时蒙了,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啊正,你听我说,我只想帮你,我真没想到会这样。”

       小雪傻了,她听出来了,她面前的两个好朋友同时加入了黑社会,但加入了不同的帮派。

      “行了,我想我们想个办法逃出B市吧。这里已经不能长呆了。不然,我们兄弟会手足相残的。快,现在就收拾,收拾完马上就走。”

       啊正说到:“我现在就去买火车票,你们俩在这收拾东西。”可没想到,啊正刚走出楼下,就被红星帮的兄弟叫走了,原来红星帮和蓝星帮的火拼提前了,就在今晚零点。那晚,下起了潺潺细雨,零点刚过那天刚好是6月18日。

       我见啊正好久没回来,吩咐小雪千万不要离开这间屋子,我出去找找。没想到我出去打听下消息的时候,被蓝星帮的人叫了回去。我知道今晚有个火拼,我也知道啊正此时肯定被红星帮的人找去了。

       我想找机会逃走,可是没有任何的机会。此时逃走,那就是临阵脱逃,必受众兄弟乱刀砍死。

       我和啊正怀着坎坷不安的心情等到了零点,此时,红星帮和蓝星帮在长河大街上面对面站着。而小雪在房中流了不知道多少眼泪,她很害怕,我和啊正一个都不在她身边。

        这次火拼,双方用的都是断刀,两边都非常锋利,双方都有200多号人,这场面非常壮观。天上下的细雨慢慢地漂湿了我们的衣服。

        我看到红星帮领头的有李爷,而在前面的想必是陈爷了。我在搜寻啊正的位置,想必啊正也在搜索我的位置。这次火拼,警方没有触动任何武力,他们想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来收拾残局,是想削弱黑社会的力量。

       随着一声杀啊,双方都冲了过去。此时,我已经分不清楚哪个是啊正了。只看见穿了红衣服的就砍,穿蓝衣服的就不砍。我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我都是小心翼翼地保护住自己的小命。血染红了大片的土地,又被水冲进了低洼的地方。我杀得两眼通红,已经忘记寻找啊正了。不是我不想找,而是我已经看不清楚了。

     1分钟后,我已经身重3刀,不过都是皮外伤,对于一个胆小的我来说,有这个成绩绝对算得上不错了。突然有个人喊了我的名字,我睁眼看到是啊正。我和啊正假装较量,想突破人墙跑出去。

      不料,蓝帮的人想杀啊正,红帮的人想杀我。我有几刀根本躲闪不了,是啊正砍了红帮得队员才救了我。而此时,有几个人红帮的人看到啊正窝里反,都想过去杀了他。蓝帮的人也想杀啊正。我抵挡住几个蓝帮的刀,为了救啊正,我拼了。

       接下来可向而知,路过的不论是红帮得还是蓝帮得都想杀我们俩。眼看合围之人,越来越多,而离突围出人墙还有2米。“啊鸣,不要离开我身边,我们一起杀出去。”

       这声音是何等的豪迈,这声音是如此的仗义,这声音把我弄得热血沸腾。

        眼看一步一步突出重围,我中了4刀还好都不是致命伤,可是啊正护着我中了6刀。如果不是我的拖累,啊正应该能安全的突围的,被砍中的也没有那么多。

       我们两人一冲出包围圈,立刻就拼命的跑。5个红星帮的人紧紧追了过来,慢一点的还有5个蓝星帮的在追我们。啊正看着人越来越近,突然喊道:“啊鸣,我掩护你,你先走,替我照顾好小雪。”说完,他跑在了后面堵住了那五个红星帮的。

       我看着他的背影哭了,他声嘶力竭地喊道:“快走啊,不要管我!”我于是继续往前跑,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他被捅了一刀直穿过身体的致命一刀。”

       我大喊道:“ 啊正。”我哭着继续往前跑,因为还有人在追我,而啊正缓缓地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了起来。由于啊正给我拖延了时间,我脱险了。我跑回我们租的那个小单间,看到小雪正趴在床上哭。

       此时,我身上有八、九出刀伤,可是我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我放声大哭了起来,小雪听到我的声音站了起来,问道:“啊正呢,啊正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啊正死了,是我害死了啊正,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用拳头用力打在胸口上,口里吐出一口一口的血,哭着说道。泪水从我脸颊上流了下来。

       “啊正死了,你说什么,啊正死了。”小雪呢喃说道。“啊正,怎么会死,他怎么会死,不,他一定不会死的,我还要等他娶我。不,他不会死的。。。”小雪用力地摇着我的肩膀。

       “啊正现在在哪里,啊鸣你带我去,你快带我去,我要见到他。”于是,我带了小雪去见啊正的最后一面。可我万万没想到,我这样做竟把小雪给害了。

       我们去到的时候,火拼已经散了,路上到处都是血水,好多尸体凌乱地在路上躺着。我和小雪走到啊正的面前,小雪抱住啊正痛哭失声。雨打在小雪的脸上,此时她脸色是如此的苍白。在我低头痛哭的时候,小雪抓起啊正的那把刀,对准自己的喉咙,然后对我说道:“啊鸣,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在我的心里我只喜欢啊正,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哥哥看待。如今啊正走了,我也不想活了,你要坚强地活下去。记得,把我们带回A市永福村安葬。”

       “小雪,你别那么傻了,不要啊,小雪。”我正想过去夺过她手中的断刀,可是她已割向了自己的喉咙,血从她的血管噗噗的流出来,只剩下那个声嘶力竭哭喊的我。

        后来,我带着她们的尸体去火化了后,把他们的骨灰带回了绍兴永福村安葬。那时候,我也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去陪他们,可是我知道啊正拼死才救了我的命,我应该好好地活着。啊正,谢谢你,没有你便没有今天的我。

         啊正,小雪,对不起,如果不是当时我犯的错误,你们也不会死,我是个罪人。

         每年的6月18日,我都会带着两束小黄花去看望他们。15年了,可我还是忘记不了他们,忘记不了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