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 正文

原来他是贼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8:22

  少傥从监狱出来有段时间了,因学历低并有犯罪记录,找工作成了难题。

  这天,正犯愁的少傥看到一个招聘停车场管理员的广告,要求熟悉各种车辆。

  他心里一动,他是盗车团伙的成员之一,对各种车型再熟悉不过了,他找到了那家公司。

  当他吞吐着说出自己的前科时,总经理竟然亲自来面试了。总经理叫顾啸堂,他详细询问了少傥的犯罪过程后,问:“这么说,你是盗车高手了?”

  少傥心里一紧,这下完蛋了!人家找看车的,会偷车的谁敢用啊?

  没想到,顾啸堂竟然让他当场偷一辆。他们来到停车场,给少傥找来他需要的工具,结果不到两分钟,少傥就坐进了车里。

  顾啸堂面露喜色:“你知道我要你做什么吗?”少傥从车里出来:“管理员啊。”顾啸堂笑了:“那只不过是个名称,实际上我要找一个高级保安,如果你愿意,月薪一万,负责这里所有车辆的安全,尤其防盗!你意下如何?”

  少傥乐晕了,一月一万块钱?去哪儿找这样的好事啊?他点头如啄米……

  后来少傥才了解到,这家公司发生了一件怪事——老总顾啸堂的车丢了,就在停车场被盗的!

  他想报警,却接到一个电话:“顾总,你承诺捐助的善款至今没有下文,你一天不兑现,我就偷你一辆车,直到总价达到你承诺的数额为止!”没等顾啸堂说话,电话挂了。

  顾啸堂想过报警,但他不敢报!两个月前,古蕴文化公司拍卖多件古董,引来很多富豪和老板。那次人数众多,不仅仅是对藏品的青睐,更是对山区对孩子们的支持。

  顾啸堂打的是爱心牌,宣传说会把拍卖的钱款拿出50%捐给贫困山区和孤儿!义举得到各方买家的认可,拍卖会比预想的效果还要好!按照公开的承诺,他将要拿出近800万元做善款。但他只拿出15万元在一个小山村盖了几间教室,便对媒体说将持续性地支出善款,实际上他已到此为止。

  没想到,经过两个月,公众和媒体渐渐对这件事冷淡了下来,却突然冒出个小偷来恐吓他,让他懊恼至极!那辆车丢就丢了,只要别把事情闹大捅到媒体上就好,不然要想消除影响,那笔善款非拿出去不可!

  连续四天相安无事,第五天让顾啸堂惊呆了:公司一夜之间被偷了三辆车!

  一个电话打了过米:“现在提倡环保和低碳,估计不久贵公司就会集体步行上下班,到时一定会受到媒体关注的,哈哈。”顾啸堂肺部气炸了,他感觉到了危机,对方不但熟悉车还熟悉他们公司!

  恼怒的顾啸堂找人商量,一位副总出了个主意:以盗制盗,用贼来抓贼!

  这主意和顾啸堂不谋而合:“好!就招聘一名盗车高手做保安!”

  就这样,少傥撞了进来,成了高薪保安队长!

  两天后,一个老头刚走进来,就被少傥拦住了。跟班保安连忙告诉少傥,这个老头是总经理的爹!

  老头看着少傥:“小子,新来的?”少傥毕恭毕敬:“您好大爷,请多关照!”

  老头不客气了:“关照个屁!凡是新来的都要请我老头子喝酒,晚上我在凤凰酒楼等你!”说完,也不管他是否答应,转身走了。

  少傥哭笑不得,只好赴约。

  见了面,老头冷眼看着他:“敢来喝酒?你不怕那边的车丢了?”

  少傥当了队长后,按自己盗车的经验部署了任务,同时把监控镜头的角度做了调整。他非常清楚盗车贼的步骤,这个时段对方是不敢动手的,所以,少傥很有把握地说:“如果这时候车丢了,我引咎辞职,我管你叫爹!”

  老头乐了,高兴地和少傥喝起来……

  突然,少傥接到保安的电话:“不好了,有两辆车不见了……”大惊失色的少傥立刻醒酒了,顾不得和老头打招呼就往回赶。

  顾啸堂铁青着脸也来了,查看着监控录像。奇怪的是,画面上的时间没有间隔,没有可疑人进入停车场,也不见有车辆出入,那两辆车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顾啸堂转过头,盯着少傥:“为什么画面看不到人和车?”

  少傥也有点迷糊,盗车常用的手法是找镜头的死角,在后面把镜头更改了方向再对车动手,这样做一定要在保安犯困的时候。另一个是遮住镜头,这种适合无人的自动摄录机。还有就是提前踩点,把镜头多次弄出故障,在监控人员已经成为习惯后,在对方疏忽时动手……

  他上任花了两天时间记住了所有车的型号、颜色和车牌,现在停车场内的确少了一红一银两辆车。少傥被人家称为高手,却没两天就把车给丢了,还怎么有脸干下去啊?

  顾啸堂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是你熟悉的同行……我是说以前的,不是针对你……”

  少傥明白他的意思,心里很不是滋味。他默默来到停车场丢车的空位查看,然后逐辆车查看,他突然钻到一辆车下面,爬出来后冲镜头挥着手。

  顾啸堂带人跑出来,少傥掏出一张纸递给他,上面有他自己做的每辆车的记录:“顾总,这个贼很高明啊,用最简单的办法把我们都给骗了!他们把停车位置调换了而已,等我们焦点转移之后,他们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再来把车开走!”

  顾啸堂狐疑地问:“那车昵?”

  少傥拍了拍一辆黑色雪佛兰轿车,说:“这就是‘被盗’的那辆红色雪佛兰!”说着,他从车头一处慢慢撕开一角,渐渐全掀开了,竟是红彤彤的车身!原来,对方用的是一种复合车贴,按车型定做,可以严丝合缝地把车身贴成另一种颜色。

  顾啸堂恍然大悟:“这么说上两次的车是这样给弄走的?”少傥摇摇头:“那倒未必,可能直接解码防盗系统后开走的,贼是不会总用一种方法的。对了,地上有少许的拖痕,另一辆应该在对面的车位上。”

  果然,那辆车就在对面!

  顾啸堂对少傥大加赞赏时,少傥却想着心事,他暗暗注意几个保安的脸色,发现他们都带着点慌乱。他心里明白了,但想不出所以然来。

  顾啸堂又问:“那镜头为什么拍不到动手脚的过程?难道镜头坏了吗?”

  少傥说:“这一定是小型摄录机按着镜头的轨迹拍了一遍后,安装在镜头上挡住真正的画面,这是个高明的贼!”

  等顾总走后,少傥对几个保安严肃起来:“说吧,幕后人是谁?车子移位是需要四五个人推的,偷车根本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进来!之前那些车呢?公司开除你们事小,进监狱事大。”

  这一吓唬,一个保安为难地说:“你去问老头吧。”

  第二天,少傥在凤凰酒楼面对老头:“我已猜出是您指使保安做的,昨天你是想拉我入伙吧?但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偷儿子的车?”

  老头叹口气:“你小子够聪明,那我就告诉你!”

  原来,顾啸堂以慈善拍卖为名,事后却没兑现承诺,让老爷子大为恼火,可公司交给了儿子后,儿子翅膀渐渐硬了不再听他的了……儿子的行为落人口实不说,也伤了老头子的心。对儿子劝说不起作用,汽车工程师出身的老爷子就利用专业技能,把几个保安拉过来做了几次培训,开始对公司的轿车动手了。并承诺一旦事发,他跟儿子讲理去,绝不会炒保安的鱿鱼。

  盗车过程就如少傥推测的一样,目的就是让儿子拿出那笔钱救助孤儿。

  少傥还足摸不着头脑:“这样就能逼出那笔钱吗?你真不怕他报警?”老头乐了:“他报警我才高兴呢,我就了却了心愿。我了解我儿子,他不敢!”

  少傥还是觉得蹊跷,拿出儿子的钱就等于拿出老头的钱,为什么一定要帮助山区、帮助孤儿?难道仅仅是为了承诺?

  老头看着他说:“你真想知道内情?好吧,但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少傥知道轻重,郑重地点点头。

  老头眼睛湿润了,因为顾啸堂是个孤儿,是老头从山区抱养的,老头不想让顾啸堂知道他是个孤儿,可又不想让他忘本!劝说无效的情况下,老头知道儿子视功利太重,将来会失去做人的本性,所以才发生盗车一幕!

  少傥考虑了两天后,找到顾啸堂:“顾总,告诉您一个您不知道的事实——您是个孤儿!”

  顾啸堂拍案而起,看到少傥坦然地面对他,他知道这不是个玩笑,他有些震惊了:“你再说一遍?”

  少傥说:“是你爸爸亲口告诉我的,让我保密,但我想有必要告诉你真相……”

  顾啸堂想起半年前,老爷子住院需要输血,结果他的血型不匹配,当时他也没多想,现在看来,这事是真的了!

  顾啸堂听完经过,颓然跌坐在沙发里。少傥说:“顾总,我是个盗窃犯,因为我是个孤儿,从小没人管教才走上歧途的。”

  顾啸堂一怔,没有说话。

  少傥继续说:“您也在走另一条歧途,您已经偏离了该走的路,伤了你爸爸的心……他不想让你知道你是个孤儿……”

  顾啸堂的脸色由红转白,他沉默了好久才抬起头:“能帮我个忙吗?别对我爸爸说我知道真相!现在我才知道,我爸爸为什么至今未娶……”

  第二天,少傥再次约来老头:“对不起大爷,我不能帮您偷车,但我可以帮您偷回亲情!”

  这时,顾啸堂从身后走出来,他脸红了,继而哭起来:“爸,我错了……”

  这句话,让老头老泪纵横,一把搂住了儿子。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