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 正文

女儿的贺礼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8:22

  周六早上8点钟,叶锦圆一起床就看到了上初三的女儿程玉娜留下的字条:“爸爸、妈妈,我今天上学校编辑我们班的报纸,中午我和我的同学一块回家吃饭。”

  叶锦圆见过女儿班级办的报纸,那是一份由本班级学生写稿,班主任组织班上几个爱好文学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轮流当编辑编印的小报。所以,女儿周末出门她也没在意,只是赶紧叫丈夫程志勋起床,可是连喊三遍,丈夫就是不动身。

  程志勋原来是一家企业职工食堂的厨师,半年前,单位食堂承包给了一家餐饮服务公司,程志勋就下岗了。这样,全家的开支就靠叶锦圆一个人微薄的工资。后来,程志勋开始自己做早点卖,但由于没有固定摊位,卫生条件差,生意十分清淡。更让他泄气的是,十几天前城管人员竟把他的早点车没收了。从那以后,程志勋就整天窝在家里做做家务,人是越来越消沉,常常一天都不说一句话。

  叶锦圆知道丈夫心情不好,但聪明伶俐的女儿一向被丈夫视为掌上明珠。于是,她就尽量温和地说:“志勋,快起床吧,小娜的同学中午要来咱家吃饭,你得显显手艺,炒几个菜呀。”这一招果然灵验,程志勋一听妻子说女儿的同学要来做客,马上起床上农贸市场买菜去了。

  丈夫走后,叶锦圆也没闲着,她把家中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直到窗明几净,两口子一个心思:家里再难,也不能让宝贝女儿在同学面前丢人。叶锦圆把房间收拾停当,程志勋也做好了荤素搭配得当、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汤。另外,为了让孩子高兴,他还专门买了一瓶红酒。酒菜虽不丰盛,但这已是程志勋下岗以来,他们家最“奢侈”的午餐了。做完这一切,程志勋两口子不约而同地感到一种久违的孩子似的兴奋。

  十二点刚过,女儿程玉娜回来了。她一进门,就把一束鲜花捧到爸爸、妈妈面前,满面春风地说:“爸爸、妈妈,这束鲜花送给你们。另外,女儿今天还要送给你们一份特殊的贺礼!”

  叶锦圆莫名其妙地说:“小娜,你搞什么名堂?你就要上高中了,可你爸爸又下岗没有工作了,爸爸、妈妈都快愁死了,有什么好祝贺的?”女儿说:“你们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啦?”叶锦圆望了一眼丈夫,问道:“今天是啥日子,好像也不是你的生日啊?”程志勋看着女儿没说话。

  程玉娜又拿出一个纸卷,展开来,是一张四开大小的白纸。程志勋和妻子叶锦圆接过一看,只见上面用红、黄两色蜡笔写着三个大大的彩色美术字“亲情报”。这报纸第一版上头条文章的标题便是“热烈祝贺程志勋先生、叶锦圆女士结婚18周年”。文章幽默风趣,还配有女儿自己画的插图。原来这是女儿利用在学校学到的编辑报纸的知识,为爸爸、妈妈特意制作的,具有纪念意义的“手工报纸”。

  程志勋与妻子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往下看,见二、三版上整版用照片排成一个“心”形,照片是女儿从家庭相册中取出来的,而那个相册早被他们遗忘在箱底啦。为了避免照片受损,细心的程玉娜在每张照片的对角上都覆盖一小片白纸,而后再用透明胶带小心地粘在报纸上。

  第一幅照片看上去有些发黄,那是程志勋和叶锦圆当初相爱时在照相馆里照的。背景画布上是一条小河,两岸花草繁茂,杨柳依依,春燕穿行。他们大概是第一次在一起合影,两人表情都显得羞涩而拘谨。照片下面有女儿写的一段抒情、优美而又不失幽默的文字:

  20年前的一天,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和一位长发披肩的美丽女孩,第一次相约在春天的小河边。这对于我来说,可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因为我从此有了爸爸和妈妈,他们的相会是我生命的起点。

  程志勋和叶锦圆往后看,发现每幅照片都是女儿精心挑选、具有代表意义的。其中一张是女儿4周岁时,他们一家三口在人民公园照的,夫妻俩一人一边牵着女儿的小手,满脸灿烂的笑容。这幅照片的配文是:“快乐有时很简单,快乐就是一家人牵手走进假日游人如织的公园,然后再在路边的大排档上享受一顿热腾腾的美餐。”

  最下面一张照片是几个月前在家里为女儿过16岁生日时照的,那时,程志勋还没有下岗,餐桌上摆放着他亲手烹制的菜肴和宝塔形的生日蛋糕,烛光摇曳中,女儿双手合十,两眼微闭,在默声许愿。照片下面写着:

  如果上天允许我实现三个愿望,第一,我愿爸爸永远自信、开朗、健康、坚强;第二,我愿妈妈永远年轻、漂亮、温柔、善良;第三,我愿我们的家永远充满欢乐、爱与希望。

  看到这里,妈妈叶锦圆眼睛湿润了。在这张稚拙的《亲情报》中,女儿用最浪漫的笔触,最深情的色彩,把一家人温馨往事的点点滴滴,串成了晶莹、闪亮的珍珠。她一把搂住女儿,激动地说:“你真是妈妈的好女儿。”

  程志勋见状也动情地说:“老婆,看女儿的《亲情报》,让我想起许多幸福的往事。你知道咱俩第一次约会时我最想干什么吗?”叶锦圆仿佛忘记了女儿就在跟前,竟带着几分撒娇的口气说:“我怎么知道你那时在想什么呀?”

  女儿打趣道:“爸爸是不是想和妈妈接吻、拥抱啊?”

  程志勋笑笑,对女儿说:“我们那时哪像现在的年轻人呀。那天,我见你妈一头长发瀑布似的在肩头晃动,而且飘散着一股很好闻的香味,就忍不住想去抚弄它,可是一整天我都不敢,还是晚上在梦里才伸手摸了一下。”

  程志勋的话音刚落,叶锦圆和程玉娜母女俩就笑弯了腰。笑声中,夫妻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初恋的时光,而这久违的笑声,也同时让这个黯然、沉闷多日的家,再次洒满了阳光。

  叶锦圆拿着女儿精心制作的这张《亲情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程志勋看看满桌子的菜肴在一旁提醒说:“小娜,你的同学咋还没来,该吃饭了。”程玉娜支支吾吾地说:“我的同学……她可能……”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程玉娜打开门,进来的是她的同班同学、好朋友任冰雯。

  任冰雯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地说:“哇,程玉娜,你太不够意思了,你们家搞生日派对,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害得我连礼物也没准备,就冒冒失失地来啦。”程玉娜小声说:“不是生日派对,今天是我爸爸妈妈结婚18周年纪念日。”

  任冰雯不依不饶地说:“那就更不对了,早知道这样,你们全家一起到我们家饭店嘬一顿不是更好吗?”

  叶锦圆忙招呼任冰雯说:“孩子,这不怪小娜,是我们不想太张扬。赶快坐下来一块吃饭吧。”说着,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红酒。

  几个人一同举起酒杯,任冰雯和程玉娜一家人一一碰杯后,大大咧咧地说:“叔叔、阿姨,我和程玉娜策划的‘一国两制’方案,我爸爸已经同意了,这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吧。”

  叶锦圆一头雾水地问:“什么‘一国两制’呀?”两个孩子叽叽喳喳说了一通,程志勋和叶锦圆夫妇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上一周,任冰雯见好朋友程玉娜一连几天闷闷不乐,就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程玉娜说爸爸下岗后,在街头卖早点,可是,由于没有固定摊位,每天像打游击一样,逢上刮风下雨天,顾客嫌她爸爸的早点车不卫生,早点就卖不出。前几天,爸爸卖早点的车又被城管部门没收了,更是雪上加霜,让爸爸心情郁闷不堪。程玉娜还说,我爸爸要是有一间像你们家那样的小饭店就好了。

  任冰雯说,什么呀,一家不知一家的难处,现在餐饮业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家的小饭店每天也就是中午一会儿有生意,每个月交了房租、税费,赚的钱就所剩无几了。为这,爸爸妈妈把大师傅都辞退了,只留下一个服务员,饭店里啥活都是爸爸、妈妈亲自干。

  两个女孩说着说着,程玉娜忽然说:“我有一个想法,不如咱们两家搞个‘弱弱联合’,早上我爸爸在你们家饭店里卖早点,八点半收摊,不耽误你们家正常做生意,我们家按比例分担一部分房租等费用。”

  任冰雯一听就兴奋地跳起来说:“这是个好主意,你爸爸晚上还可以接着卖烧烤什么的,这叫‘一店两用’,我看和那个‘一国两制’意思也差不多。”后来,任冰雯回家和她爸爸、妈妈一说,他们也同意了。今天,任冰雯就是受大人的委托,来邀请程玉娜的爸爸、妈妈去她家商议这事的。

  程志勋和叶锦圆听后十分高兴,连夸两个孩子聪明。这顿饭大家吃得开心极了。

  饭后,程玉娜带任冰雯去了她的小房间,叶锦圆见丈夫收拾碗筷,自己就端了洗好的水果给两个孩子送去。走到女儿房间门口,她发现她们正小声说着悄悄话。听见女儿说:“……我对爸爸、妈妈说今天有个同学要来家玩,本来是撒谎的,谁知你还真来了……”

  叶锦圆一下子明白了:任冰雯来他们家纯属巧合,女儿今天根本就没有邀请同学来玩。懂事的孩子之所以说有同学来家里做客,是为了让她和丈夫打起精神来准备这次家宴,女儿费尽心机为他们庆贺结婚18周年,目的是要让爸爸从失业的阴影中振作起来,是要让这个家再次充满欢笑、生机和希望。这才是女儿送给爸爸、妈妈最珍贵的贺礼啊!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