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 正文

救不得的毒蛇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13 18:44

 东疙瘩村有个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叫张鹏举,平时走路都低着头,生怕踩死地上的蚂蚁。张鹏举有两个儿子,都在城里,大儿子经营“本草堂”药铺,二儿子在“美味居”酒楼当大厨。
  
  寒冬腊月的一天,张鹏举想去城里看看儿子,溜达着就上了路。
  
  经过一片小树林,张鹏举看到路边蜷曲着一条红花纹的蛇,一动不动,看样子冻僵了。张鹏举停下脚步,动了恻隐之心,心想:好赖是条性命。张鹏举脱下长褂子,铺在地上,用一根树枝把那条蛇挑起来放到褂子上,包好了,把袄袖来回一缠,系了个结,提在手里。张鹏举想到了城外的关帝庙,趁着庙会上卖胡辣汤的炉灰,把蛇暖过来,再送到空旷之地放了它,这辈子算是又做了一件善事。
  
  关帝庙前熙熙攘攘,张鹏举循着吆喝声,很快找到了卖胡辣汤的摊位。张鹏举挑了个合适位子,把包袱放到火堆边。坐好了,要了碗胡辣汤慢慢喝,边喝边注意脚前的包袱,不断用脚尖调整它的位置。他担心离火堆远了没有效果,离近了把蛇烧伤。
  
  张鹏举喝完胡辣汤,看到包袱里动起来,知道蛇醒了。他结了账,提上包袱,往关帝庙后的沙土岗走去。张鹏举来到沙土岗上,慢慢解开褂子袖,往地上一翻,谁知就听“嗖”的一响,那条蛇飞快地蹿了起来,狠狠地咬了张鹏举一口。转眼间,蛇已不知去向。
  
  张鹏举顿时感到头晕目眩,知道大事不好。他脚步踉跄地下了沙土岗,正好看见一个熟人,就大声呼救。那人一看是张大善人,急忙过去问清情况,二话不说,背上他大步流星往城里“本草堂”赶去。
  
  张老大正摆弄药材,见父亲被人背进来,大吃一惊。听那救人的说了个大概后,张老大拿出银针就地抢救,扎了几个关键的穴位,暂时止住蛇毒扩散。张老大又仔细察看父亲的伤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从蛇牙留下的痕迹来看,咬伤父亲的是一种名叫“三日死”的毒蛇,毒液虽没有“五步倒”之类的毒蛇发作得快,但如果没有特殊解药,伤者三日后必死无疑。唯一的解毒方子,就是抓到伤人的那条蛇,把它浸泡在高浓度白酒里,一个时辰后捞出来斩断,在砂锅中焙干研碎,冲在水里让伤者喝下,以毒攻毒,方能解毒保命。
  
  但想抓到咬伤父亲的那条毒蛇谈何容易?张老大找出师父传给他的一瓶香膏,取了三钱放在碗里,又用银针刺破父亲的指尖,挤出十二滴血,将血与香膏和好,带着一个伙计来到了沙土岗上,把那只碗放在地上。如果咬伤父亲的那条“三日死”还在两里地之内,它闻到香膏和人血的混合气味,会被这种气味吸引,爬过来舔食。只要它的舌头一舔到香膏,里面含的麻药就会让它立即失去知觉。
  
  谢天谢地,那条蛇没有走远,就蜷曲在离香膏碗不远处一个沙洞里避寒。张老大和伙计刚在一棵歪脖子柳树后藏好,蛇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气。“三日死”禁不住兴奋起来,它伸展了下身子,不顾再次被冻僵的危险,迫不及待地钻出沙洞,向香膏碗爬去。它的舌头刚舔到香膏,就全身酥软地昏迷了。张老大带着伙计飞快地跑了过去,伙计打开带来的酒瓮,把蛇放到了酒瓮里,盖好盖子。张老大取出一支“时辰香”点着,拿在手里,长出了口气,心想,父亲有救了。
  
  张老大和伙计回到药铺,把时辰香插在香炉里,准备好砧板、砂锅,只等“时辰香”燃完就斩蛇。这时外面有人抓药,张老大看看时辰香还有半截没烧完,就出去给人抓药。等他打发走了抓药的人,进里屋一看,时辰香刚好烧完,就动手揭开了酒瓮的盖子。张老大做梦都没想到,在酒瓮里泡了一个时辰的蛇竟然还活着。他刚夹住蛇脖子,那蛇闪电般蹿出酒瓮,咬了张老大下巴一口,一眨眼工夫,没了踪影。
  
  这“三日死”蹿出药铺,就近钻到了街边的下水道里。它顺着下水道一直往前爬,突然感到一丝暖意。它顺着一条缝隙钻了出来,看到一大堆柴禾,就钻到了柴禾里。原来,“三日死”无意中来到了“美味居”后厨。张鹏举的小儿子张老二正在案边忙活,看到火力不够,他急忙去取柴禾,一眼看到柴禾下面卧着一条蛇。张老二悄悄靠近柴堆,出手如电,一把捏住蛇的七寸,另一只手菜刀一挥,麻利地把蛇头割了下来。张老二哈哈一笑:“今天可以吃红烧蛇丝了。”接着,他把蛇身放到案板上,又去捡蛇头,谁知那蛇头没死,一口咬住张老二的手腕。张老二疼得大叫,几个伙计急忙过来,有的拿火钳,有的举面杖,好不容易把蛇头打了下来。张老二脸色铁青,要伙计把他和死蛇、蛇头一同送到哥哥的“本草堂”。
  
  到了“本草堂”,哥俩一搭话,张老大顿时傻了眼。原来,治疗“三日死”咬伤,必须把舔了香膏后的活蛇完整地放到白酒里泡一个时辰,把蛇刚好泡死才有效。现在张老二斩了“三日死”,等于断绝了父子三人的活路。
  
  张老大长叹一声,用银针扎住弟弟的穴位,说道:“听天由命吧。”
  
  张老大不明白,按照师父传下来的方子,为什么那蛇泡在酒里一个时辰还不死。他把师父的方子从故纸堆里翻出来反复查看,并没发现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
  
  这时张鹏举说话了:“别翻了,都怨我。我担心蛇在酒瓮里泡得难受,不如让它早点脱离苦海,就把时辰香掐断了一截……”
  
  这时,谁也没注意,地上的那条死蛇身子和蛇头动了起来,在往一块儿凑合,很快,就对接到了一起,蛇竟然又活了!它悄悄地往下水道钻去。经过门口那只香膏碗时,它扭了一下头,忍不住舔了一下,这一舔,蛇又昏了过去。一个眼尖的伙计看见这一幕,飞步上前,将完整的蛇抱起来,扔进了酒瓮之中。
  
  张老大见状,不禁长吁了一口气:“真是苍天有眼,咱们有救了!”
  
  张鹏举不由得愣了:“看来,这毒蛇还真救不得啊!”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