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 正文

王英赶车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2-25 11:11

  北宋年问,单州府城北四十里有个王家庄,庄里有个小伙子王英。他长得敦敦实实,有把蛮力,赶车为生。练就一身好武艺,三四十人近他不得。深宅大院,抬脚就上,好似走平地一般。因他个儿矮小,江湖上的好友,给他送了个绰号叫"矮脚虎"。只因家贫,二十六七岁,还没娶上媳妇。
  
  春天的一日早晨,他赶车去单州,半路上遇到一位躺在路中动弹不得奄奄一息的病老汉。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守着哭。他们是讨饭的父女俩,老头儿因病,加上饿,就倒在路上无力动弹。王英见了,急忙向前探问,知道病因,便把老头儿背到车上,返回家中。求医看病,无奈医治无效。临咽气前,老人心里明白,虽然不能言语,却一手抓住王英,泪如雨下,又指指女儿,两眼一闭,脚一伸咽了气。
  
  王英帮助姑娘葬埋了老人。姑娘明白爹爹临死的心意,就直对王英说,愿与王英结为夫妻,白头到老。这姑娘生得倒也端正,起初因饥饿面色较黄,可是过了几个月,面色红润,显得美俊多了。王英还是外出赶车,又给妻子添了几件衣裳,妻子穿上新衣变成一位十分好看的俊媳妇了。人人夸王英交了好运。妻子又十分能干,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日子过得十分和睦。
  
  再说离王家庄三里,有个张家庄,张家庄有个财主叫张得利。他有好地百顷,生有三个儿子。还雇着看家护院的,又请了教师教武艺,方圆十里八乡,人们都怕他三分。他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坏,今天到东庄抢个大闺女,明天到西村奸污人家的俊媳妇。人人恨他们,又都怕他们。有的将他们的恶迹告到县衙,反把原告当被告痛打四十大板。真是告状无门,报仇无路啊。他三个儿子中,最坏的要数老二,名叫张仁义,长得特别:蒜臼头,猪头猪脸,酒糟鼻子,蛤蟆嘴,老鼠眼,说起话来五音不全,瓮声瓮气;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一个劲骂地不平;再看身材,不足五尺,真是难死画匠,气死木匠,愁死铁匠,难画、难描、难打又难刨。人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却有一肚子坏水。他看上了王英的媳妇,因惧怕王英的武艺,不敢胡为。可是他想得人魔,吃饭无味,睡觉嫌床板垫子铺得薄,大骂佣人说想硌死他。他有个心腹叫张三,知道他的心病,对张仁义说:"少爷,你害了心病,孩儿能治。"说着用两手比了个"王"字。张仁义立时高兴道:"你能想个妙法,让少爷我得到手吗?"张三说:"少爷附耳过来。"张三说出一计,那张仁义一蹦腰高道:"好计,妙啊!"
  
  第二天,张三来到王英家,进门就喊:"王英在家吗?"王英从屋里走出道:"是张大管家呀!"那张三一揖道:"王大哥,我家老爷有批货在徐州,想雇你的车拉来,你要个价吧?"
  
  王英深知张家霸道,说道:"我车已租出去啦,就是不雇出,也不拉。别人给二两银子我干,就你东家给一百两也不干。"张三见王英说气话,假装不懂:"那好,给你一百五十两!"说着递过一百两银子,"那五十两回来给。"王英哭笑不得,王英妻见给这么多银子,比赶一年车还多,就说:"你就去拉呗!"王英白了妻子一眼,接过银子:"那好,我去拉,谁跟去?"张三说:"这里有封信,他们见信就让装货。""那我明天一早就去,几天拉来啊?"王英心里知道他们不会安什么好心肠,故意问了句。那张三说:"多少天拉来都中!"王英扭头对妻子说:"明天五更就走,早早做饭。"
  
  第二天中午,王英家大门一阵拍打声,王英妻问:"王英没在家,改日再来吧!"门外张三喊叫:"嫂子,昨日我忘你家一件东西。'没有啊!""我进去就能拿出。"王英妻道:"你进来找好啦!"说着走去开了门,一开门张仁义闯了进来,嘻皮笑脸道:"王英出门回不来啦!"王英妻一愣,张仁义向前抱住:"可想死我了。"他又摸又撕,王英妻大骂:"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给我滚!"推了几推没推开!她大喊起来:"来人呀!"不管怎样喊,就是不见来人。张仁义道:"你喊好了,我的家丁都给咱俩护院了,谁敢来?跟我相好,'矮脚虎'好吧!"再喊,也无人来,无人答应。一天黑,王英回来了,他并没去拉货,而是碰到一些断道的,被他一阵鞭打,那些强盗纷纷逃跑了。他推门一看,见院里乱七八糟,一塌糊涂。一推门进去,见妻子吊死在梁头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下扑了过去,捞刀砍断绳索,摸摸身上还热。一阵推喊,没有任何反应。王英喊来了左邻右舍的叔叔婶婶,兄弟姐妹。几个婶婶哭着说:"是张仁义糟踏了她。我们劝了半天,她心平静了,我们刚回去一会儿呀!"王英道:"我若知道如此,说什么也不外出一步啊,只想到晚上可能出事,这事我昨日就看出来了!烦婶婶、叔叔、兄弟姐妹将我妻埋在我父母坟边,我走了!"捞一把大刀出了门,谁喊也不回。
  
  张老财家一天紧闭大门,前后都有护院,戒备森严。王英奔到大门外,乘月光看得明白,就悄悄来到一个墙角,在矮树丛里等候。天上飘来一块乌云,遮住了月光。他乘此时,一纵身上了院墙,观看院内无人,轻轻跳了下去。见上房灯光通明,他悄悄来到窗外,用舌尖舔破窗户纸。向里一看,见花白胡须的张财主,指着张仁义骂道:"多少好女子你都沾了,又看中那要饭花子,你们的好主意,派去截杀王英的,又让他揍得鼻青,他回家会完吗?"
  
  那张仁义说:"不怕,我还有一计,明天派张三进城,就说王英要谋反,让他不知不觉中死去!"
  
  "那王英能让县太爷抓吗?我看大祸要临头了,你……"
  
  "嘭!"的一声,门被王英一脚跺开:"让你们害人,霸人妻子!"王英喊着闯进房门,挥刀一扫,把张仁义劈为两半,张财主钻人床底。张仁义两个哥哥也被王英腰斩两截。王英用刀往床下一指:"你这老狗,伤害过多少人命!"张财主筛糠般道:"不干我事,犬子胡为,我管不住啊!'那你霸占人地,奸人妻子,逼死过多少人命,可是你所为?"
  
  "这!我知罪……"
  
  王英用刀往床下捅了几下,张老财再也没有吭一声。王英一阵大杀,武师听到院内喊叫声,正在提裤,被王英削去了脑袋。又将张老财三个儿媳和六个孙子,全部杀死。再看他自己,从头到脚如血洗一般,赶紧洗洗脸换上衣服,才离开张财主大院。从此逃到外乡,流落江湖。后随燕顺占据清风寨,最后上梁山,"替天行道"去了。民谣赞道:
  
  王英赶车救贫女,千里姻缘一线牵。
  
  地主恶霸生奸计,强把他妻来霸占。
  
  英雄识破计已晚,妻被逼死怒除奸。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