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励志故事 > > 正文

93岁模特画中新生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06 18:43

  花白大胡子,盘成发髻的小辫子,高耸的鼻梁,精瘦的身躯……说起这个典型的形象,不少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生的都会想起他们曾经画过的李继胜,他是他们的“集体回忆”。

  对于很多老人来说,75岁是颐养天年,弄孙为乐的年纪。而对于李继胜来说,他的新生命,是从75岁开始的。那是1995年,他第一次当模特。从那时至今,过去了近20年,李继胜也离开了美院五年。93岁的李继胜,目前蜗居在广州大学城的一间民房的天台,一边拾荒,一边继续着做人体模特的人生。

  10m2天台小屋 拾荒维生

  李继胜现在住的地方,在广州大学城的北亭村里,从北亭广场的汽车总站走进去,还要绕几道弯。在一间两层高的民房天台上,一间10平方米不到的小屋,就是李继胜的家。

  房间打开,就能闻到一股馊味,房间里堆满了杂物,即便是铺了凉席的床铺上也如此。床铺上仅有半个身子的空置地方,可以让人舒坦地睡下。那个同样堆满了捡来的罐子等废品的天台,则是李继胜的会客厅,也是厨房。厨具、食物和废品几乎连着放在一起。

  前天傍晚,李继胜见到记者后,从废品堆里找出几张捡来的塑料椅,招呼记者坐下,随手便点起一根烟。在随后的采访过程中,李继胜又连续抽了几根,几乎烟不离手。“现在每天都要抽一包。”

  虽然已经是93岁的高龄,但是李继胜的身体依然健朗,看不出有什么病痛,双眼炯炯有神。李继胜说,他每天都要走十几公里的路去捡废品,一天能捡10多20元的废品,搬到这个家里,好让自己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下去。

  广美“名模”

  新生命从75岁开始

  “我的新生命,是从75岁开始的。”十年前,李继胜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如此说过。那是1995年,他当人体模特的第一年。给予他新的生命的,是一名叫张力的广州美院学生,将这个从河南省太康县一路乞讨到广东的老农民,带到了广州美术学院,让他开始了做教学模特的艺术生涯。

  刚开始的时候,李继胜也只是做头像模特。“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做模特很容易,真正上班后才发现没那么简单。”一节课45分钟下来,他要一动不动地坐着,即使身体瘙痒酸痛的时候,也不敢活动活动。有时候,李继胜要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他头上的那个辫子,也是从做头像模特的时候留起来的,为的是增加艺术气质。做头像模特的收入并不多,李继胜回忆,那时做头像模特,只有四五元一节课。

  到了1999年,有老师找到李继胜,问他愿不愿意做人体模特,也就是“裸模”。这对来自农村的李继胜来说,这代表着要承担不小的压力。不过,做裸模的钱,是做头像模特的几倍,经过考虑后,李继胜答应了。开始在美院做起了人体模特。

  李继胜第一节做人体模特的课,是在国画系的课堂上。上课前,老师让同学先出去,让李继胜脱了衣服摆好姿势后,才叫学生进来画画。“那是头一次当着学生的面,脱了衣服让他们画,肯定也是怕的。”

  随着做人体模特的次数增多,李继胜也逐渐习惯了。一届又一届的广美学生将李继胜的形象画在了纸上。这位老汉的形象,也成为不少广美毕业生的“集体回忆”。他成了美院的“名模”,在美院当教学模特当了十多年,“一共经历了三位院长。”五年前,广州美术学院不再继续聘用当时已经88岁的李继胜做专业模特。“我已经很老了,怕我会出事。”

  特型演员 三年到过美国英国

  不再在学校里做教学模特,却让他走进了另外一个艺术的圈子。在随后的三年里,李继胜做起了一个外国剧组的特型演员。李继胜说不出他拍的是什么片子,但是在一本相册里,留下了他跟一个外国导演在各处的合照,“那个片子是在外国播的。”

  在做演员的期间,李继胜也去了国外不少的地方。“英国美国都去过。”说着,李继胜就用带着浓厚的河南口音说,“英文你好就是hello,谢谢就是thank you……”不仅是英语,韩语和日语他也能说出几个简单的单词。

  做了三年的演员,李继胜选择离开。“一开始商量是去一趟300元,不管他拍不拍,后来说是2500元一个月,然后钱越来越少,最后只有1000元一个月了。”

  离开剧组后,李继胜重操起“旧业”,有一些以前画过他的学生,已经成为大学课堂里的老师,找他去到华南师范大学和广州工业大学做教学模特。李继胜说,现在做教学模特的收入比以前多了,一个上午下来,做人体模特能拿到120元,头像模特也能有50元的收入。但是在没课的日子,李继胜则要靠拾荒来维持生计。

  思乡又难舍 过不下去就回家

  李继胜在广州做教学模特的这些年,给家里寄回去了不少的钱。但是这个育有五子三女的老人,却依然远离家乡,长期生活在广州。李继胜说,他不想回家,是因为儿子们问他拿钱。五年前,老伴去世后,李继胜就不再寄钱回家,“挣的钱谁也不给,留着自己花。”

  如今,这个接近百岁的老人,也逐渐表现出思家的情绪。去年,他用积蓄给自己盖了两间房。李继胜说,其实他每月能拿到600元的退伍补助,能让他在老家过得不错了。但是,在广州做教学模特的日子,却让他表现得有点不舍。“如果再没有人找我做模特了,生活不下去,那我就回家了。”说完,李继胜又点起了一根烟。

  形

  随着年岁的增长,李继胜的身体更显消瘦,黝黑的身体上,几乎没有一点赘肉。不变的是他脸上挂着的那缕留了几十年的银白胡子,还有他当人体模特后,留在脑后的小辫子。

  历

  在这个老人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一块挂在脖子上的玉佩以外,最值钱的,就是一件挂着四块徽章的军衣。那块玉佩,是李继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一个朝鲜人送给他的,一挂就挂了六十年。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李继胜先是在河南运输团里做运输兵,后来又在后勤医院里当护士。那些挂在军衣上的徽章和退伍证,还有腿上的一道中弹后留下的伤疤,记录下他在朝鲜的那些日子。

  漂

  半年多前,李继胜搬到这个天台上住,一个月的房租仅为160元,不用交水电费。而在此之前的一年,他住在这间民房的二楼,房租比现在要贵几十元。但是对于这样的居住环境,李继胜却没有怨言,“够住了,台风天也不怕。”由于华师和广工大的艺术专业都在市区,李继胜要从大学城搭一个多小时的车,去到这两间学校上课。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