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励志故事 > > 正文

白百何的朴素道理:遇到好人就嫁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05 19:43

     白百何如今能很好地平衡事业与家庭的关系,她现在一年最多只拍3部电影,图为近日她来广州为新片《被偷走的那五年》做宣传。  

        白百何与老同学兼好友文章2011年主演的电影《失恋33天》票房大卖,她也因此成为“小妞电影”题材最抢手的女星。         白百何与张孝全主演的《被偷走的那五年》也是“小妞电影”,白百何说自己和喜欢这种类型片,觉得很多女孩都可以从这些电影学到如何处理感情问题。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婷     22岁结婚,24岁当妈,28岁成为新晋影后大红大紫,白百何的演艺生涯似乎是倒着来的。2006中戏毕业时,同班同学都忙着拍戏,白百何却选择了结婚。生子之后,她重回演艺道路,安于小荧屏。2011年因为同学文章的推荐,参演了《失恋33天》,开启了她的电影生涯。“治愈系女王”、“小妞电影代言人”,虽然已经当了妈,但白百何依旧可以无压力出演少女角色,不简单。更不简单的是,与丈夫陈羽凡结婚8年依然甜蜜稳定,在家庭中的“陈太太”、“元宝妈”身份并没有因她的大红大紫而改变。在家里,她也会像普通主妇一样搜罗健康小偏方、培养孩子吃水果的习惯、哄老公吃养生粥、给家人做衣服……而她这种细碎的主妇成就感不亚于拿到任何一座影后奖杯,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她坦言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我的幸福就是我的家庭,就是老公和孩子,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     被张艺谋认可的“谋女郎”     在白百何的生活里,似乎只有无序的遇见,没有计划性的预见。家里从小把她当男孩养,她说自己自由散漫的性格就是这样养成的。父亲从事体育工作,曾一度训练她长跑。小学六年级时,母亲认为女儿不能再当假小子,赶着女儿从头开始学舞蹈。     1996年,白百何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中学期间就作为独舞演员,在外面的舞蹈班教剧目,“不算功底深厚,但也是过得去的。我的第一份工资就是在中学挣的。”     她本以为自己会顺理成章进入舞蹈学院。直到2000年国庆前,张艺谋来附中为《幸福时光》寻找女一号,在过道偶遇白百何,建议她参加试镜。白百何一口否决:“反正试不上,还耽误回家。”     经不住母亲要求和小小虚荣,白百何最终还是去了。在小品表演中,她被要求扮演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主角,结果男主角一冲她发火,她便拍着桌子反击。她最后落选,但是张艺谋笑着说:“你可以试着考北电或中戏。”就这样,张艺谋给白百何指出了一条从舞者向演员的转变之路。     再见张艺谋时,她已经是中戏表演系的学生。有一次,她被选中成为张艺谋广告片女主角,“拍完广告后,张导教导我说,再出去拍戏,就说和他合作过,女二号以下的角色不要接。虽然后来见剧组时我从来没说我和张艺谋合作过,但我也挺幸运的,没怎么演过女二号之下的角色。”     其实,稀里糊涂考进中戏之后,白百何仍不觉得自己会表演。大一时不交作业是家常便饭。老师当面来催,她直截了当地说:“我不会。”大一课程,比如解放天性,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做,“我说我没有表演天赋。老师说:‘没天赋我们不会招你。’”     努力回忆自己的入学考试,白百何只记得自己朗诵了一个特别幼稚可笑的故事,“像给幼儿园小朋友讲的故事,春天是绿色的之类。”看不出来天赋在哪里。     大二,课上开始表演小说片段,她忽然发现一旦有了剧情,她就能接近人物。白百何成为今日的白百何,也是在这时开的窍。  白百何2006年嫁给陈羽凡,随后生了儿子元宝,图为他们一家三口2009年的全家福。         如今事业发展很好的白百何,家庭依然照顾得很好,她时不时在微博秀温馨的家庭照,图为今年一月他们全家的合照。     用理智追求自己的幸福     又是数年过去,大三时白百何拍摄了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却被陈羽凡牵进了结婚礼堂。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他们饰演一对恋人。第一天拍戏,两个人的对手戏成了笑场最多的。收工的时候,导演放话:要是明天两人还这样,就用最直接的惩罚方式,中午不给饭吃。结果第2天,两人还是一直笑场。到了中午,导演果然不让场务放饭给两人。就在羽凡着急火燎的时候,白百何把他带到一处角落里,变戏法一样从花坛后面掏出一大包零食。原来,从读高中开始,白百何就已经是羽泉组合的粉丝了。所以为了不让偶像挨饿,她早上特地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打车去附近的便利店囤好干粮,以防万一。由于拍戏需要,导演要羽凡教百合弹吉他,于是羽凡很认真地教白百何。“我扮演的乔乔在剧里有唱歌的戏份,需要在录音棚里录制,他为了达到最佳效果,一直全神贯注为我忙碌,熬得双眼都是红血丝,那一刻我很感动。”5个月过去,整个剧杀青,关机宴上,他们都很沉默,再也控制不住半年积累的感情。“我们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他说,你别走了,你要走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也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因为和你在一起感觉很幸福。我们就这么断断续续哭了6小时,眼睛都肿了,羽凡还拿着吉他,为我唱了首《最美》。”就这样,戏拍完了,两人也成了恋人。     电视剧《幸福在哪里》的拍摄加快了这对恋人结合的步伐。拍完《幸福在哪里》,白百何很快与陈羽凡结婚。2006年12月26日,羽凡和白百何手挽着手跑到了海淀民政局,交钱、拍照、填表格一气呵成。十分钟办完结婚手续后,在白百何提议下,两个人兴冲冲地跑去文了个戒指。“他说除非我这根手指断了,否则它永远不会离开我。当时的场景全用DV拍下来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幸福。”     白百何说,羽凡很细心,会关心人。白百何还在拍《浮沉》的时候,陈羽凡就因为“浪漫”闻名剧组。那年的情人节,陈羽凡去剧组探班,“晚上我和剧组都去看电影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他来到上海了,上车的时候没看见人,座位上有巧克力还有一束花,他在iPad上弄了“情人节快乐”的亮灯。我当时看不到人,就想他去哪了,后来才发现他竟然躺在后椅上,拿了块黑布把自己盖上。他不太会说,但会做。”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白百何的选择让她失去很多“出名”的机会。可是对于白百何来说,相比当明星带来的无法预测的人生可能性,她更相信遇到好人就嫁了这样朴素的道理,“我的决定都比较理智。一旦决定了,我就会去做,不管什么结果自己都能承担。结婚,很多人认为可能会影响事业的发展,但我觉得能承受,所以就很坚决。”

结婚两年后,白百何生下了儿子元宝,生完宝宝后,她也想出去做点事,但又担心孩子太小,而且休息久了,出去工作就有点心慌和焦躁。就在纠结之际,陈羽凡为她挣来一次机会。

  2008年4月,两人去参加佟大为的婚礼,吃完饭后,大多数宾客都退场了,只剩下零零散散几桌还在聊天,当时同桌的赵宝刚忽然问白百何:“你是干嘛的?”一旁的孙楠抢着回答:“她是演员啊。”赵宝刚又问:“你还演戏吗?”白百何老实回答:“我刚生完孩子3个月,还在喂奶呢。”话音刚落,陈羽凡就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说:“她不喂了,马上可以进组拍戏。”就这样,白百何获得了赵宝刚的《我的青春谁做主》蕾蕾一角,“如果没有赵导让我拍戏,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想改行,比如画画、服装设计什么的。”

  拍过《我的青春谁做主》后,她的表演引起了著名经纪人王京花的注意,并很快签约,连续拍了《说谎的爱人》、《家,N次方》。这一路走来,都是那么顺当。她坦言,自己不是自来熟的人,接拍的戏,都是跟熟悉的人合作,就连《失恋33天》的走红也不是她计算之内。“更多人认识我是从《失恋33天》开始,那个时候,‘小妞电影’开始被很多人接受和喜欢起来。然后很多人写这类剧本的时候,必然会想到我。”百何坦言对此类电影情有独钟,“我现在的年纪比较适合塑造当下都市里的职业女性,现实生活中感情生活是我很满意的方面,所以我更愿意演一些失恋题材,让很多现实中的女孩子,尤其是还没有另一半的女孩子知道应该守护什么样的感情,遇到不同的感情问题该怎样调整自己的状态,因为很多女孩特别容易在感情方面受到伤害。”

  用宽容的态度维持家庭

  白百何认为恋爱婚姻最大不同是,“恋爱阶段靠男人,而促成一段婚姻也靠男人,可是维持婚姻靠的一定是女人。”她说,自己也有过小女孩的尖酸刻薄和矫情,但结婚后,意识到女人在家里起着重要的作用才开始调整。“你希望整个世界都去爱护、接受你的孩子,你就可以宽容你身边所有的人。当我想对一个人发脾气的时候,会想到他爸妈看到这事一定不高兴。”

  白百何说,人和人之间都会有争执,婚姻里面也会有挫折。但谈到和陈羽凡争执的内容,白百何却有点哭笑不得:“我还没工作的时候,我们之间的争执内容都是特别可笑。比如说,两个人都躺下睡觉了,我想喝水,我说我去拿 ,羽凡就说他去拿 ,然后两个人就吵起来了。”这几年,白百何的工作突然变得特别多,“但是,我知道,如果先选择了家庭就必须要给家庭留出时间。我现在一年拍的戏最多不超过三部。在北京拍戏,我一般都可以按时回家,如果在外地,我会带元宝去片场。我还是一个挺爱自己检讨的人,有的时候,如果忙起来,我还是觉得挺内疚的。”

  很多人问过她婚姻保鲜的秘诀,她说:“婚姻里杀死爱情的就是懒惰,懒得去沟通,懒得去表达,你不愿意去跟对方沟通时,你就没有感受。没有感受的时候,感情就消失。所以我觉得不管什么时候,夫妻两个人都不要放弃沟通。有一阵子我心情一直不好,有天回到家看到陈老师留的字条,用我的眼线笔写了几句类似于‘我们的爱永远在最温暖的地方’的话,挺感动的,瞬间就开心很多。因为我比陈老师小很多,平常在家话也多,他不开心的时候我就拿出最‘二’的那一面哄他玩。”

  用厨艺抓住男人的心

  作为家里的女主人,白百何在家里还是管健康的“居委会主任”。除了怀孕的时候读的关于健康的书,她还总会收罗各种对健康有利的小方法,然后“灌输”给家人,像她会培养元宝吃水果的习惯,“哄骗”陈老师吃他不喜欢但是对健康有好处的养生粥。

  各种家事中,白百何自认最拿手的就是做饭:“我是天生会做饭的那种人。我10岁就能做饭,而且做什么都是初次下手就很像样。我在餐厅吃饭,觉得哪个菜好吃,就会开始认真尝味道。有时遇到味道太复杂的,就把服务员喊过来问问。一般只要我觉得差不多,回家做都能做出90%的相似度。最拿手就是海鲜和红烧肉,现在我儿子特别崇拜我,就是因为这个红烧肉。其实,女孩子可以适当做这些,俗话说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我觉得古时传下的‘御夫之道’还挺有道理的。因为现代社会男女都在工作,所以男生看到女孩子做这些事时一定要赞美,适当时候男孩也应该帮忙打扫卫生。”

  生活中的白百何,也像小女生一样是个收藏控。“我收藏的东西只对我有意义,对别人来说都是小破烂。我有收藏我跟羽凡第一次去过地方的各种票,包括门票,登记牌、房卡、电影票、还有他送给我的一些小东西,也许他送我的第一件礼物的商标什么的。收藏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承载着一个故事,随时提醒着我那些美好的回忆。就像羽凡经常教导我的,不要回忆昨天,不要畅想明天,只需要我们活在今天。因为我们把每一天积累起来就变成了一辈子。”

  而随着小元宝的出生,她收藏的东西更多了。包括他戴的手环,吃的第一个奶嘴,穿的第一件衣服等,积攒到现在,已经装满几个小铁盒了。

  如果不当演员,白百何坦言就想当个家庭妇女:“就想素颜,在家呆着,或者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饭、带孩子。我倒是希望以后可以当个裁缝什么的。我从小就想当个裁缝。我只给自己做过一件衣服,原来不忙的时候常给陈老师改衣服。曾经也有改出来效果不错的,别人还来问我,这裤子是国外买的吗?”

  记者手记

  分裂的双鱼座

  现代女性最大的课题恐怕就是平衡家庭和婚姻的关系,像白百何这样事业处于上升期的女明星,恐怕更难吧?不过,她完全没困扰,她觉得“其实在家也要平衡家里每个人的关系,这是女人一辈子的课题,我不觉得是困扰,对有婚姻的人来说是种享受。”而白百何认为,平衡之道就在于自己的“分裂”,其实她也有双鱼座爱哭、脆弱的一面,但不会当着很多人哭,同时也很有主见,“可以我双鱼座的‘分裂’刚好适应工作的男人面和家里的女人面,刚好让我有两个不同的侧面可以展示自己,我很感谢。”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