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点点故事窝!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 正文

今天,你要嫁给我

发布:点点故事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03-22 20:15

 有时候浪漫并不是轰轰烈烈,也许是你生病,不会做饭的他第—次学会了熬粥;也许是你买了新鞋,他随身带着创可贴……
  
  而有时浪漫等不来,更需要我们的主动出击。
  
  一
  
  每次和宋童姝出门,沈彦凯都揣着一百二十个小心:不是因为他的这位是恐怖分子的同谋——呃,不过她确有可与之相媲美的“恐怖”行径。比如,好端端地走着,别人一回头只是常规动作,啥事儿没有,她却像冲撞了邪灵似的,一回头百分之九十九会撞上柱子或电线杆。最夸张的一次,“咚”一声撞花岗岩柱子上了,之后就老是嘟囔着头晕恶心。沈彦凯心里“咯噔”—下,赶紧搀着她老人家去医院检查,果不其然:轻中度的脑震荡。
  
  再比如,宋童姝似乎天生一副爱心泛滥的样子,看见街边流浪的阿猫阿狗时,总会想方设法地给它们弄吃的。有一次,一只小奶猫许是怕生,愣是在高高的石墙边上不肯下来,她倒是好人做到底了,竟不知天高地厚地爬上石墙放吃的给它。猫是乐坏了,宋童姝同乐之余,脚下一滑,以非常违背力学原理的、匪夷所思的姿势落了地——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啊!那段时间,都是沈彦凯像伺候老佛爷一样给跑前跑后,照顾她的伤情不说,连平日“君子远庖厨”的他,愣是给练出了一手炒菜煲汤的好手艺,简直是“新二十四孝男友”附体。
  
  卧床养病期间,沈彦凯一边模仿樱木花道的蹩脚把戏“我用眼神杀死你”,一边手脚麻利地喂她吃饭。宋童姝呢,就百般委屈地“辩解”:“你不能怪我啊,我先天不足,眼还没睁开就进了保温箱,四肢不协调,当初上舞蹈课从来没及格过……”然后就伸出那只没受伤的手,“要不我自己吃?”
  
  “得了吧你,你待会儿肯定把汤洒了一地,你真是——”沈彦凯气哼哼地掐了她肉嘟嘟的粉颊:“你这个白痴,愣是把我这个大好青年折腾成了唠唠叨叨的安西老爹!”
  
  “老爹,你上次炖的那只猪蹄真是销骨噬魂啊,我还要吃!”宋童姝脸不改色心不跳地撒娇,然后“吧嗒”一记亲在了沈彦凯的左脸颊。
  
  他拿她没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拿爱没辙。
  
  二
  
  伤好了的第二个月,他们的恋爱两周年纪念日如期而至。
  
  其实深谙理科男本性的宋童姝,觉得如果沈彦凯送了项链、卡哇伊玩偶之类的唯美礼物,肯定是异星人把他绑架做了换脑试验。只要不是收到据说很锻炼平衡能力和感知协调能力的轮滑,她就谢天谢地了。
  
  可是打开方形礼物盒的时候,宋童姝的大脑还是不争气地空白了—下下。盒子里,赫然放着一份十分正式的——保险合同书。
  
  这个,是神马状况?
  
  苍天啊,你听说过有人给自己的女友买人身意外理赔保险作恋爱周年纪念礼物的吗?宋童姝觉得内心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在拿到这份礼物后,沈彦凯向她详细地解释这份保险的用途和使用方法所说的话,约计1万字。
  
  接下来的1周内,宋童姝的各路闺密见证了她祥林嫂上身,把以上“故事”地毯式轰炸般扫荡了她们的每一个听觉细胞,真是“谈笑间,浪漫灰飞烟灭啊”。
  
  但是周姐不那么看。她对宋童姝两周年纪念日的“保险单”事件,表情淡定,时不时微笑。
  
  听说周姐像宋童姝那么大的时候,追求者众多,文艺女出身的她,最后选择了连情书都写得像报告文学,呆头鹅一般木讷的建筑工程学专业的学长做老公。
  
  她饶有兴致地和宋童姝分享了一个她的小故事:“我有一次看见一家法语培训机构的一个博客,上面有一小段法文,我好奇就点了翻译的按钮。仿佛电光火石间,我的心被一股巨大的暖流击中,那句话的意思是:‘每天早上醒来,阳光和你都在,这就是我要的未来。’想当年,我也是看到玫瑰花和心形项链之类的精美事物就挪不开步的小女生。身边的男孩为了哄我开心,极尽花哨之能事。而我的那个他,天生对这些事情敬谢不敏。他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是我有什么麻烦事,小到自行车上的螺丝松了,大到毕业论文的资料查阅,他总会第一个出现在我身边,从始至终,献计出力。他的招牌动作,就是边揉着我的头发边说:‘你看你,傻得什么都不会,要没我,你怎么办?’”
  
  周姐说,当一个男人说你傻的时候,他在内心深处已经把你当作了他定意要守护的对象。也许你们在相处之间,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爱情传说,但是没有故事的同时,你们的爱也像他给你上了的保险一样,没有事故。
  
  三
  
  宋童姝反复咀嚼着“过来人”的经典讲解,往事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回放——
  
  她走路状态极为诡异,经常在安静下来时面对大大小小的瘀青不知所措,所以他总是随身携带膏药和创可贴,一身药味被人侧目,他不以为然。
  
  她的空间能力奇差无比,朋友中,路痴她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他好不容易给她的手机安装了定位导航系统,她一句“不会用”,害他的手机得二十四小时开机,以防她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迷路了,他好第一时间过去解救。
  
  他喜欢吃辣,做饭却只做她喜欢的清淡口味,然后备上一罐“老干妈”,说这才是他的女神。趁她佯怒,把她啃剩下的鱼骨肉骨扫荡干净,然后一边啃一边做可怜状:“我就是个吃剩饭的命啊……”
  
  大多数时候,他不说话,在她抱怨走路走久了脚酸的时候,自发地在她面前蹲下来,不管路还有多远,就这么一路吭哧吭哧地把她背回家;在她累了还强撑着看书找灵感的时候,抽走她的书,硬拉她去休息;在她难过的时候,身子一歪,他的肩膀准在那儿,不偏不倚地承受着她脑袋的重量……
  
  他的生日到了,一直自诩“作家,怎能没有创造力和行动力”的她,张罗了一桌子的菜,都是他爱吃的。
  
  最为醒目的是主菜:一枚称为“龙蛋”的因为受热而巨大膨胀的糯米球。由于食材性质的特殊,需要用剪刀把蛋从底部剪开成一小块一小块地食用。力气活嘛,宋童姝就不跟沈彦凯抢了。只见她乌溜溜的瞳仁滴溜溜地转着,眼见沈彦凯取下的一块糯米块之上,粘着一枚亮晶晶的戒指。他愣住了,糯米团是很烫的,他竟也浑然不觉似的保持这个动作达半分钟之久。
  
  宋童姝一脸孩子式的狡黠表情,“您老人家之前送保险的招数跟我比起来,弱爆啦!怎么样,够霸气侧漏的吧,谁会想到女孩子也会向男孩子求婚的……”
  
  没等她说完,沈彦凯“腾”地站起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宋童姝还来不及黯淡下脸色,他紧接着说:“我怎么能让我心爱的女孩子向我求婚呢?这事,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此情此景,难道还不赶快放《今天你要嫁给我》?

分享到QQ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
精品图文推荐
Copyright © 点点故事窝 版权所有